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像甘露滋養我的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十月二十八日】我十五歲時,母親就去世了,那時弟弟九歲,上面還有一個哥哥和姐姐,我看父親、失去母親的姐弟都很可憐,家中的家務活我盡力做,洗衣、做飯、打掃衛生很用心,心中充滿對親人的愛。我人單純,貌美,善良,不圖回報愛幫人,裏裏外外收拾的乾乾淨淨,人見人愛,都是誇我的,我也很自信。

結婚時,好心人就告誡我大家族不好處,我不以為然,我懷著對公公婆婆要孝敬的心態,懷著和他一大家人處好的目地進婆家的門,但是現實將我的善心化為烏有。我們和公婆、丈夫的幾個兄弟、嫂子弟媳及小姑子一家生活在一個院子裏,人多事雜,他家的一切做事方式和我做姑娘時的基調都是反的,都是我沒見過的。進他家門後才知道我婆婆的厲害和他家幾個兒子打群架在那一方是出了名的。丈夫是孝子,對他父母言聽計從,心眼實誠。公婆拿我當外人,丈夫對我好,可又不敢表現出來,婆婆直接插手到我家庭事務中來指手畫腳,事無巨細。坐月子時洗洗涮涮都是我,婆婆不讓兒子插手,丈夫也不敢不聽。

我沒舒心的過過一天,天天都有扎心的事,臉上沒有笑容。公婆原本承諾給我帶孩子,可當孩子需要他們照顧時,說的話都不算數了。為了生活我要出去打工賺錢養家,只得把孩子送全托。丈夫的窩囊無能,被他父母看不起,也讓我失望透頂。這一家人的自私,玩心眼,凡此種種,讓我寒心。我婆婆見我就吊臉,我看見他們也沒好臉,互相不說話,那些年大伯子夫妻,小姑子兩口子,我和丈夫都在鬧離婚,家裏烏煙瘴氣,想迴避都沒處去。

日復一日,年復一年,漸漸我的心靈扭曲了,脾氣很壞,對他家人厭惡至極,極度的恨充滿我的心,用刀把」恨」字刻在手心裏。我無望了,我來到他家卻被變成這樣,心裏哪還有一點生活的樂趣?!

一九九八年我喜得大法,看了師父的《轉法輪》一書,我心裏的堅冰融化了,明白了和公婆一家人的恩怨都是有因緣關係的。特別是,師父讓我們按真、善、忍做一個品質高尚的好人,一個更好的人,為著別人的人,在利益面前和別人不爭不鬥的人,做事先考慮別人,看對別人有沒有傷害的人。埋在我心中的善被喚醒了,我明白了人為甚麼要做一個好人的法理,我也堅信從此以後不論環境怎麼變化,都不會改變我向善的心。

師父的法理像甘露滋養我的心,扭轉了我一切不正確的做事方式。我開始反省自己,對公婆一家人轉變了態度,我從內心體諒婆婆作為一個女人在那些艱難的歲月裏撫養子女,養家糊口的不易,也體諒她免遭人欺負而養成的彪悍、算計、不讓人的習氣。我無條件的孝敬他們,對每一個家人都好,我家的米麵油灶具日常用品是公用的,家裏廚房的東西他們用完我就買;手紙全從我這兒拿,我也不計較;他們吃完飯的碗筷鍋全放我廚房水池裏,我下班回來邊做飯邊洗,也不抱怨。可婆家的東西我一律不動。

丈夫掙五百元工資,每月給他父母二百,我沒意見;放下我家的活不幹,不出去打工賺錢,卻給他哥哥妹妹弟媳義務刷房子、幹活,我沒意見;連續一、二年每晚接下夜班守寡的弟媳,我支持,不動歪腦子,不往邪處想。一旦認識到哪裏做的不對,能立即給公婆小姑道歉,這在以前是不可能的。

就這樣我不斷的用師父真、善、忍的法理歸正我自己,解開一個個心結,大事小事做的越來越好。小姑子在別人面前一提起我,就說我二嫂現在如何好,在以前脾氣如何壞。

婆婆也從內心感佩法輪大法的威德,認同大法好。在中共邪黨迫害大法弟子的這十幾年血雨腥風中,警察年年來我家騷擾幾次,我婆婆都配合我反迫害,不向著他們說話。中共邪黨對大法弟子迫害剛開始的幾年,警察到我家騷擾我,丈夫很害怕,警察走後就給我發威,現在他能堂堂正正站出來拿正理說話,維護大法,用他的話說,終於能挺直腰桿說句硬氣話。公公臨終前,我盡心伺候,像對孩子一樣哄他,他一個勁說老二媳婦好,老二媳婦好。

一個人做好人,做一件好事容易,做一時也容易,但是二十年來始終如一做好,並且越做越好,發自內心做好,是多不容易啊。如果不遇法輪大法,我的生活將是漫漫長夜。現在我們家庭和睦,家族和諧,我把利益心、怕吃虧的心放下後,擺正心態。現在婆婆這一大家族一反常態,我家的大小東西一點不動。我們每一個人都從大法中受益。

謝謝師父教給我做人的道理,塑造了一個嶄新的我,使我從內心到表面都變成一個乾乾淨淨的好人,身體健康。我願把這美好同更多的人分享,讓更多的人知道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這不是一句冠冕堂皇的口號,而是上億人的親身實踐!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