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良的人們在覺醒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一月二十四日】二零零九年四月份我被非法抓捕,後被判刑五年,這是我第二次被非法抓捕。第一次被勞教三年。

在勞教所受到來自身體、精神、經濟等各個方面的迫害。二零一三年勞教制度土崩瓦解。雖然中共邪惡的迫害政策依然沒有改變,但是世人已經在逐漸覺醒,在各自力所能及的條件下幫助和保護大法弟子。以下是我自己親身的經歷。

我在看守所裏每天都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並給看守所的警察和與我關押在一起的在押人員講真相,講大法的美好。因此,我喊大法好沒人制止我,大家都用默許的態度來表示支持。我不穿看守所的所服,將「法輪大法好」用筆寫在我自家送來的衣服上,看到的人都沒有說過甚麼。我也就每天穿著寫有「法輪大法好」的衣服,證實大法。

一次,我用號房裏點過的蚊香灰在牆上寫了大大的「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我怕影響到當班的警察,就提前告訴他我要在牆上寫這九個字,沒想到他沒說不能寫,也沒說能寫,沒說話。我寫時同一號房的在押人員也沒有誰提出異議。雖然香灰的顏色隨著時間會淡去,但「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卻深深印在了每一個看到的人心上。

看守所裏會讓在押人員幹活,如揀豌豆等,並要將豌豆按照優劣分出來。每個人的勞動量按照人頭分,我說:「我修煉法輪大法,沒有罪,我不幹這活。」我所在的號房也就沒有給我分勞動任務。但是我每次都樂意去幫助其他人把豌豆揀好。我是要告訴大家:「我不是偷懶不願幹活,我只是不承認對我的非法關押和扣上的罪名。」

在押人員多拿多佔別人的錢物的事經常發生,警察根本不管,可他們卻專門規定:與我關押在一起的人不得佔用我的任何錢物。

在我被非法開庭的前期,不僅我所在的號房,連同其它號房的在押人員都積極將自己號房內的法律書籍傳遞給我,讓我做好充份的準備為自己做無罪辯護。就在要對我非法開庭前,看守所所長對我說:「要是你只因為寫了一封給家鄉父老鄉親的真相信就被判刑,那連我都認為共產黨是邪教了。」

十一個月後我被送到監獄。我也一直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拒絕穿監獄的囚服。於是獄警就把我送到隔離室。又因為我煉功,給我用手銬、腳鐐吊著。一段時間後,他們又讓我和擔任監獄的監督崗的犯人同住一間,我對他們(包括我的包夾)說:「我要煉功,每天兩次,每次兩個小時!」他們就輪番白天、黑夜的給我站崗放哨,讓我煉功。我發正念、學法的時候,他們也為我站崗。其他的犯人主動將之前被關押的同修留下的經文轉到我的手上,使我能在邪惡的環境下既能保證煉功,也能學法。

因為我堅持煉功,被長期用手銬、腳鐐吊著,漸漸身體出現了一些症狀:重度貧血、胃底堵塞、低級反流性食管炎、百分之七十五的食管長有息肉。為了揭露迫害、也為了制止迫害,我要求獄警帶我到醫院體檢。監區的獄警雖迫於上面的壓力,不得不對我這樣管制,但卻積極主動為我申請做體檢,並申請到獄外的醫院檢查,請最好的主任醫生來給我檢查身體,在我腳抽筋的時候還幫我按摩。監獄醫院考慮到我的身體狀況,為我爭取到在監獄每天有一個糖水雞蛋,監區也自掏腰包為我買藕粉吃。為了讓我不再被手銬、腳鐐長期吊著,獄警申請讓我參加勞動,打掃衛生,做些手工,修補監室牆面等等輕活。在找我去談話時從未讓我坐過小凳。

這些都是同修們這麼多年堅持講真相以及世人明白真相後的改變,當然,我也從來沒有停止過向眾生講真相,在任何地方我都要傳播法輪大法的美好。

我被關在監獄的時候,我家當地610主任還來看望過我兩次,每次送幾百塊錢給我作生活費,還主動給我換駕駛證,我也利用這個時機給他們講真相。在我回家後,這個主任又來過兩次,也是給我送一點錢,雖然沒有能徹底解決我的生活問題,但是在我之後的打工中卻多次幫助了我。在我剛被抓的時候我母親經常跑到「610」去要我,叫他們放人,每一次他們都用車將我母親送回我家的村口。

我們村每年都給民兵發錢,按理在監獄的人就沒有份了,可是只要發錢,村裏都給我發一份,打電話讓我母親去領,一次也沒少過。

在這麼多年的迫害中,師父的保護使我一路走到今天,還有這些細微的來自明白真相人們的支持,雖然很小,但是不積小流,無以成江海,正是這看似平凡、看似渺小的一個個善舉,也給了我莫大的支持與鼓勵,甚至一次次讓我流淚,我相信,會有越來越多的明真相的人們伸出援手,越來越多的中國人覺醒。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