牢記使命 持之以恆講真相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七月二十七日】一九九四年十月三日,是我永遠不會忘記的日子,就在這一天,在有緣人的幫助下,我開始修煉法輪功。法輪功神奇的祛病健身功效很快就在我身上體現出來了:到月底,躺在醫院病床上一年多的我,真正嘗到了無病一身輕的滋味。我知道,從今往後誰也無法撼動我對法輪大法的堅定信念了!

從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開始迫害法輪功至今,我一直堅持在各種環境下講真相救眾生,因為我知道那是我的使命,是我必須要兌現的誓約。下面就把我講真相救世人的幾段刻骨銘心的經歷寫出來,與同修分享,以見證我們共同走過的正法之路。

一、勞教所裏講真相

二零零零年,我因不放棄信仰,被非法關押在勞教所。有一天半夜三更,我突然感到心臟非常不舒服,看守人員叫來勞教所值班醫生給我做檢查,聽了心臟、量了血壓後,那個醫生一聲不吭、神情緊張的快步離去。大概我的檢查結果很不好,他們怕我死在勞教所。不大一會兒,勞教所的副所長、隊長等等頭頭腦腦都來了,要強行送我去醫院。我不肯去,我說我只要煉功就會好的,我要回家!我要回家煉功!他們根本不聽,七、八個人連推帶拉,把我抬上了車,來到一家地方醫院的急診室,醫生檢查後馬上打急救針,輸氧氣。我堅信有師在有法在,我不會有事的。我不停的跟他們講真相。他們要我相信科學,說法輪功是迷信,要我接受治療。我說法輪功是最高的科學,我在沒煉功之前,相信科學,住了一年的醫院,花了不少錢,遭了不少罪,不但沒治好,反而越來越嚴重。煉功後,我沒吃過一粒藥,沒上過一次醫院,我百病全消,你們自己說說,是法輪功神奇還是科學神奇?他們無語。

由於受無神論毒害太深,加之邪黨的高壓株連政策,他們依然按照他們的那套行事,七、八個人將我死死的按住,強行將我的左腿紮上橡膠管找靜脈,要給我打點滴。這時我喊:「師父救我!師父救我!我不要這些不純淨的東西往我身體裏打。」寫到這裏,我已淚流滿面,當時的情景又在我腦海裏清晰展現:我原本是個血管很好找的人,但是就在我喊師父救我時,他們根本找不到我的血管。由於我的掙扎,他們都筋疲力盡,休息片刻後,他們又用同樣的方法在我的右腿上找血管,我仍然大喊師父救我,他們還是找不到血管。這時我坐起來,對他們說:你們只要讓我打個坐,煉煉靜功,我就會好的。他們不做聲,我接著說:今天讓你們見識了大法的神奇吧,我師父就在我身邊,看護著我,你們怎麼可以想對我怎樣就怎樣呢!他們雖然表面不做聲,但心裏可能都默認了。

從醫院回勞教所的路上,我不停的給他們講大法的美好,講我在大法修煉中起死回生的經歷,講大法被迫害的真相,並給他們講善惡有報的故事,勸他們不要參與迫害法輪功。

回到勞教所後,勞教所正所長可能聽說了我那天在醫院的情況,把我叫到他的辦公室,詳細詢問了一些關於法輪功的問題。這時師父開啟了我的智慧,我向他講了法輪功洪傳世界,今被迫害的詳細情況。他說:你們煉法輪功的人,怎麼都這麼能說會道呢。我勸他千萬不要參與迫害法輪功,那樣會遭惡報的。他很誠懇的問我:那我應該怎麼做呢?我望著眼前這個得救的生命,我心裏不停的說謝謝師父!在以後的日子裏,他確實做了不少保護大法弟子的好事善事。

還有一姓吳的副隊長,我也找機會給他講了真相,他也非常接受。

二、給警察講真相

二零零一年,全國在我市舉辦天安門自焚邪惡展覽,組織全市社區居民去參觀,我聽到這個消息後心情非常沉重,那得毒害多少眾生啊!當時是邪惡迫害最瘋狂的時期,但我是大法弟子,我有責任去給參觀的廣大民眾講清天安門自焚的真相,揭穿邪黨的謊言,不能任由邪惡這樣肆無忌憚的毒害世人,我必須放下怕心,放下怕被打被抓的保護自己的私心,直接到展覽館去講清自焚真相,當時自焚真相的光碟還沒有製作出來,全得靠自己講。

那天我約了兩個同修與我一同前往展覽館,她倆在外面發正念,我一個人走進了展覽館的大門,隨著排隊的人流,正準備進第二道門時,突然聽到有人叫我的名字,說:你不能進去。我回頭一看,原來是分局國保科的警察,周圍還坐著一圈警察,我問:我為甚麼不能進去,我也是居民啊!怪不得我們社區沒有通知我來參觀呢!你們心虛了吧,你們心裏也知道這場自焚是假的。我告訴你們,我們師父在《轉法輪》第七講中說了:「煉功人不能殺生。」[1]我們平時連活雞活魚都不吃的,怎麼會去自殺呢,我們師父還告訴過我們「自殺是有罪的」[2],這場自焚是江澤民指使央視電視台導演的,栽贓陷害嫁禍於法輪功。我對著不斷進入的參觀民眾大聲的講著,我說我們煉法輪功都是在做好人,用真善忍去要求自己的一言一行,我修煉前是個脾氣非常壞的人,得重病後又每天面臨著死亡的威脅,是法輪功給了我第二次生命。

這時有個警察想阻止我講下去,我更高聲的說:「你們不讓我們說話,還把我關進監獄、開除我的公職,你們當江澤民的替罪羊,替他迫害好人,天理不容啊,善有善報惡有惡報,你們現在幹的這些事將來都要還的,做多少還多少。」這個阻攔我的警察不做聲了,其他坐在那兒的警察都笑了。

二零零二年的一天,我和丈夫路過一家餐廳,那餐廳是全玻璃的透明屋子,我們看到裏面有一桌客人全是我們轄區派出所的警察。這時裏面有一個警察用力招手叫我們進去,並連忙讓出座位請我坐下,抱著一種很敬佩的神情跟我說話。我借此機會,講大法真相,講修大法的美好。我問警察:「你們都看了天安門自焚真相光碟了嗎?天安門自焚那是假的,不要相信,你們千萬不要參與迫害法輪功。」因為我被勞教剛釋放出來不久,他們對我坐牢都不放棄修煉法輪功有所不理解,我說:「當一個人知道了真理會為其捨命而不足惜的,法輪功是教人向善,按真善忍做好人的高德大法,根本不會去奪取任何人手中權力的,是放下人世間的一切名利的,江澤民出於妒嫉,利用手中的權力來迫害法輪功,你們千萬別參與迫害好人,跟著江賊跑當陪葬。」一桌子警察聽著都默不作聲,這時其中有一個警察問我,「大姐,你修到哪個境界了?」當時我愣住了,這時師父加持了我的智慧,我脫口而出:「揭露邪惡的謊言,講清我們被迫害的真相,救度眾生,這就是我的境界。」

二零一一年,「六一零」頭子開著警車到處抓我,我被迫流離失所。有一次我在家門口正碰上又到我家抓我的戶籍警,他一把抓住我的手,強行要到我家搜查。我義正詞嚴的說,這是我家,我不歡迎你,你憑甚麼要到我家去?他也拉下了偽善的面具,兇狠的說:你丈夫拿著共產黨的錢,你還反對共產黨?我說:「包括你在內,共產邪黨都是拿的納稅人的錢,共產邪黨一不做工二不種地,它哪來的錢?!它靠納稅人的血汗錢養活了它,還養活了一大批貪官污吏,人民養活了你們,你們反過來欺壓百姓,抓按真善忍做好人的法輪功學員,天理不容啊!我煉功是為了祛病健身,法輪功治好了我在醫院治不好的病,我難道不可以繼續煉下去嗎?就為了這,你們開除我的公職,判我勞教現在又整天到處抓我,使我居無定所,你們良知何在?!」

這時站在我身邊的小孫女也不斷的在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這個警察說:「你還教小孩學?」我說:教真善忍做好人,錯在哪裏?你說真善忍好還是邪黨的假惡鬥好?他啞口無言。他背後的邪惡因素被解體了,剛才的囂張氣燄沒有了。我對他說:「你們現在有邪黨在背後撐腰,等到邪黨垮台的那天看你們怎麼辦?你知道我的後台是誰嗎?」他笑著問我:「誰?」我指指天說:「老天爺!人與天鬥必敗!」他馬上扭頭就走了,從那以後再也沒來找過我了。

我到派出所去辦事時,也跟警察講真相、勸三退。有一次我去派出所辦事,一女警察對我不理解,說:「你煉功把這麼好的工作也丟了,工資也沒了,還整天在外面專搞這些事(指我在外跟人講真相)不管家,虧你老公怎麼跟你過的。」我告訴她:「你知道我煉功前後的巨大變化嗎?法輪功給了我第二次生命。我是二世為人,現在法輪功遭到迫害,我怎麼能不站出來講真話?!那我還是個人嗎?我們放下生死出來講真相,是在救人。」我給她詳細的講了三退保平安是怎麼回事,並也勸她三退。她聽明白了真相,同意退出邪黨的一切組織。

三、到公安局講真相

二零零三年,我第二次從勞教所出來後,和另一個同修到市公安局法制處去講真相,去那兒的理由是我們按真善忍做好人,為甚麼要批我們勞教,目地還是為了救那裏的眾生,因法制處是專門批勞教的黑窩。同修在外面發正念,我一人進去講真相。

我一到法制處就碰到專門批勞教的科長,我就對他說:「某某,你為甚麼要批我勞教?我又沒犯法,只是做個好人。」他的神情很緊張,辯解說:我沒批你勞教啊。我說:「你是批勞教的科長,不是你批的那是誰批的!」他顧左右而言它,把我帶到覆議科科長那裏。

覆議科長問:為甚麼不滿?我就講我來的理由:「1、我沒有做任何壞事,反而是按真善忍做好人,沒有錯憑甚麼判我一年勞教?2、我就在法院門口的馬路上站了一會,以此就批我一年勞教,當時分局的六一零的人不都在那站著的嗎?為甚麼他們可以站那兒,我就不可以?你們叫甚麼審批科?審批甚麼?你們完全不講事實不講法律。人都是有良知的,為甚麼不聽聽修煉人的呼聲,而一味的跟著江澤民跑?」

我聲音越講越大,正氣越來越足,引得別的科室的人都跑到覆議科來聽真相,其中有位科長是我的鄰居,他知道我煉功前後的判若兩人的巨大變化,在場的人也提出了許多疑問,我也都一一作答了,最後我說:「你們為了飯碗,昧著良心幫著江澤民邪黨迫害好人,將來的後果是可怕的,做多少還多少,如果你們在你們的權力範圍之內,保護大法弟子,善待大法弟子,你們就會得福報的,因為善惡有報這是天理啊!」那天講真相的效果非常好。我感受到師父給了我強大的正念,也感謝同修在外面不停的發正念。

有一次,我碰到司法局專管勞教所的副局長,我給他講了真相,送給他自焚真相、《九評》等一些真相光碟,他都接受了。我說拿回去好好看看吧,了解了解法輪功到底是怎麼回事吧。市公安局有個女警跟我很熟,聽了我講真相後也做了三退,明白真相的人也是活傳媒,她告訴她在法制處工作的妹妹,你千萬不要參與迫害法輪功的事情,並把她知道的真相及我的情況都告訴了她,她妹妹就不再參與迫害法輪功的事了,也看了真相資料。

我樓上有位市公安局信訪辦的幹部,我也給他講了真相,做了三退,後來我碰到他,他說你們法輪功講的都是真的啊。我說是啊,我們就是修煉真善忍的,講的句句都是真話,要是再有法輪功學員來上訪,你一定要善待他們啊!您明白真相也會得大福報的。他問我共產邪黨到底甚麼時候垮啊?!他在公安部門工作,知道共產邪黨太腐敗了,心裏天天盼著它早點垮。

我樓下住著一位分局國保科的警察,國保科長叫她與我拉攏關係,監視我的行動,以便跟他們彙報,可那位鄰居沒有那樣做,反而有甚麼情況給我通風報信,他們夫妻倆也都明白真相,作了三退。我這裏住著的公安局老幹部,離休的,退休的,在職的,甚麼局長、處長我都給他們講了真相,做了三退,他們都很明白:這個共產邪黨是真的不行了!

四、到社區、街道辦事處講真相

我做常人時是個得理不饒人的人,非常要強的人,修煉大法後,街坊鄰居都說法輪功改變我,身體變好了,脾氣也變好了。我家一樓有位鄰居家開小賣部,做副食生意,有時家裏沒人,她就讓我給她看店,我說你的錢在這裏說不清楚的,她說你煉法輪功是個好人,我對你一百二十個放心!我煉功前後的巨大變化,為我在社區講真相奠定了良好的基礎,今生他們與我同住一個社區緣份很大,他們受邪黨的毒害最深,救他們也是我的使命所在。

我出勞教所的那天,是我所在街道辦事處的一位專管迫害的大姐來接我的,這位大姐人並不壞,但是被命運安排在這麼個位置上,加上江澤民犯罪集團的邪惡宣傳,她受謊言矇蔽,對法輪功不理解。為了救她,我利用去要回我被非法扣押的五千元「保證金」的機會,多次給她講法輪功真相,講天安門自焚真相,她開始慢慢的轉變,最後到認同,還退出了邪黨。在她任職期間,一直在利用她的職務之便,保護大法弟子,為自己擺放了一個正確的位置。

記得我第一次走進社區辦公室的時候,只有主任一人,我就給了他一張神韻光碟,他說你包裏還有嗎?我說你太有福了這是剛才別人給我的一張,我就送給你吧,你也看一看我們神韻的演出,從演員到音樂,服飾、燈光、布景一切都太美了,你看了會受益的。你在現在這個位置上,一定要保護好法輪功學員,我以前也給他講過很多真相了,他也知道共產邪黨是個甚麼東西,那天我又重點給他講了三退保平安的真相,他很認同,取了個化名愉快的做了「三退」。

有一天我又去社區講真相,那天人很多,工作人員都到齊了,還有很多人來人往的來社區辦事的人。我就在辦公的地方講起了法輪功真相,給了自焚真相和九評光碟,還有真相小冊子,有的接了,有的沒接。忽然有個工作人員喊我的名字說你看派出所來人了,我說為了救你派出所來我都不怕你怕甚麼?我們是一個社區的是多大的緣份哪,如果你不能得救,到災難來的那一天我會為你遺憾的!那天只退了幾個人,有一個來社區辦事的人,很想了解法輪功,她有很多疑惑的地方如天安門自焚是怎麼回事?等等,我都給她一一說明了,那天我帶的資料不很全面,我與她約定好時間地點見面,給她帶去了全面的真相資料,她很高興作了三退,又一個有緣人得救了!

在後來的日子裏,我經常到社區去講真相,他們通過深入了解後,工作人員全部做了三退,看到有新來的人還沒三退的,我都要及時的給他(她)們講真相,作三退。我只要一去社區就堂堂正正的在社區大廳裏講真相,因為那裏每天都有許多來辦事的人,他們也是來聽真相的,不能不給他們機會,講真相時不管戶籍警察,社區主任在不在我都講,我跟主任說,你主任帶頭三退了,社區的員工也都作了三退,你們不僅為自己選擇了光明的未來,也會給社區帶來福份的。

隨著女兒我們搬遷到了一個新小區,有一天社區警務室戶籍帶著兩個人敲開了我家的門。戶籍警問,誰是某某某,我說我就是。他說有人舉報你在小區裏發法輪功資料,你要發到別處去發,再有人舉報我們會把你丟進去的。意思是要把我關進監獄的,看你這麼大把年紀了。我笑著對他說,哎呀你千萬不能做這個事,我們煉法輪功的都是在做好人,我們發真相資料只是為了揭穿江澤民的謊言,救度眾生,迫害好人是有罪的,會遭報應的,那樣對你和你家人都不好。我給他講了我為甚麼煉法輪功,煉功前後的巨大變化,還告訴他,我原來住的小區的戶籍警和當地的派出所長帶人來抄了我的家,把我關進了監獄,最後都遭惡報了,戶籍警得了胃癌,所長三十幾歲就中風了,聽說現在人已經不行了。你看中央那些高官一個個的被抓被關,表面看是因為貪腐,其實都是因為迫害法輪功遭的報應,法輪功是佛法修煉,誰迫害了佛法修煉的人,都是天理不容的。我又認真的對他說了一遍:我們發真相資料,沒有別的目地,就是為了救人,因為人類將來有大事發生,他聽我這麼一說,態度馬上緩和下來了,剛進門時的氣燄沒有了,他背後的邪惡因素解體了,我又順勢說,您保護好人,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會得福報的,您和您的全家都會有一個美好的未來的,他很高興的走了,我想他已經聽明白了。講真相真是一把萬能的鑰匙。

只要我住過的小區,我首先就跟那裏的保安講真相勸三退,給他們送期刊、光碟,他們一般都很高興,我進出小區大門,有的保安就衝著我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看到眾生明白真相得救了,我很高興。前幾天清早我騎車進小區大門,一位保安攔住我問,大姐我黨也退了,再該怎麼辦呢?我說你想不想煉法輪功啊?他說目前還不想,我說你就誠心誠意的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這九字吉言吧,你會福報無窮的。我又向他講了全民起訴禍國殃民的江澤民的形勢,他很認同,同意簽名起訴江澤民。

五、抓住一切機會講真相

現在各種廣告、推銷產品、樓盤的電話特別多,幾乎每天都有五六個,甚至更多,一開始我不以為然,隨著講真相勸三退的深入,我忽然想到這也是一個機緣哪,打進這個電話他就是與我有緣,我就有責任去跟他講真相,去救他。悟到了就去做。

以後一有這樣的電話打進來,我耐心的聽完他的電話後,馬上接著說:「你們的工作也不容易,你這麼敬業,你也應該有一個美好的未來。我告訴你一個重要的信息,你知道三退保平安嗎?」多數人都會說不知道。我就會熱情快速的告訴對方三退保平安是怎麼回事,勸他退出邪黨團隊,並請他記住九字吉言,這樣的年輕人居多,三退率也較高,這也是師父所牽掛的二十五歲左右的年輕人群,他們中還有大部份人沒有得救啊!

同修打這種講真相、勸三退電話,顧慮心是怕電話被監聽、家庭住址被監控,所以不敢在這種電話裏講真相勸三退。我想師父看著呢,只要你心繫眾生安危,講真相救眾生,舊勢力是不敢反對的,我沒有這個心,因此也沒有因為打這樣的電話而遇到甚麼麻煩。弟子感謝師尊的時時加持和保護。從開始打這樣的電話至今,也勸退了不少年輕的有緣人。

上街辦事碰到問路的、問時間的、發廣告的,我都會想辦法留住他們,把真相告訴他們,並勸三退,不管他們態度如何,我都會這樣去做,儘量不留遺憾。我每天還和同修們一起出去面對面講真相救人,當然在講真相的過程中,也經常碰到不聽不信不退的,還有罵人的,還有要舉報的,這時心態要穩,正念要強,心裏一邊求師父加持,解體他背後操控他的邪惡因素,一邊心平氣和的跟他講沒別的意思,只是為了救你,為你好,然後再離開。一般都很安全的。

師父說:「講真相,救眾生,這就是你要做的,除此之外沒有你要做的,這個世界上沒有你要做的。」[3]現在得救的人數還不夠,我要聽師父的話,除了修好自己外,一直要把講真相救眾生的事情做下去,直到正法修煉結束。

以上是我個人的所做所悟,有不在法上之處請大家慈悲指正。

弟子叩拜師尊!謝謝師尊的慈悲救度之恩!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悉尼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五年紐約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