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親情提高心性 頑劣兒子改變了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十月二十五日】兒子從小很調皮,從小學開始,就是老師眼裏的那種不守規矩,調皮搗蛋的孩子,學習也是被逼著敷衍應付,所以成績總是處於一個中下游狀態,常常因為違反學校的規矩,被老師請家長到學校談話。

我們夫妻倆都是大法弟子,說實話,從有了兒子,我們心裏就想著,來大法弟子家裏投胎的孩子一定不是一般的生命,因此從一開始對兒子就充滿著期望,覺的這個孩子一定會很優秀的。可是我們從小逼著他背《洪吟》,講給他大法的道理,但是他的表現卻總是不盡如人意,說謊、懶惰、怕吃苦、調皮、不守規矩,他想著法子逃避學習,每次被老師請到學校談話後,我們倆真是又生氣又難過,不明白為甚麼孩子會這樣,有時甚至氣得對他又打又罵,但是收效甚微。

後來跟同修交流,同修說,其實孩子的狀態就是父母的狀態,孩子不聽話,做父母的要想想自己到底有哪些執著。同修的一句話提醒了我,作為一個修煉人,我並沒有把兒子身上的問題跟自己的修煉聯繫起來,總拿「如果教育不好孩子也是有罪過的」來掩蓋自己執著,一直都是看著他的缺點教育他,改變不了就氣得不行,總是跟親人或同修哀嘆:我最大的煩惱就是這個兒子!自己卻沒悟到,這其實是我最大的執著。

當同修點醒我,我開始向內找,反省自己的問題:首先,對兒子執著是對親情的執著,如果說是別人家的兒子犯同樣的錯誤,我肯定不會煩惱不已、大動肝火,正因為是自己的孩子,被那個情帶動著,所以無法控制自己的情緒,師父說:「有人說:這個忍很難做到,我脾氣不好。脾氣不好就改嘛,煉功人必須得忍。有人管孩子也發火,簡直吵翻了天,你管孩子也用不著那樣,你自己不要真正動氣,你要理智一些教育孩子,才能真正的把孩子教育好。」[1]

我決定第一步改變,從忍開始做起,首先得恢復理智,我才能更看得清自己,才能更好的教育孩子。同時,我還跟丈夫交流,討論反省我們以前陷入情中的那種簡單粗暴的教育方式。後來,每當老師又有甚麼不好的消息,我都提醒自己,不要被情所控制,要像教育別人家的孩子那樣,把他當一個生命去對待。幾次實踐下來,效果果然不一樣,以前當我們大動肝火教訓兒子的時候,能夠明顯的看到他對我們說的話是茫然不入心的,彷彿他外面有一個罩,我們跟他的心溝通不了。但是,當理智的跟他以談心的方式來教育他,他能跟我們回應,談他的觀點和看法,這種交流互動,就像「潤物細無聲」一樣,無形中就讓他接受了正的觀念。有時,他做得很過分的時候,我們也表現出生氣的樣子,但是心裏並沒有動氣,只是為了讓他認識到自己犯下了比較嚴重的錯誤行為。而實踐中也能看到,冷靜理智的「生氣」遠遠比大動肝火要有震懾力,更能觸動他的正念。

在恢復理性教育兒子的過程中,也讓我看到了自己在兒子身上形成的很多執著和錯誤的觀念:從有了兒子,對他的期望就是執著的開始,所謂的優秀,除了正直、善良、忍耐外,很多其它方面也是用常人的標準在衡量:聰不聰明呀,成績好不好呀,有沒有能力呀,將來能不能在常人中有一席之地呀,等等,其實這些都是我們自己在常人中形成的觀念,而我們修煉人不就是要修去常人的這些觀念嗎?怎麼能總是用這些觀念來衡量他呢?孩子來到我們家裏,雖然在人中他是我們的兒子,其實他是一個獨立的生命,而我們是把他當成我們的私有財產來隨意對待,並且在他身上強加了我們自己的很多執著心:虛榮心、攀比心、名利心、親情的執著、強制心,這些觀念都跟他現實中的行為形成衝突矛盾,而矛盾出現了,我們沒有首先找自己哪裏有問題,而是一味的教育孩子,連常人都說孩子是父母的鏡子,從孩子身上,我們能看到自己很多影子:懶惰、怕吃苦、貪圖安逸享受、缺乏耐久的恆心和毅力、容易被外界誘惑,這些都是我們自己身上的問題,根子都在我們自己身上!

在這個層面來講,我們應該感謝孩子身上的這些問題,讓我們看到了自己的問題,幫助了我們修煉,怎麼能一看見他的問題,就隨意訓斥打罵他呢?我以前真是錯得離譜呀!真是感謝師父的教誨,讓我明白了這些道理,走出了以前陷在情中的陰霾。

在逐步向內找認識自己的問題過程中,我們一步一步的歸正自己的觀念,修正自己的言行,堅持做好三件事,孩子也在一天一天的進步,和我們形成了很良好的互動。初中畢業時也以自己前所未有的好成績順利的考上了本地的第一重點高中。

這一路走來,我們都深切感恩,多虧師父的教導,才能讓我們及時轉向,才能取得這麼好的成績。

兒子高三,雖然學習很緊張,但是我們還是跟他交談,談到學法的重要性,一個人的德行在人生中的重要性。兒子決定堅持每天晚上自修回來跟著我們學半個小時法,週末三個人坐著討論討論,丈夫也借用傳統文化裏的故事來教育他,要保持好德行,告訴他上天一定會給人的德行加分的。雖然兒子半信半疑,但是也是認可的。

兒子整個高三,雖然初期成績還夠不上重點大學的分數,但是通過努力,成績上升很快,在最後的幾次會考兒子都能考班裏的第一名,因此他也充滿著信心,覺的自己這次高考一定能像考上重點高中那樣,以前所未有的成績順利的考上理想的大學。

我們倆也信心滿滿,因為孩子變的越來越懂事,經常談到自己如何在平時注意自己的德行,不跟班裏一些不良言行同流合污,還有犧牲自己的學習時間,為大家做服務的事情,我們也感受到他的提高,也很為他高興,覺的一切都會發展很順利。

可是後面發生的事情,卻大出我們所料。高考前幾天,我們三個人坐著討論兒子近期的表現和高考的事情,都很有信心,覺的他一定會發揮好,後來我加了一句說:「高考那天,你給師父上上香,求師父和正神加持你的正念,讓你不要慌,導致發揮失常。」丈夫沒有發言,兒子反問我:「這不是求嗎?不是不能求嗎?」我還嘴硬說:「怎麼是求呢,我們又不是求利,只是求加持正念呀!」(其實後來悟到這句話有多可笑。)丈夫不置可否,兒子也隨口答應下來。高考那天早上,兒子一起床就說落枕了,脖子很疼。我心一驚,暗想著怎麼會這樣?要出門時,我提醒兒子上香,我也去上香,可是丈夫一點都不積極,不但不上香,還一個勁催促兒子快點出發,鬧出很大的動靜。我心裏很不高興:我想你一點都不虔誠,不但不上香,別人上香你還不安靜。

後來,兒子出門了,我心裏一直在琢磨兒子的情況和丈夫的表現,想著自己是不是哪個地方又走偏了。仔細的向內找了找,我發現自己就像兒子說的,就是在求,求加持正念最終的目地也還是在求人間的利──讓兒子考好,連只是粗淺學法的兒子都能第一反應悟到這是在求,不能求,而我學法二十多年了,真是羞愧呀!以前還討論過一位同修在孩子中考時,為了孩子能不受干擾考好,坐在家裏發了一天的正念,其實是為自己謀私利的表現,現在輪到自己了,還是犯了同樣的錯誤,並且還在法中找藉口掩蓋自己對親情,對利益的執著!想到這裏,我才明白自己又錯了!我趕緊上香,跟師父認錯。丈夫笑了,說:「如果我說不對,你肯定不承認的,只有自己想通了,才會知錯!」

高考完,兒子有點沮喪,覺的沒發揮好,我們心裏想,可能自有安排。分數出來了,確實沒考好,比平時少了幾十分,以前在兒子後面的同學一下子超過了他幾十分,兒子心裏非常難受,我心裏也很難過,心裏想著為甚麼會這樣?感覺一直走來,我們好像雖然有時做得不好,但是都及時歸正,那也是修煉的一個過程,為甚麼出來結果不好呢?雖然丈夫勸慰我說,師父講了:「在修煉中你們所經歷的都是好事」[2]。

但是我心裏還是想不通,一直在心裏問為甚麼?找不到原因就很苦悶,隱隱的都升起一絲怨氣:我們那麼努力,為甚麼是這樣的結果?這個念頭一出來,我腦子裏馬上反應出師父一句詩:「迷在難中恨青天」[3]。我立馬驚醒,趕快排斥那個怨氣,告訴自己,肯定是自己有執著沒有放下,才會出現這個結果,應該好好的向內找。念頭一轉,我馬上就停止向外抱怨,轉而向內找自己的問題:我為甚麼這麼難過?還不是因為是所求的沒得到,這裏面求心很重,回想到我們三個人其實都有一種想法,就是只要好好的按照師父的話去做,就一定會得到好的結果。我們隱藏在裏面的那個求心,而修煉是要無求而自得的,有任何有求之心都是不能達到標準的。再者,我之所以會這麼難過,甚至都會升起抱怨,是因為是「我」的孩子,如果是別人家的孩子這種情況,我就不會有這種情緒,由此看來,我對親情的執著還是很重的,以前以為在不斷提高中,我對兒子的親情已經很淡了,但是通過這件事看來,不是很淡,而是還很重,重到甚至升起怨氣,這真是危險之至呀!師父講到的那個因抱怨把佛像都摔了的人就是前車之鑑呀!認識到這些問題,我的心一下子開朗了,我明白了為甚麼會出現這個結果了,通過兒子高考的挫折暴露出自己的這麼大且嚴重的執著,不是大好事嗎?

兒子還是處於很難過的狀態,甚至都哭了。我就把我悟到的跟兒子交流,我說:其實我們以前都抱著隱藏的一點有求的心在學法,燒香求加持也是有求,而你也知道,不能抱著有求之心學法的。兒子說:那也不能拿這麼大的事來開玩笑呀!聽了他的話,我明白,其實兒子跟我一樣,對現在的結果出現了一種抱怨情緒。我說:師父講了:「大法弟子的修煉是第一位的」[4]。所以暴露出我們的執著才是最重要的,而高考只是人生中一個過程而已,並不是最重要的東西。碰到這種情況,我們就要向內找,看自己有甚麼問題。

我繼續跟他分析:「你這個孩子特點是平時很放鬆不抓緊時間學習,只想在最後階段衝刺,初一初二荒廢學業,初三一用功,就以前所未有的成績考上了重點中學,這一點在你心裏留下了深深的烙印,認為以後都可以這樣,所以高一高二你還是走老路,以為高三一用功就會考上好的大學,並且高考前期的幾次考試都是第一名,更加深了你這種觀念,你也說過好幾次,覺的自己還是會像初三一樣超常發揮,拿到意想不到的成績,如果這次高考真的像你預想的那樣,那你這種平時不燒香,臨時抱佛腳的投機行為就會形成你以後的人生觀念,就會很難改了,無論是修煉,學習還是工作,都需要腳踏實地,一步一個腳印的,那這次高考失利,是不是就是在提醒你,以後人生中要踏踏實實,每一步都要走好,走穩,不能抱著僥倖心理呢?還有,看到曾經在自己後面的同學這次考得很好,心裏更難過,不是攀比心和妒嫉心在作怪嗎?」

兒子聽了我的分析,認為很有道理,心裏就釋懷了。丈夫看到我們倆認識到了,就樂呵呵的笑著說:「師父都說了,一切都是好事嘛!」

後來,我們都平心靜氣的認真的填寫完志願,志願分很多檔次,重點大學也填,普通大學也填,但是我們心裏也有了準備,兒子的分數上普通大學是沒有問題的,重點大學呢,可能就沒有希望了。無論甚麼結果,我們都能平靜的接受了。兒子甚至都不太關注最終能上哪個大學了。結果呢,在公布最終錄取結果的時候,發現兒子居然被一所重點大學錄取了,是跟他理想中的大學同一級別的另一所重點大學,當看到結果的那一刻,我心裏湧起無限的對師父的感恩,不是說因為兒子意外的被重點大學錄取,而是在這個過程中,師父絕妙的安排,讓我們幾個人在這個過程中認識到自己的執著,從而提高上來,最終在弟子放下執著後,又給予了所有的一切!

那一刻所有的千言萬語就匯成幾個字:感恩師父!謝謝師父!而此刻,寫到這裏,我也是淚流滿面,從心底感謝師父這一切絕妙的安排!

兒子看到這個結果非常意外,丈夫笑著說:「上天一定會給德行分的,你現在信了吧?」兒子連連點頭稱是。繼續問他:「對現在這個結果你還滿意嗎?」兒子含笑說:「非常滿意!」

後面幾天看他比較平靜,我感到好奇,問他:「被這麼好的大學錄取,怎麼沒感覺你很高興呀?」兒子說:「不能太高興了,太高興也是執著,一執著可能就又發生甚麼變故了!」聽了他的話,我們都哈哈大笑起來,這孩子也慢慢的懂得如何守住心性了。

兒子去外地上大學了,對孩子的教育我們也告一段落,十八年教育孩子的過程,我悟到:其實也是我們自己修煉的一個過程,在教育的同時,不停的認識到自己的執著,從而修去執著,提高上來。

這過程中的一些感悟只是個人的一些體悟,如有不正之處,望同修指正!合十。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美國東部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誰敢捨去常人心〉
[4]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四年舊金山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