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尊呵護我走過一次次病業關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九月十八日】同修很鄭重的請求我幫她寫出她的修煉經歷,可是剛一開口,眼睛就濕潤了,我能感受到同修此時對師尊不僅僅是感恩,更多的是敬師敬法的那份真心。她一再強調,必須寫出來了,在她身上發生那麼多神奇事,那是因為師父偉大,法偉大。下面是同修的口述整理。

我從小天目就能看到另外空間的東西,小時候,以為別人也都能看到,沒在意。長大後,就招來了附體,能給人看病,但是有時折騰的我死去活來的,沒人樣。好幾次,我決心死也不要它了,可就是送不走(附體)。

二零零七年的一天,我到鄰居家,聽到《普度》,那音樂把我帶到了一個無比美妙的境地,我由衷的跟鄰居說我要去那個地方(我以為別人也看到了),鄰居說:那你就好好修煉法輪功吧。從此我就得法了。

那時附體還在我身上,折騰我,我認真的閱讀《轉法輪》,等我讀完第三講後,我突然發現跟了我三十多年的附體沒了,徹底沒了。我真實的感受到這部法不是一般的法,從今以後,我有師父管了。

通過學法,我知道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是有使命和責任的,便跟老同修一起做一些救人的項目。二零一三年發台曆期間,一天下午,我突然感到天旋地轉,坐在地上就不能動了,頭暈得睜不開眼睛,正好有同修在身邊,四、五個同修一起幫我發正念。

我說學法吧,同修問我能念嗎?我說能!我堅持學完一講法,我看時間不早了,我就讓同修都回家做飯吧。同修走後,我感到噁心,嘔吐了很多,正好有一同修來看我,她要幫我把吐的東西倒出去,我不能麻煩同修給我倒那麼髒的東西,我當時站不起來,就爬著倒廁所裏了。

同修走後不放心,打電話問我咋樣,我說放心吧,我好了。當時我想不管咋樣,也得做好該做的事。

第二天早晨起來,頭不暈了,可是吐的沒勁兒,我就求師父加持我,我得把台曆給同修送去呢,不能影響救人,我裝了大約一百本台曆,走出家門。我的一切不適症狀全都消失了。

二零一四年,有一次坐車回家,下了車,腿疼得不能走,我強拖著一條腿一點點挪進屋。我當時心不太穩,我得法前,得過腦出血,右手右腳不太靈活,腦子裏閃過一念,是不是腦出血犯了?或者是股骨頭壞死?我馬上意識到此念不對。師父說過,修煉人沒有病,這怎麼能是病呢!

我想起師父講過關於善解的法,我就對腿疼的生命說,如果我在哪時欠過你,對不起,如今我修大法了,會善報與你的,你離開我到另外空間等著,不能干擾我救眾生,我是隨師父正法的大法弟子,你若迫害我,就是犯天法,將入無生之門。然後念發正念的口訣。發完正念就睡覺了,一覺醒來,腿完全好了,大法就是這麼神奇,在師父的慈悲保護下,我又過了一關。

就在幾天前,也就是二零一七年八月六日早晨晨煉時,煉動功時,覺的左手麻,當時想,我有師父管,啥也不怕,可是到煉靜功時,左臉和嘴也開始麻了。按照常規的觀念,我知道這意味著甚麼,我立馬發正念,我想我是李洪志師父的弟子,我的一切都歸我師父管,我沒修好的地方在法中歸正,誰都無權迫害我,我就走師父安排的路,舊勢力的安排我師父不承認,我也不承認,「法正乾坤,邪惡全滅。」一個小時後,症狀完全消失,我禁不住淚流滿面,謝謝師父又一次救了我。

我經常看明慧網文章,對我幫助很大,今天我想把我經歷的幾次病業關寫出來,希望對過關中的同修有所啟發,無論看似多麼兇猛的態勢,一定相信有師父管,無論看似多麼像某某病,一定認清那是假相,修煉人沒有病,徹底否定不承認舊勢力的一切安排,只走師尊安排的路。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