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修煉人的思維中除去迫害的陰影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九月十六日】一個身處中國大陸的修煉人,長期處於邪黨的高壓迫害氛圍之下,要從根本上擺脫舊勢力蓄意強加的「迫害陰影」確實不易。從目前我們整體實修的狀況來看,還有許多同修陷在舊勢力設置的「迫害」觀念中跳不出來,有些是在無奈中承受著迫害;有些是在承認迫害中反迫害;還有的甚至是在無意中助長著迫害。基於以上幾種從迫害引起的非正常修煉狀態,在此想把自己悟到的跟同修一起切磋。

最近讀了明慧網發表的《轉變觀念 正念制止迫害》,文中談到:「有一次犯人迫害我時,用熱水燙我,一瓶熱水從脖子倒進去,我當時是被犯人打倒在地上,熱水倒在身上時疼的我一下子坐了起來,但我立刻想到:「清除熱水燙就會疼的觀念」。這一念一出就感覺不到疼了。過後,我的脖子到前胸處被燙的黑黑的還起了水泡,後脖子的水泡連著皮被一犯人在迫害我時都給搓了下來,不停的淌著膿水,衣服的後領上沾滿了膿水,就是這樣,我卻一點不適的感覺都沒有。」讀到此處,心裏真的是五味俱全,即感歎同修承受魔難時的慘烈,同時也為同修在關鍵時刻沒有想到師父告訴我們的「用正念制止行惡」而惋惜。

如果在平常情況下,自己或被別人不小心燙傷了,能夠瞬間轉變觀念,(即清除熱水燙就會疼的觀念),那當然是大好事,是修煉人符合了法的表現。但是,在監獄那種特殊的環境,在惡人對修煉人行惡的非正常情況下,我們第一念想到的應該是師尊開示過的「正念制止行惡」。發出強大的正念,將一切痛苦反制於施暴者,而我們決不去承受任何邪惡強加的迫害。這樣做不但能夠震懾和警醒行惡者,還能起到窒息邪惡,證實大法,維護修煉人尊嚴的正面作用,因為大法是慈悲與威嚴同在的。作者同修能輕鬆的渡過那一劫,是慈悲偉大的師父看到同修有了轉變觀念的想法,畢竟從人中邁出了一步,所以師父就幫他承受化解了這一難,可是同修卻一直沒有悟到,還誤以為是自己轉變了觀念後神跡的展現。

另外在文章的後半部份作者還寫到:「讓迫害和所有要發生的事情向有利於證實法、有利於世人得救、清除邪惡,破除舊勢力的迫害方向發展。」個人認為:這種想法在承認迫害中反迫害,沒有達到從根本上全盤否認迫害。需要讓正念更加強大才好!

讀完此文後,深感這場迫害給修煉人造成的心靈創傷是何等的沉痛與隱晦。它就像不散的陰魂,潛藏在修煉人的思維和內心深處,讓你一碰到干擾就習慣性的按照它的那種負面思維模式思維,甚至說出來的話都是言不由衷。我們很多同修都察覺不到它的存在,也就更意識不到這個邪靈給自身修煉帶來的嚴重危害了。

諸如這種無意中默認迫害和抬高邪惡的表現還有很多。如:每逢邪黨的敏感日,有人說:這幾天將東西收藏好點,別讓邪黨抓到甚麼把柄。(把真相資料默認為邪黨迫害大法弟子的證據)。每逢邪黨對大法弟子採取甚麼行動時(如敲門、回訪),有人說:這些天我得去某某家避避風頭(選擇離家出走還自以為是理智),或者取掉門鈴,斷絕與外界的一切來往。每逢參加大法的法會日時有人說:今天我們要理智一點,不要在路上講真相、發資料(無形中承認了邪惡因素)。在表達修煉人的決心時就說:就是刀架在脖子上,我也要跟師父回家(無形中默認迫害,擺高了邪惡)。在面臨邪惡的威脅時就說;就是開除工職,也不放棄修煉(將自己擺在被迫害的位置,助長了邪惡)。在高壓下插播真相時,有人說:幹我們這個事情是要掉腦袋的(無形中默認迫害,誇大助長著邪惡)。在過病業關時,有人說:寧可死,我也不去醫院(默認了「病」可以奪去大法弟子的生命,也動搖了信師信法的底線)。在誇獎同修時,有人說:某某在牢裏幾進幾出,真是了不起(典型的學人不學法,承認在迫害中修的高),等等。

凡此種種說辭,不是計較表面字句,而是從深層察看這些話出自甚麼樣的心態和心念。

我們不難看出,舊勢力對許多修煉人的思維都作了非常周密的安排。如果我們沒有深厚的學法基礎,以及從法中真正昇華起來的正念,要完全破除它們的這套安排實在是很難。

那麼,舊勢力是抓住了修煉人的哪些弱點,從而使它們的這種安排得以實施的呢?師父告訴我們:「我說人類總是不記著正面的教訓,老是記著負面的教訓」[1]。從這一點來看,這也許就是當初神造人時,眾神有意給人類留下的智商缺陷吧!宇宙中高層的舊勢力,正是抓住了人類本能的記著負面教訓這一先天弱點。

舊勢力為了達到在大法洪傳時,為考驗正法所用,集古今中外邪惡之大全,不斷給中共這只惡魔充實著能量,在短短的數十年中,將中共鍛造成了整人和迫害的高手,並操控其發動了數十次的政治運動,無數的民族精英被這只惡魔肆意屠戮,整個中華民族的正氣被肅殺。對中共的惡行幾乎無人敢言,中國人民陷入了萬馬齊喑的可悲境態。正是受這種先天生理弱點的制約,以及周期性的恐怖洗腦,許多民眾屈服在中共的淫威下,乖乖做了中共的「順民」。同時,中國人也群體性的罹患了一種精神怪病──「斯德哥爾摩綜合症」。這病的大概特徵是:在高壓恐怖下,受害者不但不抵制施暴者,反而對施暴者產生一種變態的感恩戴德。

現在大陸的修煉人中,尤其是年齡較大些的正好就是在邪黨那種大氣候下進入修煉的,同樣也是斯德哥爾摩綜合症的受害者。在九九年七二零的大考驗中,許多同修懾於中共的淫威,被舊勢力大浪淘沙式的篩汰。有的躲在家裏偷偷摸摸的煉。能夠在正念正行中走到今天的,都是有著深厚學法基礎和信師信法的真修弟子。但是,在這些修煉人的思想中,也都或多或少留下了迫害的陰影。

這是從客觀方面分析這個「迫害陰影」形成的前提背景及原因。如果我們能夠對這個迫害陰影(邪靈)的來龍去脈及其危害有一個清晰理智的認識,那在今後的實修中,將有利於我們從思想中將其徹底剔除。

怎樣才能讓這個迫害陰影(邪靈)徹底消失遁形?個人淺悟:

一、加強學法

師父說:「法能破一切執著,法能破一切邪惡,法能破除一切謊言,法能堅定正念」[2]。只有法的力量,才能真正徹底地破除這個邪惡因素。所以,學好法是我們破除邪惡的必要前提和條件。

二、重視實修心性、轉變觀念

師父說:「其實邪惡所幹的一切,都是在你們還沒放下的執著與怕心中下手」[3]。由此弟子悟到:邪惡之所以能夠猖狂至今,就是我們自身的原因在助長著它。師父還告訴我們:「其實這是人的一面對法認識的不足所致,人為的抑制了你們神的一面,也就是抑制了你們已經修成的那部份,阻礙了他們正法。」[4]「人,很多大法弟子說,在被迫害的很長一段時間,看法好像沒有提高,其實你們那個時候腦子裏裝的都是迫害的事,那心都靜不下來。修煉是嚴肅的,你必須得抱著純淨的狀態,非常坦誠的去看、去修,才能有所提高,才能有所收穫。」[5]

這個迫害陰影(邪靈)對修煉人的操控表現,大概可分為兩類,一類是怕心主導,表現為遇事惶恐。如:前文所舉:「藏好資料」、「離家出走」、「承認敏感日」等等。長期的怕心不去,長期躲在家裏不敢出去講真相,長期不注重實修,都是這個邪靈(迫害陰影)得以僥倖存活至今的重要原因。

其實,我們大法弟子講真相救眾生的過程。就是一個不斷的修去人的怕心和各種執著心的過程,同時,也是一個不斷削弱和修去這個邪靈(迫害陰影)的過程。只要我們真能夠做好師父交給我們的三件事,腳踏實地的修好自己,師父就會幫助徹底地鏟除這個邪靈。

另一類是典型的思想走極端。漠視自身生命,無形中抬高了邪惡,在承認迫害中反迫害。如前文提到的:刀架脖子、掉腦袋的、寧可死也不進醫院等等。

這類同修的心態為甚麼會有這種極端的表現?個人認為:在人類歷史的長河中,一幕幕上演著:忠良遭害,如:岳飛、文天祥被害。賢良受辱,如屈原被流放。小人猖獗,如:明朝閹黨之亂。正信受欺,如:耶穌受難的歷史慘劇。由於人類老是記著負面的歷史教訓而不是記著正面教訓,這就很容易給人造成一種錯覺:以為這些歷史現象都是人類發展的必然現象,似乎堅持真理的人就必須得付出慘痛的代價。忘記了師父說的:「相生相剋的理以後會發生變化」[6]。

甚至認為好人遭打壓都是必然的,尤其是在邪黨文化中泡大的大法弟子,外加一個邪黨灌輸的「英勇獻身」思想(即邪黨所謂的革命英雄主義)。這就很容易在過關或考驗中冒出那種極端衝動的思想。有同修看起來似乎很堅定,可是真正用法來對照一下,那會是正念嗎?是真正的信師信法嗎?師父會安排大法弟子失去生命嗎?

所以在此提醒有關同修,趕快從根本上扭轉觀念,不要因為這一觀念而被舊勢力抓住把柄下毒手。真正認識法,就在法上修,這才是真正走師父安排的路。

三、擺正修煉的基點

在這場正邪大戰的正法大戲中,作為主角的大法弟子肩負著救度眾生的神聖使命,同時也承負著正宇宙一切不正因素,圓容和歸正整個宇宙的重大使命(另外空間是大法師父在做)。我們要把握好自己的特殊身份「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7]這一宇宙中的第一稱號。站穩、站準、站正我們的主角位置。只要我們心裏裝著眾生,腦中裝著正念,思維不與迫害掛鉤,甚至連迫害的概念都沒有。正念正行的大法弟子誰又敢來迫害?誰又迫害的了?

結語

每一個大法弟子在天體中都有各自對應的宇宙和天體,所以大法弟子整體在世間歸正和昇華的表現,同時也是推動著整個天體走向高度淨化的過程,對整個天體中的邪惡而言,都無疑是一場滅頂之災。我們大法弟子整體都能夠實實在在的向內找,能夠深挖自己的怕心與執著,去掉它,從法上提高上來,那迫害的陰影就會從修煉人的思維中消失遁形。

以上個人所悟,僅供參考,不當之處,懇請同修指正。弟子叩拜師尊!謝謝同修!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一》〈二零一零年紐約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擾〉
[3]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後的執著〉
[4]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道法〉
[5]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九》〈二零零九年大紐約國際法會講法〉
[6]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為誰而修〉
[7] 李洪志師父著作:《北美巡迴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