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鄉幫助同修寫稿 促我念正心正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九月二十五日】二零一五年秋天,我為祛病走入法輪大法修煉。兩年來,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平穩走到今天。我幾乎每天上明慧網,總是喜歡讀同修正念闖病業關的文章,幫助我堅定信師信法的正念。

最近,我感到這也是一種執著,向深層挖一挖,我發現實際上還是對信師信法不夠堅定。前幾天,妻子下鄉幫助同修寫徵文交流稿回來後,和我說起採集稿子過程中的一些感悟,我說:「再有這樣的事我也去。」實際上抱有想看看身邊同修正念闖病業關事例的自私想法。

第二天,一位同修到我家說下週下鄉採集明慧網徵文的稿件,讓我開車同去。在採稿過程中,我聽到了許多神奇、感人的故事,對我觸動很大,堅定了我信師信法的正念。

一、抱著腸子的同修

甲同修,男,八十四歲。二零零三年得了腸癌,在醫院做了兩次手術,第二次手術時刀口不癒合,腸子從刀口淌出來了。同修躺在床上,怕腸子掉到地上,兩臂張開兩手交叉抱住腸子,醫生、護士都嚇得跑出了病房,老伴(同修)嚇得不敢看,也到了病房外邊。家裏的親人也都不忍看下去,只有他一人在病房靜靜的躺著,抱著自己的腸子抱了三個小時,吊著生理鹽水象徵性的治療著。醫生已無能為力,醫院不給治了,第二次手術費都不要了,催促他出院。醫生把腸子塞到肚子裏,刀口用線縫不住就隔一段距離用線打個結繫個疙瘩,後用繃帶裹住身體,送回了家。

同修敘述整個過程好像是在說別人的事,非常平和,有時還帶著一點笑意。我說:「腸子都淌出來了,你抱著腸子時不害怕嗎?想甚麼呢?」他說:「我就想我是煉法輪功的。一點不怕。」

回家後,他老伴用棉球蘸著生理鹽水給他清洗刀口,第二天發現刀口從一側開始癒合,老伴就把繫著的線疙瘩都拆了,刀口癒合的很快,最後還剩三、四公分的口子不癒合了。神奇的事情又發生了,這時從口子的裏面長出一塊鮮肉,把不癒合的口子給堵上了!他妻子笑著說:「師父法身從刀口裏面給他打了一塊補丁。」十五天整個刀口癒合了,同修能下地走動了,逐漸能到街上講真相了,逢人便講是法輪大法救了自己的命。

此事在當地引起轟動,證實了法輪大法的超常、美好。後來,這事被醫院知道,醫院就委派律師到他家要手術費(第二次手術費兩千元),說是醫院給治好的。同修就和老伴到醫院講真相:「當時是你們治不了了,把我們攆出醫院的。我們回家學法、煉功才好的,是法輪大法,是李洪志師父救了我的命。」真相講明白了,又把兩千元手術費送給醫院。

老同修的事對我觸動很大:這才是師父的真修弟子!危難關頭,信師信法堅如磐石。這個事決不是偶然的,是慈悲的師父看到我信師信法不夠堅定,才安排我見到這位老同修聽到這樣的事。此刻我體會到了師父的慈悲,感受到師父真的是時時都在我身邊啊!

二、咆哮的西南風瞬間轉西北風

甲同修還講了一件發生在他家神奇的事。

一年秋天,同修和妻子幫鄰居摘了五畝半花生果,鄰居過意不去把花生蔓都給了同修,同修把花生蔓貼著他家南牆外垛起一個兩、三米高的垛。

一天深夜,同修被猛烈的敲門聲驚醒,順窗向外望去,看到天井一片紅光,知道是著火了。推開房門一看,火光沖天,牆外的花生蔓藉著呼嘯的西南風直向廂房撲來,火勢異常兇猛,人根本靠近不得。廂房房頂是用草蓋的,廂房裏盛著全家所有的糧食,還有液化氣罐等廚房用品。廂房連著正屋,一旦廂房著火整個家就完了。

情急之下,同修喊:「師父,救救弟子吧!」 連喊三聲,聲音剛落,瞬間西南風轉成西北風,火勢轉向,撲向街道,廂房、正屋以及整個家裏的財產保住了!

打開大門,聽到門外看光景的人議論:「他喊甚麼?他喊了甚麼?」世人再次見證了大法的神奇。第二天,看牆外靠廂房的那棵梧桐樹燒掉了一大半子。

「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1],真實不虛,我知道我不能再對大法對師父有絲毫懷疑,那是對師父最大不敬!我的雙眼模糊了,師父幫我拿掉了疑心,這顆多年形成的阻礙我信師信法的執著心。

三、大法弟子的胸懷

乙同修的女兒(同修)失戀,其男朋友懷恨在心,一天尾隨她上到四樓,失去理智的男孩連捅女孩五十多刀,用手摳她的雙眼,把眼珠都快摳出來了,最後狠心的把她從四樓推了下去。

女孩在醫院奇蹟般的活了下來。男孩的家人前兩次去她家,分別拿了兩萬、五萬元現金作為賠償,同修一家分文未要,還給他的家人講了大法真相。在女兒住院期間,他們還給來看望的人講真相,勸了二十多人三退。出院後,女孩和其父母三人一塊到檢察院對男孩撤訴。

這一舉動令男孩家人動容,看到了大法弟子胸懷的博大,看到了世間只有李洪志師父才能教出這樣的弟子,明白真相,做了三退,並請了兩本《轉法輪》回家。孩子的身上被捅了五十多刀,先不說孩子遭了多大罪,就是家長,誰能承受得了啊!嚴懲兇手!不論是從法律還是從人情上,這是最基本的要求。同修和孩子三人卻無怨無恨,不恨兇手的父母教子無方,也不恨兇手慘無人性,出院後還主動去看守所看望在押的男孩準備給他講真相,由於是重刑犯不准探望,很遺憾沒有講成。

同修還說他的女兒清醒後給他們老倆口講,她被刺時就求師父救她,所以刀子捅在她身上她並沒感到有多疼,在從四樓下墜時感到有一隻熱乎乎的大手在托著她。

是師父為她承受了!我終於懂得了為甚麼談到師父、看到師父的法像,有許多同修禁不住熱淚縱橫,師父真的為弟子承受了太多太多!

作為修煉兩年的弟子,我沒有看到師父的法身,沒有體會到法輪的旋轉,沒有感覺到身上的氣機,但現在我相信師父《轉法輪》裏說的都是真的,謝謝師父的苦心安排。

神奇的事例發生在每個大法弟子身上都有,妻子同修說:「在你身上也有神跡。」是啊,我現在吃得好,睡的香。一天上午,從七點半騎自行車到十一點四十,行程八十公里,一點不覺的累。這不就是個奇蹟嗎?我還瞪著眼向外尋找奇蹟,謝謝師父借妻子的嘴點化弟子,我知道我錯了。

採稿、寫稿也是修煉,過程中去掉了我許多後天形成的觀念,我悟到那不是真正的我,真正的我是信師信法的真修弟子,是眾神都羨慕的大法徒,信師信法沒有一點水分才是我應有的正念。

下鄉寫稿,促我念正心正。

謝謝師父!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