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家庭生活中向內找、去人心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九月二十五日】我是一名普通的農村婦女,今年六十六歲。從一九九六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後,我努力學法,師尊很快就為我淨化了身體,讓我親身體會到了無病一身輕的美妙滋味。那時的我身心沉浸在幸福快樂之中,騎自行車走南闖北的去洪法,身後就像有人推著一樣輕鬆。

但也有苦惱的時候,那時候我對自己要求很嚴。當遇到不順心的事而煩惱時,我恨自己不爭氣、同時也為自己不能達到師尊在法中講的「打不還手,罵不還口」[1]而苦惱。這時,我就騎上自行車,到幾十公里外的城裏,去找向我們洪法的輔導員,向他哭訴自己因為一點小事而沒有守住心性的苦悶。輔導員耐心的傾聽著我的心聲,然後笑著對我說:你還是個新學員,遇到這些事都很正常,不要著急,慢慢的你就能達到師父法中要求的標準的。得法二十多年來,我不敢鬆懈自己,學法修心、煉功、發正念,講真相救度眾生,唯恐跟不上師父的正法進程。

今年七、八月份,我丈夫(後夫)去了她女兒的超市裏幫忙。有一天,我接到兒子從遠方打來的電話,說他們三口要回家探望我們。我心裏很高興,想想用不了幾天,就又能看到我那可愛的小孫子了,心裏美滋滋的。可再打量一下我的家,就又犯愁了。我的家是丈夫祖輩的老屋,後面的牆只有一個窗戶,再看看前面的窗戶,因年久失修,木頭都已腐朽。我曾多次打電話催丈夫早早回來換新門窗,不然兒子一家人回來怎麼住?未料想丈夫不聽勸,一直搪塞我,我知道他是想等我兒子回來幫忙一起幹活。為此我心裏很不痛快。

過了幾天,我兒子一家三口不遠千里的回來了,那幾天一直下著大雨,他們爺倆把原來的舊門窗拆下來,又把後牆上多扒了一個窟窿,打算再多安一個窗戶,這樣前後窗打開,空氣流通,家裏就不那麼熱了。當然還需要先把門窗邊用水泥都抹平,不然的話沒法安鋁合金新門窗。後來我姪子也來幫忙,他爺倆又拆又抹,泥土的浮塵,加上天又下著雨,弄得我兒子滿身髒兮兮的,我好心疼兒子。

天快黑了,晚上做飯時,做到一半,飯還沒做熟,煤氣就用完了。這真是屋漏偏逢連夜雨,黑燈瞎火的上哪去灌氣吧?!心裏那火就覺的「噌噌」往上竄,我強壓著怒火,心裏尋思:你說這老頭子,他要是聽我的,天氣好時早早把門窗換好,不至於現在落到這般窘迫樣子。後來在我姪子的幫助下,聯繫到灌煤氣的,總算解決了晚飯。吃完飯後,夜已深了,天還下著雨,姪子也走不了了。孫子又鬧著要睡覺,兒媳溫水要洗澡,家裏不同於城市,也沒有個洗澡間,很不方便,多虧兒媳好,她能理解我的難處。

夏天的農村蚊蟲成群。晚上睡覺,房子前後都是大窟窿,蚊蟲自由進出,家裏比外面少不了多少。我把家裏唯一的蚊帳讓給了兒子一家三口,就算這樣,我小孫子的胳膊上還經常有被蚊子叮咬的一串一串的大包哪。哎呀,那時我對丈夫那個恨哪、怨哪,沒法提了!如果不是因為修了大法,我非得跟他離婚不可。

晚上家人睡熟後,我卻一點睡意也沒有,想一想自己這幾天的表現,這哪還是一個修煉人啊?!剛開始修煉時的那股勁頭哪去了?我怎麼能怨他恨他呢?我能跟他一般見識嗎?他是個常人啊,我可是個修煉人哪,遇事不管對與錯,我得找自己啊。師父說:「向內找這是一個法寶。」[2]「他們總是和人比,和他們自己的過去比,而卻不能跟法的各個層次的要求來衡量自己。」[3]

我發現對丈夫有怨恨心、爭鬥心、看不上別人的心、面子心、不讓人說的心,還有對兒子一家三口的情。認識到這些後,我對自己說,我是煉功人哪,煉功人得按照師父的要求、大法的標準衡量事物啊。

十多天後,兒子一家三口要走了,兒子兒媳把我叫到一邊跟我說:「媽,跟我們走吧,你看這老家的環境,這情況你怎麼過啊?」他們還說不放心我在老家住,如果真有壞人來了怎麼辦?城裏有樓房,很寬敞,真有甚麼事,我們也好有個照應。我說:「俺不去,俺有師父管。」就這一句話,兒子兒媳直到臨走再也不說讓我也去了。

現在我每天打理完家務外,就是和同修們一起走出去講真相救人,身心沐浴在佛恩浩蕩中,無比的幸福與快樂!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悉尼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九》〈二零零九年華盛頓DC國際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和時間的對話〉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