堅信大法 老年同修走出病業魔難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十月二十八日】我今年85歲了,1998年得法,通過修煉大法,學法煉功,多種疾病不治而癒。可是在2018年元月的一天晚上,半夜下地的時候突然感覺胳膊、腿不好使了,嘴也不好使了,去不了衛生間了。我是獨自居住,早晨兒女們來時,我已經躺在地中間,嘴角向一邊歪。女兒(同修)、女婿來一看說明顯的半身不遂的症狀。

小女兒、兒子、兒媳來時他們的名字我也叫不上來,他們嚇的哭了,但是他們知道我多少年不吃藥不打針,就試探的跟我說上醫院看看吧,我堅定的搖搖頭表示不去。

但是,邪惡這次真的對我下死手,嗓子痛的不能喝水,不能吃飯,小便頻繁,腦子裏老是出現邪惡的面孔,讓我渾身都痛,腰腿痛的更厲害,不能翻身,不能動,一動哪都痛,像針扎的一樣,整天昏睡。而且我一個字也不認識了,喪失記憶了。以前不識字的我能通讀大法,可這會我法也不能學了,功也不能煉了,怎麼辦?

同修幫我發正念,清除邪惡,幫我恢復記憶,給我念法。剛開始的時候,不能起來學法就躺著學,不能起來煉功就躺著煉。通過一天天的學法煉功,逐漸的我能坐著學,腿站不起來就靠著衣櫃煉功。

女婿看我大小便不方便,為我買了一個座便椅,我用了幾天還真產生了依賴心,師父借同修口及時點化我說:「這不是咱大法弟子坐的,應該堅定正念,自己走到衛生間。」我一想:可也是呀,我是個大法弟子怎麼能有依賴心呢?這不是向外求了,承認這個病業假相了嗎?不用它!

十多天之後,「病業」假相還沒有明顯好轉,看來這邪惡太壞了,還是往死裏拽我,每天晚上都能看到可怕的面孔,叫你死,叫你痛,不停的在嚇唬我。那時我沒有了意志,被邪惡帶動的覺的這真的活不了,怎麼這麼難受,死了算了!水也不喝了,飯也別餵我了!還讓女兒把送老衣服拿來。家人同修沒有配合我。同修們知道了都來幫我發正念清除邪惡,否定舊勢力一切安排。舊勢力利用病業假相迫害大法弟子的肉身,我們都不承認,一切現象都是假相。

晚上女兒(同修)教我一個一個字念,並搬著我的手指頭,「法 輪 大 法 好,真 善 忍 好」!剛開始嗓子發不出聲音,嘴也不好使,吐字不清楚,我也堅持念。念著、念著睡著了,醒了還念。就這樣不停的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幫我度過了艱難的日夜。

後來我就不斷的聽師父的講法錄音,和同修明慧廣播《走出病業假相》的切磋文章,逐漸的加強了正念:唯有百分之百信師信法才能闖過難關。

師父說:「欠債要還」[1]。我知道我在歷史上欠了人家的才遭這個罪,是還業,是師父為我承受的太多太多,不然我早就沒命了,是師父救了我的命。同修還教我念師父關於善解的法,都是他們念一句我念一句,開始我念不成句,他們就兩個字兩個字,三個字三個字的教我,像教小學生一樣。

師父說:「修煉人嘛,向內找這是一個法寶。」[2]我向內找找出了一大堆的執著心:怕心,講真相不敢張口,怕別人說不好的心。安逸心,懶惰心,執著常人過好日子,還有吃甚麼營養,穿甚麼好看;依賴別人的心,歡喜心,顯示心,別人誇我年輕、身體好,心裏美滋滋。還有著急甚麼時間結束,不想再吃苦的心。所有不好的心挖出來就不要它,去掉它。

再後來出現咳嗽,痰特別多的假相,但我不害怕,這是師父給我清理身體。一次我出現大便乾燥的現象,幾天想便也便不出來,便出一點像石頭蛋一樣,憋的我肚子疼。女兒說:「媽,我們一起煉功!」五套功法一步到位,身體也不難受了,然後睡了一大覺後,大便也暢通了。

一天外甥兒、外甥女來看我,覺的我說話不清楚,讓我去醫院檢查一下,並說他的同學在某醫院正是腦科做甚麼檢查的,讓他給我確診一下再治療,別耽誤了。我說:「不用,我是修大法的,甚麼檢查也不用,我會好的,我有師父在管。」說著我就下地給他們走一走看看,走著走著,我還跑幾步。他們看到我這樣,高興的說:「這功太厲害了,太神奇了!」從此再也不提去醫院檢查的事了。

身體好轉後,我就開始走出去證實大法救人。一天,有一個人60多歲,走路一拐一拐的半邊身體不好使,我就用我的經歷給他講大法的超常神奇。我說:「我今年80多歲了,煉煉功,學學法,沒打針、不吃藥、一分錢沒花,身體恢復的這樣快。」他聽完佩服的直伸大拇指。同修給他請了一本《轉法輪》,他答應一定好好看看。

我經常用我學法煉功祛病健身的經歷證實著大法的美好,有不少親戚、朋友、鄰居看我的變化開始也煉功學打坐,學法了。我想告訴所有的世人,法輪大法是一部高德大法,是佛家大法,是教人向善的,祛病健身有奇效,誰學誰受益。

謝謝師父救度之恩。以後我一定按師尊的要求做,證實大法,救度更多的眾生。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零九年華盛頓DC國際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