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師信法 八旬老嫗闖過病業關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八月六日】在經歷幾次同修過病業關的過程中,我再次見證了法輪大法的超常、神奇,並體會到了作為修煉者應有的堅定。僅作簡單敘述,和同修交流。

同修甲已是八十四歲的老人,二零零七年開始修煉大法。因只有小學三年級的文化,讀《轉法輪》時經常碰到生字,她每天除了料理家務,伺候因患高血壓行動不便的老伴外,有空就讀法,邊讀邊請教老伴,開始一天只能讀一、二段,學法兩個月剛過,多年的糖尿病就在不知不覺中消失了。

同修信師信法,身體和生活中遇到磕磕碰碰,她總是不忘念誦「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幾年來一直穩穩當當的做著自己該做的事,二零一五年,憑著對師對法的堅定信念,同修闖過了一次來勢洶洶的生死大關。

那是二零一五年一月中旬的一天,家人發現同修甲全身皮膚泛黃,小便呈褐色,後又轉為黃色,白眼球現金黃色。隨後,發燒、肚子脹、噁心、嘔吐,表現為醫學上嚴重的急性黃疸型肝炎症狀。

同修並沒有害怕,認為是「病業而已」,堅持著每天的學法煉功。但到二月二十二日,已經虛弱的不能煉功了,我和同修乙去看望她時,都不免心生憂慮:我們的師父有回天之力,但病業中的同修能不能看破生死,能不能百分之百信師信法?我和乙同修的共同認識是:只有幫助甲堅定和加強信師信法的堅定信念,才能破除這生死大關。

我們首先和甲的女兒交流,提出建議:老人已經八十二歲,是大法使她舊病全除,應該信師信法。倘若要去醫院,一定要徵求老人的意見,違拗老人,會造成對老人的傷害。

其次,我們和甲交流,提出建議:放下生死。得法了,死有何怕?但我們不能死,我們在世間可以救度更多的人。甲很明確:「我求師父保護,我不能死,小區裏和我同歲的常人還活著,我若死了,常人會誤解大法。」同修的目地明確而堅定。

同修甲躺在床上最虛弱的幾天,只要清醒,就不停的背誦師父的法:「大覺不畏苦 意志金剛鑄 生死無執著 坦蕩正法路」[1],思想中總不忘師父的話:「我是李洪志的弟子,其它的安排都不要、都不承認」[2]

一天、二天……,同修甲憑著對師父對法的堅信,五天後,坐了起來。可以讀法了,可以煉功了,但腹部腫脹,腿也腫的很粗。

這天,她的一個當中醫的親戚來看她,給她把了脈,說:五臟六腑甚麼事兒沒有。然後出了個偏方,說可以消除浮腫。同修的女兒按偏方製作了豆漿,準備給老媽喝,但還沒有端上來,甲驚喜的喊道:「消腫了。」她發現自己的腹部已瘦了下去。

幾天後,就在全家人和同修都為她高興時,她再次顯露病業假相,又是不吃不喝,噁心、嘔吐,尿床、昏睡不醒。同修仍是正念以對,信心不減。不能看法就背法,背不出來了,頭腦昏沉時,她就反覆誦念「法輪大法好」。只要能清醒,就掙扎著坐起,只要能坐起,她就聽法或看法。

那天,她虛弱的倒在床上,她的外孫抱著她,一定要送姥姥去醫院,同修甲只有無力的擺手拒絕,女兒知道她的心思,制止了兒子,等待著老媽的好轉。入夜,同修甲醒了,發現自己的衣服、被褥全部濕透。她以為自己尿床了。

同修述說尿床一事時說:半夜醒來,感覺被褥、睡衣全已濕透,但頭腦清醒,身體也輕鬆了,知道自己好了。於是爬了起來,將濕透的被褥和衣服換了下來塞進了洗衣機,然後發現自己腿部消腫了。兩條腫脹的腿變回正常了。

同修明白了這是師父在給自己調整和淨化身體,所謂的病症皆為假相。感恩師尊慈悲救度!感恩師尊傳授的宇宙真理和突破魔難的正念神通。

幾個月來,同修甲不停的學法、背法、煉功,有時一套功法不能一次煉完就分兩次煉。飯,能吃多少吃多少,家務能做就做。不把自己當病人,不懶惰、不依賴。女兒也理解她,不強迫她就醫。就按法的要求做,她不斷的查找自己的執著心,不斷的歸正著自己的思想和行為。身體也一天天的強壯了起來。

全身浮腫和黃疸經過幾次反覆,最後消盡了。大概七、八個月的時間,甲徹底擺脫了病魔的糾纏,恢復了健康的身體,隨後滿頭白髮漸漸變黑了。

我和同修乙除了三天兩頭跑去陪她學法之外,就是鼓勵她,幫她發正念,將《明慧週刊》同修們交流中有關的故事講給她聽。現在想來,那時的態度大多是積極向上、堅定樂觀的。同修衝出了生死大關,我們也體會到了法的神奇、師尊的偉大:「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3],還有誰能比大法弟子更幸福呢?只要正信堅定,我們就可以戰勝一切的魔難。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正念正行〉
[2]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師徒恩〉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