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辱使命 做師父的真修弟子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八月一日】以下我從幾個方面說說我的修煉體悟,不符合法的地方,請同修們慈悲指正。

一、堅定正念 闖過病業魔難

去年冬季的一天,丈夫對我說他測量血壓了,血壓又高了。我有點擔心他,想試一下血壓計準不準,也去測量。顯示高壓180毫米汞柱,低壓100毫米汞柱,比丈夫的血壓都高。親人遭受痛苦時,我動了心,不正的一念,顯示出來這樣的結果。

那兩天我心裏不穩了,忍不住又去量血壓。顯示高壓220毫米汞柱,低壓120毫米汞柱。魔難面前沒有想到自己是大法弟子,沒有正念,邪惡步步緊逼,病業假相越來越嚴重!後來顯示血壓太高了,血壓計打到了頂點,最後打不上去了,血壓計不能用了。

我感到天旋地轉,身上發軟沒有一點力氣,覺的似乎只有一點點思維游移著。生死關頭,我強迫自己絕不能迷糊過去,絕不能倒下,時時刻刻讓自己意識清醒,意念堅定。師父說;「放下生死,就是神,放不下生死就是人。」[1]我是正法時期大法弟子!我絕不承認舊勢力的一切安排!我的正念,使很害怕的丈夫也沒說讓我上醫院。我不住的發著正念:「清除迫害我的一切黑手亂鬼,共產邪靈!我有師父管!我師父是李洪志!我不能給大法抹黑!我還要救人!我得證實法!求師父加持我!」那一夜,我沒有躺下,沒有倒下,靠著信師信法的堅定正念走了過來。

這以後的十多天,我身體時好時壞,但我絕不承認這些假相,堅持學法、煉功、發正念。有一天感覺稍好一點,我去參加集體學法。交流時,一位同修說:「你可別把師父的慈悲當兒戲!」同修的話,震醒了我,慈悲的師父救了我的命,我可不能把師父的慈悲當兒戲啊!師父說:「我們法輪大法會保護學員不出偏差的。怎麼保護呢?你真正作為一個修煉的人,我們法輪會保護你。我的根都紮在宇宙上,誰能動了你,就能動了我,說白了,他就能動了這個宇宙。」[2]我問自己:你真修實修了嗎?你把自己當作一個真正的修煉人了嗎?出現這麼嚴重的病業假相絕不是偶然的,自己修煉有大漏啊!我趕緊靜下心來,向內找,找出了一大堆的人心、執著。以往自以為是,認為修煉還不錯的我,覺的很愧對師父,真是有負師恩!

我和丈夫是再婚夫婦,已經在一起生活二十多年了。由於對丈夫的情太重,我生出很多的執著心。就在我家裝修房子這事上,就是我人心的暴露。丈夫的兒子要找他朋友幫我們裝修房子,丈夫滿心高興,答應下來,而我卻覺的不合適。雖然這房子我們已經住了二十年了,但是我也不想重新裝修。一是覺的太耽誤時間和精力,影響修煉,而且經濟上我們也不寬裕。二是因為兒子的朋友在物業,很有可能把用於小區物業維修的建材給我家撥出一些,用在我家裝修上。我跟丈夫說:這樣做不合適,對兒子和他的朋友不好。丈夫很不高興,說這是他們之間的事,不讓我管。裝修期間,我發現,很多的裝修材料質量一般,我擔心其中的建材甲醛含量超標,對已年近八十歲高齡的丈夫的身體會有傷害,因此耿耿於懷。越是心放不下,越覺的異味很大,而且來我家的人也都說味兒大,讓我多開窗放味兒。而丈夫不以為然,不願意讓我開窗,好像我一開窗,就說明裝修材料不好,就是說他兒子不好了。他多次的誤解我,說的話很難聽,使我難以忍受,心裏滿是委屈。

丈夫早年追求所謂進步,被邪黨利用,毛時代跟著造反,鄧時代又被打成三種人,挨整挨批,仕途很不如意。而他的同學朋友,個個當官升遷,都幾套的買房子,住高層、別墅,自己到了晚年只能裝修一下舊房子了,而且還需兒子的幫助。丈夫作為常人,心裏很不平衡。再說丈夫、他兒子和兒子朋友之間有甚麼因果,我也不知道,也不能用修煉人的標準要求他們。更何況人各有命,我何必總是執著裝修材料質量如何呢?這樣一想,我對丈夫不理解、抱怨嘮叨、難過委屈,真的很不應該。

另外我還有一個很大的執著,就是擔心丈夫會得腦血管意外。這個執著,已經好幾年了。它促使我一聽丈夫血壓高了,就著急,忘了自己是大法弟子了,還去量血壓,從而被舊勢力抓到了迫害的藉口。

二、放下人心 救繼女一家人

剛裝修完房子,需要購置的東西很多,原本打算過半年以後再入住,有些東西就不用著急買了。可是丈夫的女兒一家五口說要來我家做客,說要待半個月,那麼就需要購買很多東西。這時的我由於忽視了學法修心,身體感到很疲累,還出現了高血壓病業假相,體力似乎已經承受到了極限。我多麼想把事情都放一放,安靜下來,好好學學法呀。可他們要來,我真覺的沒有一點精力招待他們了,心裏埋怨繼女和丈夫不體諒我,還覺的這是對我修煉的干擾。

學法的時候,看到師父說:「甚麼是大法弟子?宇宙大法的弟子。你只為你個人的圓滿就行了嗎?那誰不會當大法弟子啊?大法度人,力量多大呀,這多容易啊。大法弟子是有使命的,而且非常的艱鉅、困難。」[3]是啊,他們一家老少三代千里迢迢到我家來,這件事怎麼能是偶然的呢?他們生活上比較講究,很注意養生保健,難道他們不怕剛裝修完不久的房子,住著不安全嗎?其實是他們明白的那一面著急聽真相、得救來了嘛!救人多急呀,我怎麼還顧及自己的身體如何疲累呀,這哪裏符合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標準哪!?我暗下決心,一定排除各種干擾,聽師父的話,放下一切人心,抓緊救人。

我正念一出,師父就幫我了,不知不覺中我身體的一切不適全都沒有了,收拾衛生,購物,每天做很多很多的事也不覺的累。師父還給我的外表奇蹟般的演化出非常好的狀態,我的面色很有光澤,又很白淨,顯得很年輕。而繼女的婆婆比我只大一歲,她頭髮花白,腰疼直不起腰來。他們說我身體好,又年輕,我說:我是因為修煉了法輪功啊。大法弟子外表的氣質風範,也是在證實法。

丈夫生活很有規律,不願被人打擾。繼女一家來了沒幾天,他就有些煩了。我作為繼母(他女兒以前並不太接受我),誠心誠意的招待他們,面對他們卻整天都是樂呵呵的,不辭辛苦,不怕麻煩。除了晚餐簡單一些,每天的早餐和午餐都給他們準備的很豐盛,有葷有素,搭配適當,可謂色香味俱全,他們都很滿意。、

親家公和親家母看到作為大法弟子的我這樣善良寬容,很感動,不再拘束客氣,也不在意丈夫的表現,跟我相處很溶洽。我利用合適的機會跟他們講真相,親家公問了我很多的問題,我都把在我這個層次的所悟跟他講大法的基本真相。我還給他們播放了《九評共產黨》、《我們告訴未來》、《明慧十方》等光碟。第一天沒看完的,第二天他們還主動要求接著看。

但是這期間,本來已經知道真相、也已三退了的丈夫和繼女,卻對我給他們講真相干擾不斷。我時時警醒自己,不為他們倆任何外在的表現而動心,純正自己的一思一念,多發正念,清除干擾我講真相救人的一切邪惡因素。

親家公和親家母,都很善良,當年由於出身不好,受過邪黨的迫害,現在也認清了邪黨的邪惡本質,認同了大法。女婿、外孫也明白了真相。他們都退出了邪黨的黨團隊,為自己的生命選擇了美好的未來。而親家公九九年邪黨迫害大法之前聽說過大法,但錯過了修煉的機緣。現在他要看《轉法輪》,還請了其他幾本大法書,他要學法修煉了,並且很堅定的說:「誰也不能干涉我!」

慈悲的師父在十惡毒世傳大法,把我們從地獄裏撈出,洗淨,救度我們,師父為我們的承受,為我們的付出真是太多太多了。作為弟子無以回報,唯有謹遵師父教導,不辱使命,做師父的真修弟子,不辜負師父的慈悲苦度,圓滿隨師還,敬請師父放心吧!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澳大利亞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3]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五年美國西部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