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學員:修好自己救眾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一月二十五日】我是二零一三年才走入大法修煉的。修煉時間不長,法理理解的不深,有些法理雖明白,卻做不到,再加上我是上班族,每天時間限制的很死,沒有多少自由時間,修煉不是很精進,三件事做得不好,特別是講真相、救眾生方面做得很不好。下面我就將最近自身修煉、講真相救眾生方面的情況說一說吧。

抵制各種誘惑,修去安逸心

我是上班族,每天白天基本都在單位裏。不管有事無事都得在單位裏呆著。心想:我是修煉人,不是常人。師父要求修煉人必須做好三件事,我也得儘量去做。最起碼學法、煉功得保證。那怎麼辦?想辦法早晨必須參加晨煉,在單位裏找時間學法。

先說說晨煉。剛開始真不容易起來參加晨煉。頭一天晚上把鬧鐘調到早上三點五十分,可早上鬧鐘響了,可就覺得太睏了,最後還是沒戰勝睏魔,沒起來。到六點發正念,還是睏得要命,最後勉強起來發正念,中間還是困,正念發顯然也沒起多大作用。然後開始煉動功,靜功還得再找時間煉,五套功法不能一步到位。就這樣急急忙忙上班去了。

這樣怎麼能行?一定要修去這個安逸心,戰勝睏魔,按時起來參加晨煉。頭天晚上早點睡,把鬧鐘調到三點四十分。等早上鬧鐘響時我就在心裏背師父的法、經文《論語》、《正念正行》、《苦其心志》、《無存》,給自己增強正念。就這樣慢慢戰勝了睏魔,頭腦慢慢清醒了,也就能按時起來了,貪睡的安逸心就慢慢修去了。

再說說學法。早上煉完功、發完正念,洗刷、吃完飯就得去上班。晚上回到家,家裏還有一攤子事等著我做。學法只有在單位裏抽時間學。現在單位裏同事沒事做時,不是上網看電視劇,就是玩遊戲,要不然就是東家長西家短,誰家有錢,誰家有多少套房子呀等等的閒扯。這樣的環境不學法只能隨波逐流。必須找個清靜的地方抵制這些誘惑,用法來淨化自己的心靈。

現在上班,只要單位沒事,我就單獨到一個地方呆著學法。時間長了他們也習慣我這樣了。開始他們不知道我單獨在那裏做甚麼,我也不想讓他們知道,進屋就把門鎖著,後來我覺著應該與他們講真相了,就試著以第三人稱與他們講。後來他們猜到我煉法輪功,也都心照不宣默認了。所以現在只要單位沒事,我就單獨到一個地方學法。我學法基本都在單位裏學。我覺得信師信法有師父保護很安全。

主動承認錯在我 老同事得救度

俗話說,有人的地方就有矛盾。人多的地方矛盾更多。我們單位也不例外。單位裏,同事之間為了名、利,為工作做得多與少而爭啊、鬥啊是常有的事。修煉之前,我也在其中。修煉後通過學法明白了一些法理,也就慢慢看淡了這些東西,心性也慢慢提高上來了。但有時也有守不住心性的時候,人心執著一上來就忘記自己是修煉人。

我們單位有個比我年齡大的同事,他職稱沒有我職稱高(是因為他文憑不夠,沒有資格評)他的工資也就沒有我的高。但他工作年限長,經歷多,也有能力。

一次領導特地安排他負責某項工作,他不高興做,說:「我工作那麼長時間竟然沒有她(指我)工資高!」很不服氣。他不幹,要叫我幹。我當時沒守住心性就和他吵了起來。在執著心帶動下完全忘了自己是個修煉人。大法弟子都知道,修煉人與常人發生矛盾錯在修煉人。

學法後我知道了,發生這事是有我要去的心。於是,我向內找,找到了好多人心和執著。發正念請師父加持,徹底解體、鏟除它們。過後,我主動找這位老同事道歉請他原諒。因我是當著很多人的面對他喊的,使他很沒面子,我向他道歉,他還在生氣,不肯原諒我。他說:「你修煉法輪功做好人,你是好人嗎!?」我態度平和的對他說:「我在這個人心複雜的社會裏生活這麼多年,避免不了形成好多不好的人心觀念,我也不可能一下都修掉。是我沒修好,對不起,請你多包涵。」我再次向他道歉。

在這之後,我都儘量按照修煉人的標準對待他。我們單位同事上下班多數都是騎電瓶車。因為上班路遠,電瓶車騎到單位後需要在單位充電才能開回家。這位老同事家離單位更遠,他中午一般都不回家,在單位裏吃飯。他早上來把電瓶車充上電就不管了。有時一充就是一整天。我想:電瓶老是這樣充電,時間不長電瓶就會壞掉。我看到他的電瓶點充足了就順手替他拔下來。其他人看到也不管。第一次幫他拔掉時他不知道是我做的,我也沒說。到下次下班要回家時他發現了,就大聲喊:「是誰做的好事,幫我把電給拔了?」後來,可能有人告訴他是我做的,他很感動。

自那以後,我們之間的隔閡就沒有了。我給他講真相,告訴他「三退」保平安,誠心敬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能保全家平安健康。以前他可不聽我講,我一講他就走,現在他也認同法輪功,告訴我每天晚上散步時至少念十分鐘「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只是「三退」,他沒有明確對我表態。

我考慮到他是受邪黨毒害,有怕心,沒敢在我面前表態。於是告訴他:「晚上散步時走到沒有人的地方,對著老天聲明你要把你的黨、團、隊都退了。」我知道他聽進去了。

執著心重 救人不徹底

去年十一月中旬,單位領導將我抽到別的單位幫忙。

師父說過:「實質上大法弟子最大的責任就是救度眾生,這也是證實法的真實體現。」[1] 我知道抽我去幫忙表面上看是單位抽我去的,可實質上是師父安排的。

去幫忙幹工作是一方面,但不是主要的,講真相救眾生才是最主要的。師父看我每天被限制在單位裏,沒有自由時間,講清真相救眾生沒有做好,我也以此為藉口不去做了。可正法時間已到最後的最後了,我得法那麼晚,還這麼不精進,師父為我急、為我操心。師父慈悲為我安排了這樣的路,既能盡可能的去向眾生講清真相,又不用每天花那麼多時間跑那麼遠的路上班(這個單位離我家比較近,原來單位離家很遠)在此謝謝師父!

我幫忙做的工作共有六個人,都是來自不同單位,每個人都包七、八個村。工作是分階段的,是有時間限制的。雖然我修的不算精進,三件事做的不認真,還有好多人心執著沒修去,但我沒有忘記我是一個修煉人,是有責任在身的。在工作的過程中我都盡可能的與能接觸到的有緣人講真相。

剛開始時工作不忙,只來了我和另外一個人,我就藉機以第三人稱跟他講真相,講法輪功基本真相、講「天安門自焚」真相、講「藏字石」、講中共用殘酷手段迫害法輪功學員以及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講法輪功已洪傳世界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講「三退」(退出中共黨、團、隊)保平安。他很認同法輪功也相信「天安門自焚」是中共邪黨造假,也知道中共邪黨的殘忍,也相信江澤民流氓集團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之事是真的。他明白了真相,但遺憾的是當時自己有顧慮心,沒告訴他我自己就是煉法輪功的,只是以第三人稱的口氣向他講真相,結果他沒明確要「三退」,我也沒進一步去講真相和勸他「三退」。

一天,快要下班了,辦公室來了倆個年輕人。他們說他們是推銷產品的(清洗抽油煙機和清洗皮具等用的產品)。正說話間,他們就開始給我清洗包。我的包被他們清洗得油黑發亮。我問他們買我要的幾樣需要多少錢?他們說需要一百六十元。我說我今天帶的錢不夠不能買。當時身上的錢確實不夠,加上我也不太相信,不想買。因為現在假的東西太多,真假難分,他們卻說:「錢不夠沒關係,東西你先拿家去用,錢下次我們再來拿。」我說你們放心嗎?你們不怕找不到我嗎?他們仍然說:「沒關係,你只管拿去用,我們放心。」

我聽他們這麼說,心想:他們對我這麼信任,我也不應該不相信他們。於是我對他們說:「行,我買了,你們下次來拿錢。」中午回到家,我把買的產品都試了一下覺得還行。心想:他們能找到我,咱們就有緣,下次他們來拿錢時我一定要給他們講真相救他們。

心裏雖這樣想了,可還是有顧慮,能不能講呢?應不應該講呢?這裏是政府部門,我是第一次來這裏幫忙,對這裏的情況都不太了解,他們又是外地來推銷產品的……思來想去,轉念又一想:我是助師正法的大法弟子,我有助師正法的責任的,向眾生講清真相就是我的責任,我必須得去做。況且我有師父保護我怕甚麼?至於結果如何我不去考慮,我只管去做。

等到他們來拿錢時,辦公室裏有其他人,我就拿著錢包把他們帶到外面很遠的地方給他們講法輪功基本真相、講「藏字石」、講中共用殘酷手段迫害法輪功學員以及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講法輪功已洪傳世界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講「三退」保平安。因當時天很冷,又刮大風,他們穿著單衣服,又因他們是外地人語言不通,我得用普通話與他們講,我普通話又講的不是很好,也不知道他們有沒有聽明白。這時看見他們眼睛直盯著我手裏的錢包,我就把錢給了他們。他們接到錢直喊冷,要回去,我要幫他們「三退」,其中一人沒答應,另一個人答應了,但沒來得及取名字他們就走了,沒能徹底救了他們。

這兩次講真相是我當時的修煉狀態的反應:還有怕心和擔心他們不願聽真相等人心,我的執著障礙了他們得救。但值得欣慰的是至少讓他們聽到了法輪功真相以及三退保平安的事,為他們以後得救打下基礎,我也突破了種種顧慮又向前邁出一步。

他真正得救了

當今這個社會,人人向錢看,人的道德水準在一日千里的往下滑,在這個大染缸裏救人很難,要想一次就把人救了更難。有的人得多次跟他講才能徹底救了他。

今年年後,我到市場上找人加工栗子。在一個店鋪前,有人正在炒栗子。我走過去問加不加工栗子?她說加工。我拿出栗子,她稱完重量,叫我拿到店裏讓她丈夫割口子。我來到店裏,看見她丈夫一個人在,當時我想:我得給他講真相救他。我看他一邊幹活,一邊看手機,我就站在旁邊和他閒聊。我說:「現在人們生活水平提高了,可人心變壞了,整個社會在向不好的方向發展。現在當官的貪污腐敗吃喝嫖賭,從中央到地方大官大貪、小官小貪,社會上坑、蒙、拐、騙,黑社會地痞流氓當道,特別是鄧小平、江澤民在台上時更是把這個國家禍害得沒樣了。鄧小平的白貓黑貓逮著老鼠就是好貓的觀點……八九「六四」天安門大屠殺,殺死那麼多無辜學生……現在江澤民流氓集團又迫害死那麼多修煉真、善、忍一群好人,甚至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高價出售牟取暴利。」

說到這,他開腔了,他說:「在很多年前我聽朋友講過法輪功,我朋友和他媽媽是煉法輪功的,而且我還看過《轉法輪》這本書。」過一會他又說:「一次我朋友有病,他媽媽就不讓病人上醫院,說大法師父能救他,最後病人病得很嚴重,他家人強烈堅持上醫院,最後送到醫院撿回一條命。」(大概是這個意思)我解釋說:「法輪功是教人按真、善、忍原則做好人,教人修心向善,提升道德修養,祛病健身有奇效。好多煉法輪功的人,開始是有病的而且是很嚴重的病,有的甚至醫院都判了死刑的,最後煉法輪功煉好的大有人在。前提是他得把他自己當作一個真正的修煉人,得按照修煉人的標準要求自己。首先他得做一個好人、更好的人,不斷提升自己,祛病健身才能有效果。你嘴上說修煉法輪功,可心裏一點也不改變,還和以前一樣,那就沒有效果,當然病也不會好。」我接著說:「在這之前,我有親戚是修煉法輪功的,她給我講過有關法輪功情況,我也不相信,給我真相資料我也不看。後來,我身體有病了去醫院看,醫生說吃藥只能維持不發展,但不能除根。之後,我又採用好多辦法,也沒有用。再後來,因為種種原因我開始修煉法輪功。修煉一段時間後,不知不覺中,我全身的病都好了,真是無病一身輕!」

此人雖然聽人講過法輪功真相,也看過《轉法輪》這本書,但我聽得出他對法輪功仍然存有偏見。聽我這麼一說,他似乎有所改變。他說:「最近一段時間,有人通過QQ與我聊天談有關法輪功的事,也勸我『三退』。」顯然他還沒有退。我又把為何要「三退」以及如何「三退」和他講了一遍,並讓他誠念「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保全家平安健康。當時用人心想問題,沒有讓他表態,還是沒有徹底救了他。

後來有事經過那兒,我腦中又閃出一念:我得再進去給他講講,這次一定得把他救了!

我進去和他打招呼,我說:「你好,你還認不認識我?」他就喊:「你上次來過,你是煉法輪功的。」我說:「你還認識我呀!」我心裏對著他發正念,請師父加持徹底鏟除和解體他背後阻礙他得救的一切黑手爛鬼、共產邪靈。接著我把有關法輪功的真相又與他講了一遍,最後幫他取化名退出團、隊。我讓他記住: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他說:「記住了。」

其實,這一切的一切都是師父鋪墊好的,我們只是付出點行動去把它做了而已。就是這樣,我們也不一定能把它做好,有時還做得很差。離開師父、離開大法我們甚麼也做不了。

正法已到最後的最後了,聽師父的話努力做好師父要求的三件事,自己也這樣要求自己。可有時一到關鍵時刻又會被各種人心執著帶動著,說的、做的根本就不像一個修煉人了,甚至連一個常人都不如,過後自己也後悔。自己在心裏對自己說:「在末劫時期,在這個亂世中,創世主用宇宙大法來救度我們,這是開天闢地沒有過的,是多大的榮耀啊!我們還不知道珍惜,這是多大的罪過呀!」

現在這時間是師父用巨大承受延續來的,目地是讓大法弟子在修好自己的同時,救度更多的眾生,圓滿自己。我們真應該利用好這段時間走好、走正自己的路,做好三件事,隨師返家園。

如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請慈悲指正。

謝謝師父!合十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五年舊金山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