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師父的話 跟師父回家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七月二十三日】我今年八十一歲,是一九九六年四月得法的,在一九九九年大法開始遭迫害後,我先後五次去北京為大法說句公道話。從二零零零年到現在,真相資料發了多少,我也數不清了,真相台曆每年都發二三百份。基本每個星期「三退」人數從三十多人到五、六十人,從二零一五年至今,有三百多世人通過我講真相檢舉了江魔頭。我還到公、檢、法、司、信訪辦、派出所等部門講真相。

這麼多年,可以說是嘗遍了人世間的酸甜苦辣!現向大家講述正法修煉中幾個實例。

一、洗腦班裏一百天:背法、煉功、講真相

在第三次去北京打出大法真相橫幅後,被非法關押在洗腦班一百天。在這期間,當地公檢法司部門各派一名工作人員每天四人監視我,他們每星期換人,我每天大量背法,《洪吟》就是在這裏背熟的,堅持每天給他們講大法真相,除了一人外,其他人都認同大法,接受我講的大法真相。後來,他們怕我把他們都「轉化」了,就把我換了房間和同修關在一起。

二、層層講真相狀告江澤民

在二零零零年,我到所在地居委會對他們講法輪功將人從本質上都變好了,對國家有百利而無一害,江澤民不迫害法輪功,國家就會興旺,老百姓也無災難……大法弟子做好人,你們為甚麼要抓他們?並給他們講大法真相。又到街「六一零」,區公安分局,市信訪辦,省信訪辦講真相。

第四次到北京上訪,告江澤民,並對有關領導講了四十分鐘左右的大法真相,說明法輪功被迫害是天大的冤枉,並流下了眼淚!那幹部嘆了一口氣,我又將同修給我起草的「告江澤民十大罪狀」的信遞給了他。

三、喊大法真相口號,拒絕所謂「轉化」

我第五次去北京上訪,在金水橋將「真善忍永存」的橫幅打開,並喊大法真相口號,被非法押送到戒毒中心。

有一次,獄警說他們有外單位領導來參觀,要我們大法弟子站一排,吸毒人員站一排,我是站在最靠近門的一個。當那個領導經過時,我大喊:「法輪大法千古奇冤!」「還我師父清白!」有個獄警對我說了兩次「閉嘴」!三天後,那個獄警又找我,我說:你要我閉嘴,又找我幹啥?他說:「婆婆,我錯了,我錯了……」並對我說:「那個參觀的領導說,『人家那麼大年齡,是個甚麼反革命呢?』我錯了。」

那個警察想轉化我,對我說,某某那麼年輕,又有文化都轉化了,你這麼大年齡,又沒有甚麼文化,還不轉化。我說,「人世間有英雄模範人物做榜樣,大法修煉沒有榜樣,我不看別人怎麼做,我只聽我師父的話!」

那些被所謂轉化的人對我說,你要不轉化,就坐穿牢底。我就背《洪吟》:「蒼穹無限遠 移念到眼前 乾坤無限大 法輪天地旋」[1]。他們就走了。

再後來我對要來轉化我的人說,「你們首先背師父的經文。否則,就不要跟我說話!」師父說:「同時為了你們的提高不斷的點悟著你們,為了你們的安全看護著你們,為了使你們能圓滿平衡著你們在不同層次欠下的債」[2],感恩師尊慈悲看護我一路走過來!

四、公交車奇遇救人急

近幾年來,我給十來個離退休幹部、政府工作人員和國家公務員講真相,作了「三退」。有一次,我坐公交車,有一個穿制服的人坐在我身邊,我問他,你是保安嗎?他說;「是,我是保護人民安全的。」「你今年多大年齡了?」他說八十四歲了,我說;你孩子都在哪裏工作?他說,有的在公安廳,有的在銀行。

我就給他講大法真相,他耐心聽,我講了很多真相,他都接受,不反對。第二次我又在公交車上碰到他,給他作了「三退」。第三次在公交車上碰到他時,我帶了很大一包真相資料,下車後,我想送真相光盤給他,一拉開包,裏面的真相資料全都露出來了,他看見了也沒有說甚麼,我將一盤真相光盤送給他,他放進包裏,就走了。

我想:這個人怎麼這麼好呢,要他看大法書就好了!後來,我帶了一本《轉法輪》很長時間沒有碰到他,有一天在一個商店門口看見他坐著,我就跟他約好,第二天把寶書送給他。他非常願意接受,並看了幾遍。以後,真相資料也不間斷的送給他。

五、街坊鄰居明真相保護大法弟子得福報

我向街坊鄰居講真相,揭露邪惡謊言,有的全家都明白了真相,作了「三退」。我的左鄰右舍共有六七十人明白真相,作了「三退」。

有一次洗腦班一個頭子到我家要迫害我,我看見他眼睛發綠光,就心裏默背,「法能破一切執著,法能破一切邪惡,法能破除一切謊言,法能堅定正念」[2]。我背完了他的眼睛就不發綠光了,臉也露出了笑容。

有一次邪惡又來找我麻煩,有一個鄰居對他們說:「這個婆婆是個好人……」講了一個小時,他們就走了。這個鄰居當時有嚴重的咳喘病,後來他恢復正常了。我對他說:你的病好了,是不是那天幫我說了公道話?他說:可能,很可能!後來,他看到我,對我非常客氣。

六、救度眾生不忘家鄉親人

從二零零五年起,每年清明節我都回鄉(婆家、娘家)都去講真相,發資料,每次都能三退十幾人。有一年過年前,我提前發了半個月的正念,就和女兒一起回鄉將四百份真相年畫發給了鄉親們,他們對我們非常客氣,有的要留我們吃飯,有的遞茶我們喝,有的要送禮物給我們,有的幫我們發送年畫。

正法走到尾聲,不管處在怎樣險惡,艱難的情況下,我都要以法為師,聽師父的話,最後堂堂正正見師父,跟師父回家。

註﹕
[1]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洪〉
[2]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擾〉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