訴江被騷擾 我到鄉政府講真相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七月十六日】二零一五年五月當局發出了「有案必立,有訴必理」的通告後,我依法向最高檢察院,用信函真名實姓控告江澤民血腥迫害法輪功及修煉者的罪行。不久本地鄉政府派人到我家,問到:「寄過甚麼東西到高檢嗎?」我說:「江澤民政治流氓集團製造天安門自焚偽案,挑起全國人民對法輪功的仇恨。」他打斷我,反問我:「你怎麼知道?」

我就開始從王進東的燒不壞的塑料雪碧瓶和大火燒不燃的頭髮、小思影氣管割開還能說話和唱歌講起,講了一些自焚疑點並告訴他國際教育組織經過自焚錄像分析指出天安門自焚是蓄意造假。我接著說:「江澤民竄上台,直到控制胡溫政府二十多年以來,吃、喝、嫖、賭,貪污受賄、造假橫行……道德下滑的無底線。」他一直聽著,我說完後他甚麼也沒有說就走了。

之後鄉政府一直找我的大兒子並威脅他說:你媽如果再煉,搞不好你弟弟的工作(小兒子在外地工作)要搞掉喔!並讓大兒子帶我去鄉政府。

我小兒子和我說:「媽,只要你身體好,你就煉,我即使當工人也有飯吃,我知道老媽沒有錯,你如果不煉了,身體又像以前那樣,那可不行,不要考慮我。」聽了兒子的話,我真的為他善待大法弟子、抵制邪惡的正念而高興。

第二天一大早,我給師父上了香,求師父加持,就一個人一路發著正念來到了鄉政府,還沒有人來上班,正好發正念清場,並再次請師父加持。一會兒就來了一個人問我,你找誰?我說,我叫某某某,我找書記,他說:跟我來吧。

我跟著他到了樓上,一會兒他就叫了七、八個人來,叫我和他們一起到了會議室,把門反鎖上,空氣有點緊張,他帶幾分怒氣的說:「你叫某某某?」我說對。他又說:「聽說你煉法輪功了?」我回答對,這時我不但沒有怕心,反而一身正氣,我想不能讓他們說那些邪惡的話,這是大法弟子講真相之場,在場的人必須聽我講大法的美好,我知道師父就在我身邊。

我接著平和的說:「我原來滿身是病,不煉法輪功我也早就完了,也就沒有今天這事了。」在這時他們的眼睛都在看著我,沒有人吱聲。我又接著說:「父母給了我第一次生命,師父給了我第二次生命,而且是非常健康的生命!我原來患有嚴重的心臟病,二尖瓣狹窄,有時心臟連續怦怦跳幾下,接著驟停,全身冒虛汗,便休克倒地不省人事了,此種情況發生過多次;還有腎小球腎盂腎炎,再發展下去就是尿毒症;還有腎結石,經常小便有血;還有風濕性關節炎,冬夏不敢沾涼水;還有小腦萎縮、膽結石等多種疾病,我家真是西藥成堆,大小藥成排,去過很多大醫院,你們可以去鄉鎮醫院去打聽,中、西醫醫生都知道,我身上的這些病可都是要命的病啊!我在痛苦中煎熬著,無奈的等待即將到來的生命結束的那一天。」

這時他們都在靜靜的聽我講述。我接著說,等待中,一九九八年的一天有人向我介紹法輪功,並說:「法輪功祛病健身有奇效。」我心急的說:「我不識字啊!」她給我帶來了一套師父的講法磁帶,並耐心的教我煉功。煉了三天,我正在吃的藥就減了三分之一,十天後,就減掉一半。自從煉了法輪功後,可以說身體一天一個樣,半個月後,所有的藥全部停掉。不到兩個月,我才真正體會到甚麼叫無病一身輕的感覺,吃得、睡得,走路輕鬆,幹一天活不覺得累,可以挑一百斤的擔子,冬天早晨零下幾度的天氣,我用冷水洗衣、洗菜不怕冷。師父沒要我一分錢卻給了我這麼好的身體。我身體好了,也能經常幫助親人及鄰里,這些我自己不說了,你們可以打聽。

我說完了,我看著他們對我的表情都好多了。但書記還是拿出一張表讓我簽字,我說第二次生命是師父給的,不煉功就保不了命,師父救了我的命,又給我講了按照「真、善、忍」做好人的道理,並教我做好人,這麼好的師父和功法我可不能昧著良心說不好,字我堅決不簽!

書記見我態度堅決,轉身和另一個人說:「算了,等小x(指秘書)回來把表填了交上去吧。」轉過身來對我說:「你回去吧!」

回到家後,我前前後後的回想著整個過程:啊,原來我有這個講真相的願望,師父就順利的讓我講完,也讓他們完整的聽完,原來是師父給我安排去鄉政府講真相的機緣啊!原來師父就在身邊保護加持著我。

從那以後,他們再也沒有打擾我和兒子,我三件事沒受影響的還在做著。

另外再說一件事,我是六十多歲的老太太,沒進過學校的門,我就想學法,求師父加持,如今我不但能讀《轉法輪》這本書,所有的講法除個別字外都能認下來。

我沒有甚麼特殊的事蹟,只有一顆信師信法和對師父無限感恩的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