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合肥梅山飯店副總經理朱維英生前遭受的殘忍迫害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十月二十三日】(明慧網通訊員安徽報導)朱維英女士原是安徽合肥市梅山飯店副總經理,工作期間多次被評為安徽省先進勞動模範,堅持修煉「真善忍」法輪大法,遭冤獄八年,二零一七年六月三十日冤獄期滿時,身體已經被迫害得極差,目光呆滯,經常哭喊,有時神志不清,出獄後才半個月就含冤去世,終年六十五歲。

朱維英女士是合肥被迫害最嚴重的法輪功學員之一。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江澤民集團瘋狂迫害法輪功後,朱維英女士多次進京上訪,為法輪功說句公道話,因此多次被非法關押在看守所迫害,多次被關押洗腦班折磨。由於她抵制邪惡轉化,一九九九年底至二零零零年,被綁架到合肥市精神病醫院進行迫害。根據她生前本人述說,她遭受邪惡(醫生)大鋼針穿入雙側太陽穴,並多次遭到電擊;她還被捆綁在柱子上,邪惡(醫生)讓精神病人排著隊輪流用鞋底打她頭,往她臉上吐痰,吐在朱維英臉上的痰從頭上、臉上往下流;還被強行注射破壞中樞神經的藥物,一直把她迫害到大腦失去記憶、目光滯呆,不認識人、失去知覺、才放她回家。那種痛苦不是人能承受的了的,萬分痛苦……

酷刑演示:打毒針(繪畫)
酷刑演示:打毒針(繪畫)

當時朱維英遭邪惡迫害回家後,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整個人都痴呆了像傻子一樣,甚麼都不知道了。後來在師父的呵護下,她又走入了修煉大法,很快就恢復了健康,又走入到講清真相、救度眾生的大洪流中。

二零零二年五月,因她始終不放棄修煉大法,被合肥市公安局綁架,送入女教所非法勞教迫害二年延期三個月。她從勞教所出來後,多次遭到六一零人員、稻香樓派出所、居委會人員上門騷擾,要她轉化,不修煉大法。她始終堅定自己的信念和選擇。後被迫流離失所。

二零零五年過大年,在流離失所期間,朱維英回家探望女兒,可能是電話被監控,被蹲坑的人發現,來了二十幾個人抓捕她,她兒子出面護著母親,還摔倒了二個警察。後來警察恐嚇、威逼她兒子。最終朱維英被綁架到看守所,後被送往醫院檢查身體,在醫院檢查身體時,機智逃離出了醫院。從此又流離失所,有家不能回。

二零零八年北京奧運會期間,中共邪黨所謂「維穩」。六月二十一日深夜三點半鐘,合肥國保大隊、國安,抓捕了流離失所的朱維英,綁架到合肥市新宇賓館洗腦班進行殘酷的迫害。合肥市公安局長親自坐鎮指揮審問說:「我再叫你跑」。強制她坐了四天三夜的老虎凳酷刑,致使朱維英兩腿從腳一直腫到大腿根部,當把朱維英從老虎凳放下來時,她的兩腿根本無法動彈。就這樣惡警還不停地打她耳光,每天兩次野蠻灌食。

酷刑演示:老虎凳
酷刑演示:老虎凳

在洗腦班迫害十五天後,七月六日將朱維英送往安徽省女子勞教所繼續殘酷迫害。七月九日,朱維英被迫害成急性闌尾炎,當晚送往武警醫院強行手術。手術後傷口還未完全癒合,就又送往女子勞教所關入禁閉室,三天才把她放回宿舍(這期間她一直沒有進食)。在合肥女子勞教所,朱維英不配合惡警的任何要求,惡警慫恿犯人掐她,打她,全身都是青紫色。她高喊「法輪大法好」,被教唆的犯人用廁所裏女人用過的帶髒血的衛生巾往她的嘴裏塞,洗屁股的毛巾、臭襪子堵她的嘴,致使朱維英噁心的嘔吐,不能吃飯。在女勞教所被迫害了三十六天,惡黨不法人員們還不罷休,又將朱維英送往肥西縣看守所進行了四十一天的殘酷迫害。每天把她抬到醫院進行野蠻灌食,皮管從鼻腔插到胃裏,也不讓拔出。

酷刑演示:野蠻灌食(繪畫)
酷刑演示:野蠻灌食(繪畫)

朱維英女士在被殘忍迫害了九十六天後,終於走出了魔窟,再次流離失所。二零一一年六月,朱維英再一次被警察綁架,二零一一年十二月十三日,朱維英被中共法院秘密庭審、判刑,廬陽區公安分局、檢察院及法院在這個案件審理過程中不給其家人任何消息,秘密非法判刑八年,強行把朱維英送到安徽宿州女子監獄繼續轉化迫害。

中共酷刑示意圖:多根電棍電擊
中共酷刑示意圖:多根電棍電擊

在監獄裏,朱維英女士沒有放棄大法修煉,早上堅持煉功,被邪惡警察用電掍電擊,關禁閉,致雙目失明,頸椎被毒打致重傷。頭頸不能自己抬頭,頭不能後仰,身體不能坐下,沒人扶著就倒下,不能走路,生活不能自理,成了重殘廢人。並長期把不明毒藥碾成粉末拌在飯裏給朱維英吃。合肥公安局,檢察院不允許朱維英接受治療。在宿州女子監獄,為了轉化她,惡警流氓強行把朱維英衣服扒光一絲不掛一個多月,污辱她羞辱她。還給她錄像,放給她家人看。她在監獄裏遭受了非人的殘酷迫害。

二零一七年六月底,奄奄一息的朱維英刑滿出獄,回到家裏,中共邪惡還繼續監控,在她家蹲坑。由於受到邪惡的殘酷迫害,朱維英身體非常不好,行動不能自如,口齒不清,但還能認識人。用手伸出,嘴裏呼出「法輪大法好」。法輪功學員去探望她,還遭到中共一百一十抓捕,並被關押二十四小時。邪惡還揚言,誰來看朱維英就抓誰。不到半個月,二零一七年七月朱維英就含冤去世。

善惡有報是天理,朱維英受到的冤屈,一定會有真相大白的一天。對朱維英進行迫害的惡人,一定逃脫不了追責的那一天。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