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出真善 讓眾生明真相得救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一月十八日】我是遼寧省某縣鄉村大法弟子,我家住在兩個鄉鎮交界處。二零零六年五月,我喜得法輪大法,我按照師父的要求學好法,大量發放明慧網的真相材料,按照真善忍標準做一個最好的人。

一、做好人 為村民鋪路

二零零八年,我們山後村的路面被沖壞了,來往車輛通過很困難。我想:我是大法弟子,應該做個好人、做好事。我趕著自己的馬車開始拉沙子墊路,大約有四百米路面被損壞,有的被衝的剩半截路面,需要墊的很厚。我拉了十天沙子,墊平了路面,大車小車暢通無阻。以後多年,我都義務幫助村裏做了很多方便村民的好事。

村幹部都知道是因為我修煉法輪大法心性提高後而為,二零一五年過年,鎮書記(就是去派出所接我回家的那個書記)和鎮長、鎮裏民政部門的,還有村裏頭頭,帶著東西和現金來家看我,鎮書記說:你老爺子這幾年為我們鎮的人民做了很大貢獻,所以我們來看看你,要過年了,拿點東西看看你,表示一下這個意思吧,你老人家別嫌少,我們走了,再見。

二、讓警察明真相 解體迫害

我知道自己能榮幸的成為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是有使命和責任的,作為師父的弟子,必須聽師父的話,多救人。我主要是到鎮上和各村的集市上大量發真相材料、發《九評共產黨》、發護身符、台曆等等,貼真相不乾膠,十多年來從不間斷。

我家居住在兩個鎮的交界處,鎮裏、村裏的集市,我都去發真相材料,周圍有很多村我都去發真相。神奇事很多。我想:我是師父的弟子,我有師父、有大法,我的每個細胞都是有能量的、有功的,師父給予我們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清除邪惡的神通法力,該用的時候,我們就應該把他運用好。

從我出去講真相、勸三退至今,我遇到三次被綁架到派出所的事,每次我都是抱著救警察的心態,給警察講真相,在師父的保護下,每次我都平安回家了。參與迫害的警察也都聽明白了真相,為自己和家人做了好的選擇。

第一次,二零一六年九月的一天下午四點,我從地裏幹完活回家,剛想休息一下,這時村書記、村長開著車來我家說派出所要找我,是因為我控告迫害法輪功的元凶江澤民,警察讓當地派出所知道了。他問我你是自己去呢,還是讓他們帶你去?我說,那就自己去吧。於是,我坐上村裏的轎車去了派出所。

在派出所,一警察開始記筆錄,一警察問我,你寫了控告江澤民的控告信了嗎?我說是。你為甚麼要控告?不知道政府不允許嗎?我說:江澤民迫害法輪功是不合法的,法輪功是佛家上乘修煉大法,對社會有百利而無一害的高德大法,通過學法煉功強身健體、道德昇華,修煉人按照真、善、忍標準做好人、做世界上最好的人。

然後,我就講起了大法洪傳全世界;講我在大法中修煉受益的一些事例,我告訴警察:十多年前,我有腰椎間盤突出病,花了不少錢醫治,都沒見好轉,嚴重時不能走路,帶著凳子一步一步往前挪動,生活不能自理,病折磨的我苦不堪言。修煉後,不知不覺的這個病就好了,從此沒吃過一粒藥,也遠離了醫院,這麼好的功法能不煉嗎!是江澤民這個禍國殃民的、出賣國土腐敗治國的壞東西迫害法輪大法,江澤民盡幹壞事、罪惡滔天,天理不容啊!我們能不告它嗎?

派出所警察把我說的話做了記錄,讓我按了手印。我跟警察講:你們看到了高官落馬的下場了嗎?如:周永康、薄熙來、李東生、徐才厚等等,你們如果繼續參與迫害就和他們一樣的下場。我一邊講一邊求師父救我。在師父的保護下,我村書記找來了鄰村的書記一起來到派出所的辦公室,對警察說:今天就到此為止吧,別往下問了,讓老爺子回家吧。就這樣,我又坐著我們村裏的轎車回家了。

第二次,在某村的大集市上,我去發真相材料被一個不明真相的年輕人誣告了,這個人說:你還有沒有真相(期刊),給我一本,我正好有一本,就給了他,這時,我要走,他不讓我走,他說:別忙啊,在集市上再溜達一會吧,忙著回家幹啥呀?我一聽,他不懷好意,我開著車就走了,躲開了警車的追蹤,有人告訴我說警車沒追上你,我平安回家了。

三天後,我去鎮上集市上發真相材料,我剛發完一包,回到車上取第二包時,警察已經在我的車旁邊等著了,一個警察說:跟我們去派出所吧。警察把我弄到他們車上。

到了派出所,他們不給我車鑰匙,不讓我開車,還要去我家,一路上,我給警察講了很多真相,我對他們說:法輪功學員都是好人,你們為甚麼不去抓壞人,你們執行江澤民的命令迫害好人,以後會被清算的,那就和周永康等人一樣的下場。一個警察問:那我們應該怎麼辦呢?我說:你們必須善待大法弟子,別抓好人,對上級的指令別太認真了。他們不做聲,默默的聽著。

到了我家,找到幾本真相冊子和光盤。看到《轉法輪》要拿,我說:你放下這本書,你們不能拿、不許你拿,給我放下。我求師父保護,結果他們就沒拿,從我家回到派出所,當時誣陷我的那個年輕人也在場,我告訴他那樣做是錯的,他沒面子了,抬不起頭,也不敢看我。一個警察說:算了,放過他吧。這時一警察可能是頭頭對我說:你可以回家了。他還很客氣與我握手,並說:再見,路上開慢點,我就開著車回家了。

第三次是我在一個村的集市上發真相資料,發的很順利,也沒看到有甚麼事,發完後我就回家了。下午三點多,我正在家裏拉二胡,這時進來三個警察,我讓他們坐下。一個警察說:我們今天來看看你,咱們認識一下,又說你是信法輪功的吧,信多少年了?我告訴他們二零零六年開始的,他們又說:你信法輪功,覺的有甚麼好處嗎?我說:法輪大法是佛家上乘修煉大法,強身健體有奇效、能使人的道德變的高尚,修煉者都是好人,對社會有百利而無一害。

接著我就講真相,他們都認真聽著,我不住的講,時間長了,他們想走又不好意思走,我越講越來勁。這時一個警察說:我們進屋時,你正在拉二胡,拉的還挺好聽的,我們想聽聽,再給我們拉幾首聽聽可以嗎?我說行,於是我就給他們拉,他們說,你老還有這一手,真是多才多藝的人呢!我說拉的不好,讓你們見笑了。他們都說:哪裏,拉的蠻好的嘛!一個警察說:時間不早了,我們該走了,我把他們送出大門外,他們與我握握手說再見,還說你有甚麼事找我們吧。

三、大法神奇 遇難逢凶化吉

修煉法輪大法以後,我親身經歷了很多化險為夷和神奇的事,增強了我的信心。二零零七年四月,我幫助二小舅子磨米,用的是騾子駕轅的車,剛到磨米房附近,突然這個騾子見到一個馬車,急速的奔向馬車,我坐在車板上,還沒來得及抬腿,就撞上馬車了,我的腿被夾在兩車之間,有人幫助才把腿拽出來,肉皮都沒破,要不是師父保護,我的腿就撞壞了。

還有一次大冬天大雪很厚,我給親屬拉柴禾,有十多里路,道路坡坡坎坎的,有很多陡坡。當時我趕著毛驢車裝完柴禾往回走,在一個陡坡上毛驢滑到了,車翻在路邊的深溝裏,整個車和柴禾都壓在了我的身上,壓的我太難受了,起不來,親屬拽出三十多捆柴禾後露出了我的身子,他把我拽出來了一看,哪也沒壞,回去卸完柴禾,甚麼事都沒有,師父又一次保護了我。

二零一五年春天,在耕地之前,我家地旁邊有一塊小荒地,蒿草茂密,我想用火燒蒿草,就打了一段一道火道,以免火蔓延到別處,誰知當燒蒿草時,來了一陣小風,把火星吹過去了,火道也沒擋住,著火了,那邊還有柴禾垛,再下邊是榛子園,我盡力撲打火也打不過來,如果榛子園著火了,要坐牢的。正急中,我想起了求師父,「師父快救我吧,著火了,出大事了。」我求師父這一念一出,過了五分鐘,那火就自消自滅了,當時我雙手合十,感恩師父的大恩大德。

有一次,我去風景區貼真相不乾膠,當我貼到景區的一個高大門樓時,從門後出來一個人,一看我貼的是真相,就想打電話誣陷我,這時我已經離開他很遠了,在一個大石頭後面,我發正念讓他的手機不好使,我看到他拿出電話就撥號,可是他嘴裏說著:怎麼回事呢?怎麼就不好使了呢?打不通。他把手機往兜裏使勁一揣,就走了,我平安的回到家中。

二零一七年十月的一天夜裏,我妻子突然得了腦血栓,我想如果妻子病不好,家裏的活都得我幹,我就沒有時間出去救人了,這地方就我一個大法弟子,我的責任重大呀,那麼多村子的人就看不到真相材料了,也沒人講真相了,還得讓其它村的大法弟子來做路途很遠、很不方便。我求師父讓妻子的病快點好吧,我好出去救人,在師父的保護下,妻子住院十來天,就出院了,自己能走路了,好的很快。我又可以出去救人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