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新津洗腦班對法輪功學員的藥物迫害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九月二十八日】(編註﹕成都新津洗腦班名為「成都市法制教育中心」,位於新津縣花橋鎮蔡灣十八號,是一個為強迫法輪功學員放棄對「真、善、忍」的信仰而實施暴虐的肉體及精神折磨迫害的集中營。

根據突破重重信息封鎖收集的數據(不完全統計),自二零零三年至二零一三年以來,新津洗腦班非法拘禁法輪功學員至少達上千人次,其中多名被害人被虐待致死,有的被害人被折磨成痴呆,多名受害人身體器官衰竭,出現嚴重中毒症狀。洗腦班不法人員不僅在飲食中投不明藥物,而且將被害人強按捆綁住輸液,輸的是破壞中樞神經的各種藥物,其中有迷幻藥。已知至少七人被迫害致死,其中謝德清、劉生樂、李曉文、鄧淑芬四人是被毒殺,他們比較共同的特點是內臟受到嚴重損傷致死。)

有一天,一名法輪功修煉者來看我,看到我身體很不好,問我是怎麼回事?我告訴她:「我便血兩天了。」她問:「怎麼會這樣?」我就把我被迫害的經過講給她聽:

二零零二年,我被非法判刑七年,冤獄期滿回家後,不久又被當地610劫持到新津洗腦班迫害。在洗腦班吃飯時,覺得飯菜味道怪怪的,才進去第四天我就開始便血。我對包夾說:我和你換飯吃。她馬上說:「不不,都是一樣的,你吃你的,我吃我的。」後來我就不吃菜,把飯用自來水洗過再吃。不久我就出現頭昏,包夾就叫醫生來給我測血壓,血壓高達280。以前我從未有過高血壓,修煉後更是無病一身輕。包夾叫我吃高血壓的藥,我偷偷把藥丟了。

後來便血越來越嚴重,血壓越來越高,人軟綿綿的,渾身難受。頭昏沉沉的,洗腦班的人看我那樣了,怕承擔責任就叫我大兒子把我接回家。出去之前還叫我兒給她們簽字。我身體不舒服、頭昏。

回家不久,我又和同修去發弘揚中華文化的神韻光碟。被人構陷,又被610綁架到新津洗腦班,那時我還在便血,內臟火燒火燎的痛。

剛進洗腦班的門,洗腦班的一個頭頭驚詫的說,你怎麼又來了?我就聽她對一個六十歲左右的男子說;「前不久才死了一個,賠了30萬」。然後就把我弄到醫院去檢查身體(通常進洗腦班的人是不檢查身體的),我聽到醫生跟她們說我內臟已經糜爛了,那個頭頭看了我一眼,她們下面說話聲非常小了,說的甚麼我不知道。洗腦班不收我,還逼我寫保證後,才叫我大兒子把我接回家。

回家後,我的身體狀況越來越差,頭昏、反應遲鈍、一身軟綿綿的,心裏火燒火燎的,經常便血,便一次血有250克左右,兒子看到我的這種情況,就問我:「媽媽你怎麼了?」我不知他在說甚麼,就這樣呆呆的看著他,兒子看到我這種情況,非常擔心,就給他外婆打電話說:我媽媽現在就像傻的一樣,我和她說話,她就這樣呆呆的看著我,沒有反應,跟以前判若兩人。

媽媽來看我,就問我你怎麼啦?他們是不是給你打過針、吃過藥?我說沒有打過針,叫我吃高血壓藥我都把它丟了。飯都是用自來水洗過才吃。媽媽和兒子都很擔心,後來每個月的便血次數增多,便血量也比以前增多。610人員還經常打電話給我大兒子,詢問我的身體狀況。

有一天,610人員又打電話給大兒,問我的身體狀況怎麼樣,我兒子告訴他們:「我媽媽身體不舒服,在床上躺著。」他們就急切的說:要到家裏來看一下情況。來了後,看到我躺在床上,身體狀況非常不好就走了。

同修聽完我講的經歷後,就說:我地有一位同修和你的情況有些相同,身體疼痛難受的時候,叫喊聲都很恐怖,連衣服褲子都不穿,最後越來越嚴重,不長時間就死了。你一個月要便血兩三次。而且每次又便那麼多血。

這時我才回想起,在洗腦班吃的飯有怪味,原來是他們在飯裏下了毒,吃了以後腦子失去正常思維,反應遲鈍,我還誤認為自己是在消業。我每一次便血的時候都非常痛苦,頭昏、四肢無力、內臟裏面火燒火燎的,像吃了辣椒水一樣。

同修說:從現在開始只有大量學法、發正念,請師父加持。同修陪我大量學法、發正念、每天煉兩次功,身體才慢慢好轉,每個月便血的次數和便血量才逐漸減少。後來有兩次便出來的全是黑血塊塊和爛肉渣渣,最後兩次也是便了一點爛肉渣渣。身體就完全恢復正常了。

從我的經歷,可以看出新津洗腦班是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黑窩,它們的迫害手段之陰險毒辣,讓人防不勝防。

另外,請被新津洗腦班迫害過的同修,如有便血症狀,不要誤以為是消業。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