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真相救人是我的使命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九月二十日】

突破阻力學認字

我是一九九六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我學大法不是因為我有疾病,是因為我的姐姐的腿得了一種怪病,當時在俄羅斯治不了,不能呆了,就回到中國來了。接著我們去了廟裏,到廟裏一看,正趕上一個和尚在罵一個拿廟裏的餐飯的人,惡狠狠的。我和姐姐說,咱們快走吧,這是甚麼地方啊?!

回到家,姐姐在小區裏發現了法輪功,煉了一段時間,就勸我煉,說這個功怎麼好,祛病健身有奇效。我看姐姐的腿醫院治不了,現在煉法輪功真好了,我也就走進來了。但是我不識字,我的腦袋從小就像被甚麼東西給鎖住了,做甚麼事沒有記憶。小時家人都以為我是傻子,我記不住任何事,誰說完甚麼,我瞬間就忘了,所以我做的事經常出錯,家裏人沒人怪罪我,因為他們知道我腦子和他們不一樣。我念了幾年書,可回到家,一個字也不認識了。後來也就不念了。

開始修煉了,看到別人學《轉法輪》這本寶書,我著急啊,我也想學。可我不識字啊,有同修就告訴我抄書,我就照著《轉法輪》抄書。後來,我就求師父說:我要讀書,師父幫我。同修就教我認字,參加集體學法時,同修讀,我就順著跟著讀。

過一段時間,我自己獨立讀,讀著讀著,有的字就不認識了,在場的同修就告訴我,就這樣我一點點的就能讀《轉法輪》了。

後來,我又學師父的各地講法,一開始難度挺大,總是錯,我不灰心,加強自己的正念,就是要學法。不知不覺間,我發現師父把我的智慧打開了,我真的能讀師父的各地講法了,有時也有讀錯字,同修告訴我,我馬上就歸正。我知道這一切都是師父幫我做的。像我這樣一個甚麼都記不住的人,今天能學師父的所有講法,這就是大法給我帶來的奇蹟!

講真相救人是我的使命

迫害發生後,我和姐姐一同去了北京證實法。回來後,警察多次騷擾我及家人。我看到世人不明白真相啊,我就義不容辭的投入到講真相的正法洪流之中。一開始不會講,我就帶著滿身資料到處發和貼。我的怕心比較小,經常和同修一起出去配合做,有時同修說:這塊是派出所。她不敢做,我說:你在這等我幫我發正念,我去做。我就一個人去做了。

記得有次去某個學校送資料,同修幾次試著都進不去,我說:給我吧,你們在外面發正念。我一個人坦坦蕩蕩進去,整個二樓放完了,我就往出走,正好學生下課,人群混亂,我藉機就出來了,隨後就聽他們在追問放真相資料的事,在師父的保護下,有驚無險!

還有一次,去市政府送信,幾個同修去之後,有個同修說去,一看有門衛守門,盤查,有顧慮,我就說,你給我吧,你們在外邊正念加持吧。我帶著真相信封,進到樓裏,剛好有幾個辦公室開門,裏面沒人,我就進去把真相資料放到桌子上。我在極快的時間裏做完就出來了。外邊的同修說:我們的心裏都在跳呢。我知道這一切都是師父給我的智慧和加持我。

在二零零五年左右,我就開始投入到面對面講真相救人中去了。一開始,自己有很大的依賴心,認為自己嘴笨,不會說。就給同修發正念,讓同修講。通過不斷的學法,我明白自己是大法弟子,帶著救度眾生的使命下來的,自己不能不講真相啊,我必須得突破自己能講這一關。我就開始自己學著講,由少到多,這樣我每天都上午學法,下午必須出去講真相,每天多則救二、三十人,少則幾人。多少年來一直堅持著走在救人的路上。在講真相中,也磨去了我很多的執著心,也修出了我的慈悲心。我見眾生,心裏真的把他們當作親人,無論他們甚麼態度,我都慈悲的對待。

記得一次遇到一個八十多歲的長輩,我和他講真相,他態度很不好,怒責我。我沒有動氣,拉著這位長輩的胳膊,慈悲的和他說:你像我的老父親一樣,我就希望你健康長壽,老來有福享啊。共產黨是上天要滅它呀,咱們退出來就平安了。老者被我的話感動了,態度瞬間轉變,告訴他是黨員,同意退出。我們把帶著的資料也給他了,他感動了,拉著我們不讓走。我們又給他講了一些真相,走出去很遠,他還站在原地望著我們。

師父說:「我告訴大家,除了你個人的修煉之外,當前最大的事情就是講清真相,因為它在直接的普度著眾生,它直接的在挽救著未來的人,同時它體現出大法和大法弟子的偉大──在這樣艱苦的環境下,你們還在救度著眾生。」[1]我知道我今生當上大法弟子,講真相救人,就是我的使命和責任。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二》〈美國佛羅里達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