斷了的膝蓋骨長好了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九月二十六日】我跟隨偉大的師父風雨兼程走過了二十年的修煉路,在這期間,有在法中心性昇華的喜悅,有闖過病業關的理悟,每走一步都有師父的慈悲呵護,點悟叮嚀。下面講兩件事。

一、脈管炎好了

一年前,我的左小腿血管變的紅腫發硬,並不斷上移,左腳大拇指也變的不通血了,指甲在往下退,在常人看來很可怕,就是脈管炎的症狀(修煉前我見過脈管炎患者)。

我沒有怕,因為我心裏有法,「有師在,有法在,怕甚麼?」[1]指甲邊退邊長出了新的指甲,可不久新長出的指甲也掉了,腳趾的肌肉像壞死了一樣不過血了,我還是沒動心,一點也沒認為是病,也沒和家人同修說過,就堅信師父堅信大法,好事壞事都是好事,師父能將計就計把壞事變成好事,甚麼也動搖不了我對師父的堅信。在這期間發正念解體對我經濟和肉體的迫害,解體企圖利用病業假相給大法抹黑的一切邪惡生命與因素,就做大法弟子該做的事,該工作還工作(我的工作站立的時候多)。

緊接著又第三次長出指甲,正常了,不掉了。腳趾頭血液循環也好了,小腿上血管紅腫也消退了,完全恢復正常,否定破除了舊勢力的迫害。在師父的加持下闖過了這一關。

二、斷了的膝蓋骨長好了

一天中午我去買玉米麵,在回家上樓時,剛走到第三個台階(這樓台階我已走過八年),就像有一股強大的外力撞擊了我一下,我就結結實實的摔在台階上,膝蓋骨正好磕在水泥台階的稜上,當時真是疼痛難忍,半天沒能站起來,玉米麵也撒了。這時正念一閃,我是誰呀?我是大法弟子,我有師父管!起來啥事都沒有,我站起來順手拿起台階邊上的掃帚,把地上的玉米麵掃乾淨,忍著劇痛,艱難的上樓走回家剛好十二點。

先生問我怎麼了,他可能看到我身上有不少玉米麵吧。我說沒事,到點了我得發正念了,他也沒多問,說完我就單盤發正念(因當時腿痛不能雙盤)。發完正念,我用手隔著褲子摸了摸膝蓋骨,發現膝蓋骨好像斷開,中間有一道深溝,滲出的血把褲子和傷口粘在一起,我沒敢看傷口(不想動搖了我的正念),當時思想中出現各種不好的念頭:甚麼半月板傷啦,甚麼要得滑膜炎啊,師父說:「好壞出自一念」[2],否定它,不承認舊勢力的一切安排,跟我無關。

因晚上我還要到過病業關的同修家裏學法,這種狀態,去還是不去?褲子磨擦傷口疼,我就換了一條裙子,可出門一瘸一拐的走,這怎麼行?我就求師父:師父啊,我要正常走路,甚麼事都沒有,此念一出,馬上就能正常走路了。

到同修家單盤學法時,同修看見了說怎麼摔成這樣?很擔心。我輕鬆的說:沒有事,就摔了一下。學完法下樓回家時還聽到骨折的地方「咯吱咯吱」響,斷骨的磨擦聲,同修問:你走的慢是腿疼吧?我說:沒事。

就這樣一直保持心不動,這不是僅僅在嘴上這麼說,真的是心不動的。幾天後就痊癒了,到現在一點受傷的感覺都沒有,這其中要沒有師父的加持、看護、承受,我是不可能過去這一關的,在此叩拜師尊。

古人說栽跟頭悟道,我為甚麼栽這麼大的跟頭呢?我找出了多年沒去掉的人心,師父也借家人的嘴點悟我,向內找,修心,說我二十年前有的心,二十年後還有,你這是修嗎?聽了這話我很震驚,是呀,這是修煉人嗎?師父說:「被干擾,你不能老是覺的誰干擾了我要消滅它、誰干擾了都不行。(眾笑)可是你為甚麼不想一想,為甚麼干擾你?為甚麼能夠干擾的了你?是不是自己有甚麼執著?放不下的?為甚麼就不看看自己呢?真正原因是在自己這兒,它才能鑽了空子!」[3]

修煉是嚴肅的啊,可我卻當兒戲,在大法修煉中混事,沒按師父的要求「事事對照 做到是修」[4],放縱自己各種執著心,求回報的各種利益心,嚴重時當朋友來我家時,我得看看他手裏拿甚麼東西了給我,要沒拿甚麼就感到很失落。表裏不一的心,把事情誇大其詞的說(不真,黨文化)、好顯示的心,自己家裏沒有甚麼好顯示的,就去顯示別人家裏的事,如親戚朋友家的孩子怎麼有出息呀,長的多麼漂亮啊!愛美,誘惑別人的色心,在鏡子前左右照。追求完美,求名的虛榮心。家人做事要不符合我意,就指責埋怨、爭鬥、執著自我,自以為是,還有嫉妒心、歡喜心、不修口、怕心、自心生魔等等。

一定要修去這些不好的人心,多救眾生,兌現誓約,不負師尊苦度,不負眾生所望。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悉尼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3]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三》〈大紐約地區法會講法〉
[4]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實修〉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