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監獄系統對法輪功學員的藥物迫害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一月九日】中共監獄是中共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黑窩,為達到所謂「轉化率」使上級滿意,動用了各種酷刑、藥物摧殘等方法殘害法輪功學員,使獄中法輪功學員精神及身體上遭受極大痛苦與傷害。與酷刑迫害相比較,藥物迫害更加陰毒。許多法輪功學員雖然遭受了此種迫害,自己卻不是很清楚,而且有些藥物有潛伏期,有的當時發作,有的半年、一年後發作。

儘管明慧網上經常會有法輪功學員遭受藥物迫害的案例曝光出來,但是由於監獄的環境封閉,獄警採用此種陰毒做法好操作,隱蔽,不留證據。種種因素造成了曝光出來的案例,可以說只是一少部份,與真實情況差距較大。最近,從不同渠道獲悉:天津監獄系統對法輪功學員普遍施予藥物迫害。

藥物迫害在天津監獄普遍存在

一位被非法關押的男性法輪功學員,他的家人從監獄系統內部獲悉,監獄裏對法輪功學員普遍強制用藥。獄方的意思是:必須給法輪功學員強制用藥,否則不好「管理」。這位法輪功學員的家人為此非常擔憂,該法輪功學員曾經在監獄被關押迫害。家屬已注意到他從監獄回來,腦子已不如從前,這一次再被迫害,性命堪憂。

酷刑演示:打毒針(注射不明藥物)
酷刑演示:打毒針(注射不明藥物)

還有一位曾在天津女子監獄遭受多年迫害的女性法輪功學員,用她的親身經歷和親眼所見證實:無論你是否堅持修煉法輪功,還是被迫「轉化」,每一位在天津女子監獄受迫害的法輪功學員幾乎都被強制用藥。

在天津女子監獄,法輪功學員被非法投進監獄後,都會遭受各種酷刑迫害,長期的長時間的奴役勞動,長時間的被固定姿勢、罰站、坐小板凳,拳打腳踢、吊銬、單獨關押迫害、冬天光腳站水泥地,野蠻灌食、飢餓、熬夜、綁死人床、冷凍,不許洗澡,不許沾水,更加邪惡的是,不允許解大小便。來月經不許用紙,順著褲子流。

酷刑演示:死人床(呈「大」字型綁在抻床上)
酷刑演示:死人床(呈「大」字型綁在抻床上)

長時間的肉體和精神的摧殘,使法輪功學員的身心受到極大傷害。這時候獄警就會表現出假意的關心,比如量血壓,然後就逼迫每個人都吃藥,說是怕血壓高。有些堅定的法輪功學員拒不吃藥,惡警就會指使犯人往法輪功學員的稀飯、饅頭、飲水及輸液中投放破壞中樞神經的藥物、性藥、不明藥物。

這位女性法輪功學員說:在高壓洗腦和酷刑迫害下,被迫「轉化」的法輪功學員,獄警們並不放心,因為她們知道沒有哪個法輪功學員是真心放棄信仰。所以,對那些已經寫過保證書的法輪功學員仍舊施以藥物迫害。在天津女子監獄,都是包夾給法輪功學員打飯,飯裏放了甚麼自己根本就不知道,就是感到記憶力減退,不記事,還總拉肚子,四肢無力。時間久了,就會察覺飯菜中有藥。

這些陰毒的做法會導致法輪功學員精神失常、反應遲鈍、頭痛欲裂,有的眼睛不停地流淚直至失明、下肢沒有知覺、患高血壓、心臟病等,還有的整天大腦昏昏迷迷、記憶減退、每天發生的事情全然不知、目光呆滯。

幾個例子

1、武清區法輪功學員姚士蘭在監獄裏絕食抗議八個月,大概七個月左右,獄警說她體檢身體出毛病必須住院治療。入院後開始輸液,獄醫給她輸了十幾天的不明藥物後,姚士蘭開始發燒、昏迷。大夫說:她身體太差了。又下鼻飼灌食,又輸了兩天的氧氣,姚士蘭就不能說話了,經常昏迷,在她昏迷不醒之時,獄警強行按了她的手印,以逃避「責任」。

2、武清區法輪功學員楊健在獄中有一次被九個警察用不明藥物打眼睛、打鼻子眼,使楊健不能呼吸,人就像死了一樣,警察以為人已死,等她醒來警察已經給準備壽衣,就是一條黑色的連衣裙。

二零一三年一月十日晚,楊健父母接到天津市女子監獄電話通知,楊健已被迫害致精神失常送入監獄醫院。

酷刑演示:注射不明藥物(繪畫)
酷刑演示:注射不明藥物(繪畫)

3、南開區優秀教師張玉蘭被中共人員操控法院枉判八年,歷經酷刑折磨。長期的迫害,使得張玉蘭的身體極度消瘦、憔悴。惡警和包夾就藉機用強制的手段給張玉蘭灌藥、打針(注射不明藥物)。每每被灌藥打針後,張玉蘭就開始難受,四肢無力、噁心、又拉又吐,渾身顫抖,再後來眼睛看東西就模糊了,本來睡眠很好,強制用藥打針後整夜整夜睡不著覺,渾身顫抖的越來越厲害。就這樣張玉蘭的身體一天比一天差,心裏很難受,站起來的時候,腿就像兩根直棍子一樣不聽使喚,眼睛也越來越看不見了,也不能入睡,不想吃東西,感覺很難再活下去了。慢慢的張玉蘭身體越來越支撐不住了,後來生活不能自理了,兩腿也走不了路了,雙眼甚麼也看不見了,全身哆嗦。

4、天津市寶坻區法輪功學員唐忠貞在監獄被迫害失眠,精神每況愈下。監獄對唐忠貞的迫害起初是無理由長時期罰站,現在每天要長達12小時的勞作,做不到規定數量,不讓購物。最後被迫害的失眠,獄警就給她吃不知道名字的所謂「睡覺藥」。至於在長時期罰站或每天要長達12小時的勞作的情況下,為甚麼會導致失眠?是否也像張玉蘭那樣被偷偷的服用了不明藥物,就不得而知了。

5、法輪功學員徐雪麗於二零零五年被非法判刑八年,在天津女子監獄中曾多次被迫害的生命垂危,徐雪麗出獄前三個多月,突現心臟病症狀,被送到監獄新生醫院強迫輸液,不明液體剛輸進血管,徐雪麗感覺頭像炸了一樣,眼睛都要冒出來了。從那以後精神狀況越來越差,獄警強迫她繼續吃藥,徐雪麗非常害怕那種使自己非常痛苦的不明藥物,包夾犯人送的水裏經常有不明沉澱,嚇得徐雪麗水都不敢喝。二零一三年九月二十五日出獄時,只剩77斤的徐雪麗被兩個人架出監獄,隨後出現嚴重精神病症狀,感覺自己腦袋裏有攝像頭,不敢看東西,感覺有東西在身上爬。每日極度緊張、恐懼,精神失常。父母看到自己的女兒被迫害成這副樣子,非常難過。母親流著眼淚說「太可憐了,太可憐了!」

司法局監獄管理局監獄是一個犯罪鏈條

操縱監獄獄警的背後真兇,是監獄管理局和司法局,它們是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邪惡體制。有獄警曾非常肯定的對法輪功學員家屬說過,監獄管理局給監獄下達了《加強監管改造法輪功學員的若干規定》。有上面撐著,監獄才敢無所顧忌使用各種卑鄙手段,迫害法輪功學員。

為了監督這個邪惡《規定》的貫徹實施,每三個月,監獄管理局來人到監獄了解每位法輪功學員的情況,半年司法局和監獄管理局要檢驗法輪功學員的思想,有沒有動搖?還堅持信念?不放棄修煉的,它們對法輪功學員都要定期考合。對於堅定的法輪功學員,安排「攻堅組」,參與的犯人必須表現積極,尤其判無期和死緩的,還有吸毒犯,殺人犯,所謂能使壞的,就是積極分子。包夾每週要倍訓,還要求包夾學習誹謗法輪大法的材料。

在監獄裏,想提拔升官的獄警,從小隊長到大隊長,尤其是管思想,是直接迫害法輪功的惡警,指使包夾,採取各種手段,讓家人參與迫害學員,真是無所不用其極。每位警察都參與,不過有些是不得已的。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