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病業」假相迫害後的反思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十月十九日】二零一七年十一月份的一天,我與同修講真相被人惡意舉報,綁架到派出所。我們沒有怕,給警察講真相。他們根本不聽,大聲吼叫,並說上次抓了幾個還沒放。我們就發正念,問甚麼都不配合。

他們從我包裏發現了我的證件,上網一查,知道我是誰,打電話通知家裏人來。不一會兒,我頭痛的厲害,警察惡狠狠的說:「痛死你」。在師父的保護下,大概呆了二個多小時,家人就扶我回家了,同修比我晚回來二個小時。

第二天,我覺的疼痛減緩了一點,就去小組學法。同修們都知道了,叫我上網曝光。我不肯,我說,他們沒有為難我,只拿走了幾十張真相幣和真相卡片。此時,和我一起被抓的同修告訴我說:「當時看到有一雙大手從你的後頸窩抓下來,接著你就頭痛」(同修天目看到的)。

我當時不悟,害怕曝光觸動邪惡,招來迫害;警察說「痛死你」的時候,我也沒否認;沒有悟到那雙大手就是舊勢力黑手在迫害我。不知不覺中,承認了邪惡的迫害,被爛鬼鑽了空子。

回去後,頭痛厲害,像炸開似的痛,雙手整天抱著頭。痛了幾天受不了,我求師父讓我快點好,又承認了「病業」的假相。頭痛稍為好一點,但全身疼痛加重,身體不能隨便挪動,別人不能挨,稍一不順,就像觸電般的疼痛,不自覺的發出一聲慘叫。

當時我就長時間發正念,就喊「滅」,可是越發正念越痛。這時又誤認為是冤業債主向我討債,可能要承受一些魔難,又承認了「業力」的假相。就跟債主善解,減少了發正念的時間,善解了兩天也不起作用,才悟到是爛鬼製造的假相。

師父說:「真修的人沒有病」[1]。我悟到:既然沒有病,又推到了最高位置,也就不存在還債的問題,那一定是自己的觀念、思維、行為有漏被舊勢力鑽了空子,一定是舊勢力的干擾。師父說:「大法弟子在證實法中如果出現這種嚴重干擾,那一定是黑手、爛鬼在迫害,發正念清除它們。」[2]我認識到要從根本上否定它、正念解體它。

同時我向內找到這裏有不信師、不信法的因素,我又加強了發正念。 每天下床,一邊口裏念「滅,解體爛鬼,我沒有病,痛的不是我」,一邊用腳往床邊伸,慢慢移動向下滑,跪在地上,休息一會,才能慢慢爬起來,腳還不能邁步,一動就觸電般痛。我對腳說:「你是我的腳,你得聽我的,我的腳沒有病,痛的不是我,鏟除爛鬼干擾」。然後我弓著腰向前慢慢移動,過一陣才能伸直腰。這種狀況持續大約四十天左右。

這期間二十五天未解大便,肛門周圍都是腫的,脹痛難忍。坐也痛,走也痛。每天只能側躺著,壓迫著神經,起來又非常的難。老要上廁所就是解不出來,發正念也不管用。我就求師父,那天就解了十二粒黃豆大小的乾結。我就不停的念:「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又解了一點,再念又不起作用了。過了幾天,連小便也不出了,大便小便不通,意味著邪惡爛鬼想奪我的命。真如師父所說的那樣:「那一大關你不放下生命你都過不去,那怎麼辦?甚至於關大的你放下生命都平衡不了,舊勢力不放你過去,」[3]

我在想:為甚麼這個魔難越來越大?師父為甚麼看著不管?師父說:「你越難受的時候說明物極必反,你整個身體要淨化了,必須全部淨化了。」[4]「大法弟子為甚麼要修煉、為甚麼要過關、為甚麼要正念強、為甚麼要吃苦?只有這樣才能算是修煉。」[3]師父的法打到我的腦中,我悟到是要我多學法、向內找、提高心性、正念正行走出魔難。我堅信偉大的師父,堅信偉大的神奇的大法無所不能。我沒有怕。因為我是大法造就的偉大生命,我是有能力降魔的,黑手爛鬼在我面前只有逃的份,啥也不是。我把這個難看的很小,不去想它,靜下心來學法。

每天除了學《轉法輪》外,我把師父其他經文系統的學了一遍,使我明白了很多法理,特別是師父關於不承認舊勢力安排的法理。

「弟子:有時遇到難,不知是自己的業力還是舊勢力的安排。

師:不管是舊勢力的安排還是業力,我們首先想自己,我連你們發正念的時候都叫你們首先清理自己。先看自己,自己有問題了,那就處理好。那時候舊勢力它也沒辦法,它抓不到你的把柄自然也就退了。當然了,現在舊勢力退了也不行,徹底清理,發正念清理完自己就清除它。(鼓掌)」[2]

師父的法讓我知道怎麼去否定、去排除舊勢力的迫害、干擾了。首先,我對照法的要求向內找,找出了很多不好的心:比如色慾心、顯示心、安逸心、妒嫉心、瞧不起人的心、與丈夫情的困擾等等。接著,多發正念解體它。幾天以後,大小便每天也能解一點了,也能在房間裏短時間來回走動了。十天後就能走比較遠了,現在走多遠都沒問題,完全歸正了。在此,感謝偉大的師尊慈悲的保護,弟子讓您操心了,承受了。

在我頭痛欲裂的那八天裏,因無法學法,發正念又倒掌,而且出現昏睡狀態,這時我特別需要同修的幫助。由於以前我受過多次迫害,丈夫不允許同修到我家來。我與丈夫商量,他不同意的勸我說:「你要相信科學,要上醫院去治療。」我說:「不去,要麼你讀法給我聽。」他受無神論的毒害,說:「我不相信讀法就能好。」第二天,他突然同意讓我喊同修來幫我。是他看到我的情景,精神壓力很大,他做了一晚的噩夢,雖然他沒講具體夢到了甚麼。我知道是師父慈悲,點悟了他甚麼。

我撥通了一個同修的電話,她正在來我家的路上。她來了,帶我學了一講法,感覺精神好多了。以後每天都有幾個同修跟我一起學法,發正念,還有很多同修幫我發正念,我們很快形成了整體。這時協調同修也來和我切磋:讓我在「曝光不曝光」上想想;讓我在「那雙大手」上悟悟;是不是承認了邪惡對我迫害。

她還給我舉了一個例子:我地有位同修被綁架、被起訴,該同修正念很強,向內找、背法、發正念,否定舊勢力的迫害;當地同修整體配合,二十四小時接力發正念。一次,倆個同修在她家發正念一小時時,其中一個開了天目的同修看到有一隻大手在她面前擺動,她馬上和這兩位同修切磋悟到:是舊勢力黑手在正念的威力下,承受不住了,在向她們求饒,三人立即立掌同發出強大正念:「讓黑手化膿血」,一小時後,那隻手真的化掉了。該同修被撤消起訴。

同修一點醒,我向內一找:在不同意曝光上,我確實看到自己還有害怕邪惡迫害的陰影存在,所以立刻委託同修曝光。也悟到「那雙大手」是舊勢力的黑手在迫害我,馬上發出強大正念,徹底否認舊勢力黑手的迫害,只要師父的安排。同修們把我的事當作自己的事,在她們的幫助下,我很快的走出了魔難。她們這種無條件的對別人好的無私幫助,真讓我感動。在此謝謝同修!

丈夫是親眼所見:大法是怎麼福澤我的,同修是怎麼幫我的,我自己是怎麼信師信法,放下生死,向內找走過來的。受邪黨洗腦不相信神佛的他說:「我被你打敗了。」言下之意,他是被法輪大法在我身上體現的神奇打敗了。正是:「修在自己,功在師父」[4]。

同修幾次要我寫出來,我就不想寫,也不會寫,覺的沒甚麼可寫的。而且怕影響學法。這次又要我寫,我想到:當地有一些同修被舊勢力「病業」假相迫害拖走了肉身,也有不少同修還陷在「病業」假相迫害中。那麼權當我的一次拋磚引玉,把這個過程寫出來,讓同修借鑑借鑑。更主要的是見證師父對大法弟子和世人的慈悲付出,見證大法的神奇。我就試著寫吧。

這一寫對我真還有提高。我和同修一起講真相多年了,怕的因素很少,到了派出所也不怕。沒有怕的因素邪惡就不敢抓我們,抓了也要放出來。而出來後我卻「怕曝光」。我還錯誤的認為警察善待了我,差點沒說他們是好人了。其實他們被黑手爛鬼操控著,講話一點都不善,很兇的。如果善待我們,那為甚麼要抓我們呢?我不被綁架到派出所我也不會 「頭痛」,這是一種變相的迫害,弄出個「病業」假相,讓我痛苦難受不說,耽誤了我幾十天時間,至少少救幾百眾生的大事。

通過這一寫,一向內找,我知道了之所以出現「病業」假相的迫害。都是由於自己法理不明、主意識不清、對好、壞、善、惡假相分不清,被舊勢鑽空子造成的。特別是對舊勢力黑手爛鬼認識不清,更沒有認清是另外空間的黑手爛鬼在操控搗亂,更沒有找出自己修煉有漏的深層原因。這次一寫真讓我知道邪惡的真面目,找到了自己修煉中存在的許多執著、漏洞。

通過「病業」假相迫害後的反思:讓我認識到修煉是嚴肅的,來不得半點虛假和敷衍。讓我認識到:第一要百分之百的信師信法,不能打一點點折扣。第二學法一定要得法,要靜下心來,要入心,要同化法,學好法,才會不迷不惑。第三要實修心性,不管遇到大事小事第一念就是要向內找,修好自己。第四要正念強,正念強才能做好三件事。只有都這樣做了,才能真正兌現救度眾生的史前誓約,才能真正完成助師正法的偉大使命。

不對之處請同修指正。合十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法輪大法義解》〈為長春法輪大法輔導員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六》〈亞太地區學員會議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五年舊金山法會講法》
[4]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