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病業魔難中走出來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十月二十九日】在修煉的路上,我就像是蹣跚學步的幼兒,在慈悲偉大的師父的攙扶下學會了邁腿,走路。跌倒了,是師父把我拽起來。迷失中,是師父把我喚醒,一路上就這樣牽著師父的手,磕磕絆絆的向前走著、成長著……

我剛剛從病業關中走出來,同修鼓勵我把這段經歷寫出來,我說等等再說吧。其實我是想,同修的文章都是寫怎麼精進實修、信師信法的,自己這一關沒過好。後來想,現在還有很多同修處於病業魔難中,現在寫出來或許能對他們有所幫助,以我為鑑。

一、陷入魔難中

去年五月,我的公公婆婆相繼住院,我和家人輪流著去醫院照顧。出院後婆婆就二十四小時離不開人了,我快退休了,就不去上班了,和兩個姐姐輪著照顧婆婆,真是忙的焦頭爛額。七月底婆婆去世了,公公由保姆照顧。

這期間我沒有注意實修,生出了很多的執著心而不自知,舊勢力終於抓住了機會,對我下手了。我的身體也由一百零五斤降到九十多斤,下身間斷的流血,說話一口氣都說不完,氣不夠用,身體非常的虛弱。修煉後身體一直很好的我出現了嚴重的病業假相。很多同修心想,她這麼精進,怎麼會出現這種情況,其實同修只是看到了表面。

我急忙向內找,找到了妒嫉心、利益心、怕髒怕累的心、埋怨心、愛看電視劇的心(一直都沒去)、不修口等很多的執著心。知道這是病業假相,也發正念否定舊勢力的安排,也求師父加持。現在想起來感覺到當時向內找沒有找到根本執著,學法也不入心,正念發的很飄,沒有威力。其實還是正念不強,信師信法的力度不夠,「意不堅 關似山 咋出凡」[1]。所以情況一直沒有好轉。

家人們一直催我去醫院,我堅持沒病,堅決不去。今年一月份肚子疼的在床上打滾,晚上疼的睡不著覺,身體流出來的血帶著很臭的異味,體重降到八十多斤。我丈夫看著很心疼,整夜的陪著我。實在看不下去了,他說:找你們的人(同修)幫幫你吧。

我向同修們求救,讓大家幫我發正念,希望在同修的正念加持下能出現奇蹟(生出了依賴心)。還去了一次同修家,L同修和另一位女同修跟我交流了很久,當時心中正念強了很多,可是過幾天又不行了。以往和魔難中的同修交流時,我說的頭頭是道,可是輪到自己了才知道,魔難中能始終堅持正念真的不容易,我的正念在歷時半年多的魔難中被邪惡一點一點的消磨掉了。我沒有再去找同修,同修都在忙,怕耽誤同修的時間,怕給同修添麻煩。於是就這樣默默的承受著。

其實處於長期魔難中的同修,這時應該放下這些想法,到同修中去,這時真的需要同修的幫助和持續的正念加持啊。當然正念很強的同修除外。

情況繼續惡化之下被家人帶去了醫院,檢查結果是宮頸癌晚期,子宮內的腫瘤最大的已經長到近8cm。大夫告訴家人,來得太晚了,只能活三、五個月。家人要求轉到著名的專科醫院,醫院當即就同意了,可能是看我比較嚴重吧。我說我不治了,就這樣吧。其實我知道,這都是假相。我丈夫說:不行,你不治就得死。我知道這是舊勢力想讓我死呢。我說:無所謂,人早晚都得死(差點上舊勢力的當)。丈夫說:你還有好多事沒做呢,你還得去救人呢。丈夫和兒子一直都很支持我修煉大法,這一路走來他們替我承受了很多。我心想:是呀,我還有好多的事沒做,我的使命還沒完成,誓約還沒有兌現,我不能死。

但是我卻很無奈。我的心情很平靜,只是有些遺憾。我知道我並不怕死,就是對家人的情放不下,怕我過不去這一關會讓家人對大法產生誤解。兒子說過一旦我治不好,他就會恨我媽媽(他的姥姥),他覺得是我媽媽引導我修大法的。兒子捧著我的臉說:媽媽看你瘦的。就再也說不出來話了。丈夫憂傷的眼神望著我甚麼也說不出來。兩個大男人背著我卻在外面嗚嗚的哭。媽媽和妹妹更是難過的不行。快過年了,我和丈夫家共計三十多口人卻都沉浸在痛苦之中。年近八十的媽媽每天流著淚幫我發正念。真的感覺對不起家人,讓他們難過了;對不起媽媽,讓她因我生出了對兒女情的執著;對不起同修,讓大家耽誤了很多寶貴的時間;對不起大法,因為我修的不好讓親戚朋友和家人對大法產生了誤解;更對不起師父的慈悲苦度!

當晚回到家中,我手捧著大法書,望著師父的照片失聲痛哭:師父啊師父,對不起呀,我的使命還沒有完成,弟子實在承受不住了,給大法抹黑了。第二天,我帶著媽媽的叮囑(告訴我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求師父保護),帶著親友的惦念,被八個人護送到專科醫院。

二、魔難中默念法輪大法好

在專科醫院各項檢查我都是坐著輪椅去的,因為走不動。檢查之後結果是宮頸癌晚期,已經局部轉移了,並且因一直流血,大夫告訴我要一直臥床,不能行走。主治大夫看過CT片子說,子宮裏的肌瘤已經壓迫膀胱和腸道。問我排泄正常嗎,我說很正常啊。我丈夫告訴我說,主治大夫說我就是個奇蹟,看片子根本就不可能正常了。我對丈夫說,這是師父在保護我呀。

專科醫院裏都是癌症病人,剛來的病人和家屬情緒都不好,很多都偷偷的哭。我卻始終沒掉過一滴淚,很平靜,也很樂觀。因為我修了法輪大法,雖然我來到了這裏,可是大法已經在我心裏紮下了根。我知道病業是怎麼回事,我知道生死是怎麼回事,我知道生命的意義。家人看我心態很好,傷痛的心情好了很多。

只要有時間我就用MP3聽師父講法,環境太嘈雜聽不下去,我就在心裏一遍遍的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再就是背《論語》,求師父保護。因為那時候原來背過的法都記不全了,只記得《論語》。在醫院斷斷續續的住了七個月,「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念了不知多少遍,《論語》也不知背了多少遍。我告訴丈夫,師父說:「真善忍三字聖言法力無限 法輪大法好真念萬劫即變」[3]。於是我丈夫也在心裏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處於魔難中的同修啊,一定不能離開大法,能看書最好,不行就背法,記得甚麼背甚麼,讓心中裝著大法,求師父保護加持,其它甚麼也別想。

放化療的過程中幾乎每個人都出現了副反應,有嘔吐的,有便秘的,有腹瀉的,有肚皮烤糊的,還有膀胱烤壞的……而我症狀很輕微,沒甚麼大反應。我知道,是慈悲的師父一直在替我承受,我這麼不爭氣還在不離不棄的保護著我。

能下地行走時,我就在長長的走廊裏唱《得度》:「落入凡間深處,迷失不知歸處,輾轉千百年,幸遇師尊普度……」每每唱著唱著聲音就哽咽了,覺得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覺得這些生命真苦。這些人歷盡種種苦難,終是躲不開命運的安排,空付年華如水,只為紅塵名利,或在情中癡纏,沉淪生生世世。

我唱歌時每次都有病人和家屬跑出來聽,說唱的真好聽。我剛來時情況很嚴重的樣子,在治療中我的反應很小,恢復的很快,並且精神狀態又非常的好,這些他們都知道。有機會我就告訴他們:我來的時候說是晚期了,親人特意告訴我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我就靠著念這九個字挺過來的,神佛就保護我了,看我甚麼事都沒有,好的很快。我也告訴大家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後來幫十一個病人及家屬做了「三退」。

第一階段治療快結束的一天晚上做了一個夢,夢中在一個考場裏考試。一個同學給我傳了一道題的答案,我抄在了卷子上,剩下的題一看不太會,馬上就要交卷了,把我急得夠嗆。這時老師過來了,拿過卷子看了一下,在抄的那道題上打了個紅叉,然後又幫我把剩下的題答完了。最後卷子發下來,我打了八十三點五分。醒來後悟到,每個人修煉的路都不同,要走自己的路。這次的魔難是慈悲的師父幫我承受了。

第三次化療後,因各項指標不合格,被隔離了,正好轉到一百號床。我心想一百號,這說明在這裏的事情結束了,我不用再來了。可是我沒有挺住一大家人輪番的勸說。

三、師父的慈悲

在治療間歇期間,同修們來看我,跟我交流,讓我多學法,多煉功。我說:我又打針又吃藥的,弄進來的都是毒,還好意思煉功麼?淨化身體?然後讓師父替我承受,根本就不配啊(生出了深深的自卑心和愧疚心還有安逸心)。回家後就看見了師父的《二零一八年華盛頓DC講法》。看後淚如雨下,感恩師父的慈悲。師父說:「你上醫院去治療沒有問題,那是你修煉過程中的事。」[2]我的自卑心和愧疚心一下就沒了,師父原諒我了,師父還認我這個弟子啊。

九月份做第五個化療,檢查後說是又轉移到淋巴上了。還要再化療一個療程之後再決定下一步治療。我知道這是假相,我問自己:你還是不是大法弟子?心中堅定的說:我是!於是我想是該振作起來了,師父安排的路絕不會讓我進醫院,這是舊勢力安排的路。當時就決定不再來了。

回家後家人怎麼勸說我都不動心。我說:遭了這麼多的罪,還是轉移了,我不治了,我不想剩下的時間都在醫院度過,我就修大法了,生死都無所謂了,剩下的時間裏我要做我想做的事。這樣我才高興,才快樂!我的心一堅定,親人們居然就不再勸我了。

這時候,兩個我不認識的同修第二次來我家,又跟我交流了一番,更堅定了我的正念。我開始認真的學法,煉功,做大法的事。當第三遍學師父在《二零一八年華盛頓DC講法》時,看到師父說:「所有的大法弟子,都不歸三界管。從你自己發心要修煉的那一天起,你就在地獄中除名了。(眾弟子熱烈鼓掌)大法弟子如果死亡了,不會轉生,因為不歸三界管了,他不能在三界中轉生;也不歸地獄管了,地獄也懲罰不了你;你只歸大法管。」「其實我說的根本意思是想告訴大家,你們的生命就是為了這個而來的!(眾弟子熱烈鼓掌)別無選擇,真的別無選擇!這是大法弟子。常人哪,他可以六道輪迴、各界轉生;你們不能了,你們就是大法這件事情。所以哪,不做好,那留給自己的那就是悔恨。特別是那些老大法弟子,不要懈怠。你從那麼艱難的歲月中走過來、走到今天,多不容易!你不知道珍惜嗎?我都珍惜你!神都珍惜你!(眾弟子熱烈鼓掌)所以自己更應該珍惜自己。」[2]

看到師父的法,渾身一震,就感覺脫去了很重的一件外衣,說不出來的輕鬆,心情特別愉悅。

我封存了看電視劇的平板電腦,開始靜下心來向內找,問題還是出在公公和保姆這件事上。婆婆去世後公公帶著保姆去北京散心,我和大姑姐姐們很氣憤,因此我生出了妒嫉心、利益心、怨恨心、說話尖酸刻薄不修口,還有對家人的情等等。雖然當時就找到這些心了,但是去的不徹底。後來又雇了第二個保姆,公公對保姆和她兒子、外孫特別好。這些執著心又都返出來了。還多了顆疑心(懷疑公公和現任保姆的關係),原來覺得我的色慾心去的很乾淨,突然覺得這顆疑心之下還隱藏著一顆色慾心,其實這些執著心都源於私心。於是我發正念求師尊加持從根子上清除這些執著心。

寫到這猛然想起一件事。以前我是因為子宮肌瘤流血、婦科炎症渾身酸痛等,又開始修煉的,從新修煉後一切症狀都消失了。跟人講真相時常常提起我當年因子宮肌瘤4cm左右,差點就切除子宮,後來修煉大法都好了。有的人就問我肌瘤真的沒有了麼,我說沒了。其實一次體檢的時候查了一下,肌瘤只是小了,在3cm左右。再後來就一直沒去過醫院。現在想起來這是一個多大的漏啊!為了讓世人相信大法好,說謊了,說謊的目地是怕人不相信大法好,不退出黨團隊。這是說謊的心、愛面子的心,並不是真的出於善心。

師父說:「善的最大表現就是慈悲,他是巨大的能量體現。他能夠使一切不正確的都解體。」[4]如果真的是念很正,真的出於善心,就會解體阻擋世人得救的邪惡因素,世人也會選擇相信大法好,退出黨團隊的。

師父說:「我們有些學員在病業關上走不過來。你不要往大處想。你說我沒甚麼大錯誤啊,對法很堅定啊。可是哪,你不要把那些小事不當回事。邪惡會鑽空子的,很多學員因為小事甚至於走了,也真都是因為非常小的事。因為修煉是嚴肅的,是無漏的,你在那些事情長期都沒修過,雖然小,你長期都沒重視過,那就是事了,所以很多人是因為這個走的。」[5]

我卻沒有按照「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還是大法弟子麼!而且到今天才認識到,真是太慚愧了。看到師父的這段法,真是出了一身冷汗。

一天走在路上,腹部又一陣疼痛。突然想起L同修說的話,是呀,並不是我執著這個肉身,我的身體和生命乃至一切都是大法造就的,是師父給的。我是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我要用這個肉身去助師正法,救度眾生,證實大法。邪惡迫害我,讓我的身體出現病業假相,這會使我周圍的眾生對大法產生誤解,產生不好的念頭和想法。這些眾生卻可能因此失去了得救的機緣,這是堅決不允許的。

於是我發出強大的一念:否定病業假相。我是李洪志師父的弟子,其它的安排都不要,都不承認。即使我有漏,有執著,我都會在法中歸正自己。堅決不許邪惡繼續迫害我、迫害眾生。

修煉至今,深知師尊為弟子、為眾生得救承受著;師恩深如海,重如山,大如天。在這一刻值千金值萬金的寶貴時間裏,唯有勇猛精進,努力實修,證實大法,以報師恩。雖然我知道,在浩瀚蒼宇中渺小如一粒塵埃的我,就是耗盡生命,傾盡所有,也無法證實師尊的佛恩浩蕩和大法博大精深的億萬萬分之一。

弟子深深拜謝師父的慈悲救度之恩!拜謝各位同修的無私幫助!現階段的一點體悟,不足之處,請慈悲指正。合十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斷 元曲〉
[2]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八年華盛頓DC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 四》〈對聯〉
[4]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九》〈二零零九年華盛頓DC國際法會講法〉
[5]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五年美國西部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