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幫我闖過生死魔難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九月二十二日】我是一九九七年得法的老弟子,在今年三月的那場魔難中,如果沒有師父的慈悲救度,我絕對走不過來。

今年三月五日下午吃過午飯,突然心口痛。開始我還沒在意,心想一會兒就好了,哪知越來越痛,接著噁心想吐,吐得很厲害。痛一停止,吐也停了。後來一會兒在心口痛,一會兒在肝區,一會兒在小腹,一會兒在左腹,有時放射到背上,腰上脹痛。

一連九天不能吃不能喝,只要吃甚麼就會吐甚麼,把胃裏的東西吐完後又吃不了甚麼東西,再後來就是吐白沫,甚麼食物都吃不進。就是疼,一痛就是近一小時,痛一陣人就睡過去。慶幸的是,醒來後頭腦很清醒。

我明白我身處大難之中了,我一定得堅定,絕對的信師信法才行!於是,只要一醒來就聽師父的講法,全身心投入背《洪吟》中堅定正念的法。能煉哪套功就煉哪套功;吃不了東西,就強迫自己吃,吃了吐,吐了吃,能吃下一點是一點。心裏沒有怕死,只是怕給大法抹黑,給師父抹黑。

在這期間餓的難受時,我也想過,可能是要去我的餓了不行的心,同時也悟偏過,是不是我該辟穀,但是馬上就想師父沒有講修大法辟穀。我就堅定意念,吃飯,一會兒吃一點,多次吃,慢慢一天能吃一小半碗。 同時心裏不停的求師父救我,我不能死,我的歷史使命還沒有完成,我還要救人。

在這魔難中,我不停的向內找。首先明確,我修了二十年了,不可能得常人的病。我是李洪志師父的弟子,一切聽從李洪志師父的安排,絕不承認舊勢力及舊勢力的安排。我修煉中即使有漏,我會在大法修煉中歸正,誰也不配來干擾,考驗。

魔難期間,我兒子一家,我妹妹一家帶人來要強行將我送醫院,說可以不住院,不吃藥,但必須檢查,弄清病因病情他們才放心。我堅決不配合,僵持了一下午,他們妥協了,但很生氣,認為我不理智,拿生命在開玩笑。

魔難中的一天,我實在是難受極了,我望著天空說,師父,您不是給弟子安排的都是弟子能承受的嗎?我為何承受不了了?弟子錯在哪兒了?請您點化我,我願意改。突然一股力量從丹田衝向頭,又進入頸椎,順著頸椎而下消失,全身疼痛和難受瞬間消失。

我以為從此好了,哪知第二天上午十點左右,疼痛嘔吐又出現了,但已變輕了,能承受了。我明白了,一定是昨天請求師父把難給我減輕了,剩下的還得自己過。我想我把該消的消了,不負師父為我承受的,一定過好這一關,讓世人看到大法的超常與神奇。

歷經兩個半月,這場魔難才結束,來勢兇猛,表現嚇人。我丈夫是中醫大夫,他從我身上見證了大法的神奇,他對來我家看望我的常人說:按常規七天不吃不喝,人就會發生內臟衰竭死亡。而修煉法輪功的她就靠信師信法學法煉功,九天不吃不喝,還頭腦清醒,還能像正常人樣的活著,確實不可思議。

現在看我一切正常,我兒子、妹妹他們不得不承認法輪大法的超常,願意相信法輪大法好,大法師父好,也願意「三退」(退黨,團,隊)保平安了。

我能過此大難,全仰仗師尊的保護和承受,弟子一定珍惜師尊給弟子的再生生命,精進實修,做好三件事,讓更多的人明白真相得救!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