擺正心態 怕心瓦解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十月十三日】

一、突破怕心走進學法組

談起我走進學法小組的過程,可謂歷經人心和觀念的曲折變化,得到今天的明理和喜悅。我從小就是個膽子小、脾氣大、怕心重、私心大、說話尖刻的人。由於怕心重,有風險的事我就不願去做。

修煉大法後,怕心去了許多,但是還是不能完全放下。到了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邪黨開始迫害大法弟子後,這種怕心就更厲害了,像厚厚的一堵牆封閉著我,使我一直就是自己在家走不出來,不知道精進的同修一直都在堅持集體學法,走師父安排的路。

一個看似偶然的機會,認識的兩位同修來我家和我交流,他們得知我是個人修煉狀態,就邀請我參加他們的學法小組。那時學法點的夫妻同修在發真相資料時被綁架到看守所,剛回來不長時間,所以我怕被中共盯上,就找了個藉口說:兒媳婦再有兩個月就要生孩子了,我得伺候月子,去不了幾回,也沒多大意義。同修看出我的怕心,就和我深入切磋。出於對同修的尊重,我答應去學法小組學法。同修鼓勵我說:能學幾次是幾次,邁出了第一步以後也許情況還會變的。結果真的是,我想修,師父就幫我。

第二天發生了兩件神奇事:我在家坐在沙發上學法,這時飛過來一隻蚊子在我的頭頂上嗡嗡轉來轉去的,我心裏想:你可別咬我啊。一會兒它就不見了。我也沒太在意。到了發正念的時間,我正要閉眼發正念,就看見我的正前方地上落著一隻蒼蠅,我心想:你可別動。一會發完正念我就去打你。結果我每過一會兒就睜開眼睛看看它飛走了沒有,一直到我發完正念它都沒動。我便輕手輕腳的去拿蒼蠅拍,擔心動作大把它嚇跑了,當我俯身去打它時,發現它已經死了。我感到挺驚訝的,因為我家裏沒有使用驅蚊器、殺蟲劑。第二天早上我打掃衛生擦地時,發現昨天的那只蚊子死在了沙發邊上。同時我的身體也發生了巨大的變化──之前的怕心蕩然無存,坦蕩的心態靜到和迫害前一樣!

這神奇的經歷讓我見證了師父講的法理:「修在自己,功在師父。」[1]只要你想修師父就管你,是師父幫我拿掉了我空間場的不好的東西,師父的法身就在我們身邊保護著我們,就看我們信不信。

到現在我來學法小組已經九個月了,在小組的整體修煉環境中,我的心性、對法理的認識、破除變異觀念等諸多方面都有了不同成度的昇華。

二、從對「放下自己」的認識想到的

同修在小組交流時經常談到要「放下自己」,我不太明白怎麼放下自己,就從同修舉的一些事例當中去琢磨,但是當同修發現我有問題時就說你還得放下自己,我就很茫然了,一直沒弄明白這個問題。

那次和同修交流完回家,我就針對這個問題展開了思考,我想:甚麼叫放下自己?放下自己甚麼?這一想,想明白了,那就是放下自己的人心,放下自己的觀念,放下自己放不下的執著,放下自己的名利情,等等等等,太多了,圍繞著自己的這個「我」,放不下那就是私的根源和表現,就不會突破人的境界。

由此想到師父的法:「放下常人心 得法即是神 跳出三界外 登天乘佛身」[2]。放不下自己就更談不上無私無我,師父讓我們「修成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覺」[3]。我現在明白了修煉人時刻都存在放下自己的人心的問題。

師父說:「告訴你一個真理:整個人的修煉過程就是不斷的去人的執著心的過程。」[1]其實師父在法中講的很明白了。可是同修在交流時用「放下自己」這句話我就聽不明白了,為甚麼?就是自己固守著自己的觀念,觀念不改變使自己學法卻沒得法,師父說:「得法即是神」[2]。那我都沒得法不就是人嗎?可是修煉不就是要成神嗎?既然知道了那就得儘量做到,也就是實修,在遇到具體問題時就得用法作為衡量標準,而不要再用人的執著作為衡量標準了。

小組中A同修因被迫害而在外租房住,大家商量去他那兒和他一起學法。出於怕心我馬上就說:你們法理清楚的去吧,我和W同修法理不清就不去了。S同修馬上指出我的問題說:聽你說話的背後是有因素的。我當時確實是因為怕心而找藉口說:「法理不清也幫不了人家,你們去吧。」這個「私」馬上就跳出來了,我卻把它當成了自己而不去排斥,每次遇到這樣的問題我都把這個自私的「自我」保護起來,把「真我」埋沒了,就是回回都不修正這個「私、我」,使自己的正念出不來。

我靜思時想到,正念來自於法,而這個私的「我」怎麼會有法的力量呢?都是舊勢力安排出來的,所以不排斥這個「私、我」就是在按照舊勢力安排的路在走,走到舊勢力安排的思維當中去了。我們一直在說否定舊勢力的一切安排,可是一遇到問題就把自己保護起來了,明知道是錯的也不按法的要求做,這不就是不信師不信法嗎?師父的法身就在我們身邊時刻看護著我們保護著我們,師父說:「那魔永遠也不會高出道的。」[1]我想到了:那魔在真正的修煉者面前算甚麼呢?它一尺,你萬丈,你怕它甚麼呀?所以這個怕它能是我嗎?它不就是假的我嗎?我又想那假的哪兒來的?不就是舊勢力安排來的嗎?

師父說:「我告訴大家,它們干擾人,干擾人的思想,不只是在外面,它們可以穿越人類的身體」[4]。我悟到「怕」也是生命,它在我的空間場出現時我不要它(清理了),它就不能呆,如果我要它,它就不走了,就被我保護起來了。如果這樣的生命(怕)多了,怕這怕那,怕的物質就重了,這個重就是積累的結果。所以怕心出來就不能留、不能要,不能讓它在你這兒呆那就是清理。

師父說:「想法出來之前,選擇甚麼很主要。」[5]想到這兒,我知道了在去A同修家學法的問題上我應該選擇配合整體、同化大法。當我發出這一念時我情不自禁的流淚,我知道我的選擇使我空間場內眾多的生命得救了!也讓我證悟到了修煉人的一個正念是多麼的重要。

三、體悟修煉與做事的區別

A同修面臨非法庭審只剩半個月了,而他還沒有把相關信息發往明慧網曝光,我和W同修就急切的催他快點把信息發出去,求得國外同修的幫助。這時L同修說:「別著急,在這過程中他要修心性才是最重要的,別當事兒做。」

我當時一震,看到了我和同修的差距,雖然我表面上也是反迫害卻只是想別讓同修被庭審,而L同修是站在修煉的基點上看在這過程中我們應該修去甚麼心,我是在做事兒,他是在修煉,這是天壤之別呀!

我現在明白了為甚麼這些年自己在修煉的事上總是當任務似的來完成,而不是當作修煉從中修心性,因此失去了很多修煉提高的機會。

感恩師父慈悲救度拿掉了我空間場「怕」的敗物,讓我能走進集體學法的環境中,看到了我和同修的差距。特別是在對正法時期的法理的理解上,我還停留在個人修煉階段,小組同修不嫌棄、不怕麻煩,始終從我的接受能力上考慮,從表面到深層,從間接到直接的幫我提高認識,使我不斷的明白法理去掉固守的觀念,打破了自己多年來堅硬的由人心和觀念構成的殼,認識上升到對法的認識對修煉的認識。我感到同修們太善了,師父太慈悲了!

那次小組同修為了幫助A同修儘快解開心結、脫離險境,切磋到很晚才回家。在去公交車站的路上我心想:這麼晚了家人肯定為我著急了,還會責怪我。我不自覺的小跑兒起來,就在這時,我突然想到:自己已經明白了做事兒與修煉的區別,那這不正好是我修心的好機會嗎?就問自己:為甚麼跑呢?是不是還是當事兒做了?這不是修煉嗎?既然是修煉,那是甚麼心促使自己跑起來的呢?是情!那為甚麼不去掉這個情呢?我馬上想起師父的法:「執著於親情,必為其所累、所纏、所魔,抓其情絲攪擾一生,年歲一過,悔已晚也」[6]。我的心馬上平靜下來了。回到家,家人連問我一句都沒有。這讓我悟到修煉與做事兒的結果是不一樣的。在這個過程中,我能站在修煉的基點上想問題,發現執著心就主動修掉、排斥。如果我用做事兒的心態、基點想問題,就會怨同修怎麼這麼晚還不回家,那麼回家後家人可能真的對我起急冒火的指責一頓。我再一次體悟到師父讓我們修心的重要性。感謝師父的慈悲救度!

由於層次所限,如有不對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合十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廣度眾生〉
[3]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佛性無漏〉
[4]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
[5]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三年美西國際法會講法》
[6]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修者忌〉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