臨大難 只有信師父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八月一日】從一九九七年得法修煉到現在,算算已經二十年了。在這二十年的修煉道路中,在慈悲偉大的師父呵護下,我由病人變成了健康人,由被迫害得幾乎癱瘓到今天的全身無疾,無不浸透著師父替弟子的承受與慈悲,我用多少感恩的語言也說不盡,道不完。

這裏我想從這些年來師父看護我和家人走過生死關的實例中挑選兩件說說,以表達我對師父的無限敬意,同時也讓世人知道,修煉法輪功是多麼神奇,修煉法輪功的人是多麼幸福。

一、奪命車禍重傷痊癒

二零一六年四月底的一天,我和一同修騎著摩托車去鄉下講真相、送資料。傍晚時分,我們發完最後一些資料,打算回家時,本來顯示的有油的摩托車突然就沒油了。我們找到附近的加油站加上油,向回家的方向騎。

同修馱著我,我在後面總是感覺她老是往路邊斜,快到縣城的時候,摩托車順著路邊一叢一叢枸杞的間隙掉進了深溝(後來才知道,溝有四米深,下面全是帶有稜角的石頭。)掉下的一剎那,我就覺得頭暈了一下,人像昏迷了一樣,胸部五臟六腑就像爆炸一樣,瞬間就有粉碎的感覺,但這時好像還有意識,我就想:我煉法輪功,在縣裏名聲挺大,可不能對救度眾生有負面影響。這時我就覺得自己沒氣了,心臟停了,我一點兒思維中的正念告訴我:煉功人,甚麼事也不存在。接著我就覺得有一股氣衝上來了,一下清醒了。但是身體動不了,想起起不來。同修問我:「有事沒?」我怕同修著急,同時我又想到了《轉法輪》中的一句話「好壞出自一念」[1],就說:「沒事。」其實我身上非常疼,疼得快要堅持不住了。同修爬上去找人,我就躺在下面背法,發正念。

好像過了很長時間,來人了。他們把我扶起來,我覺得氣向下走了點兒,不太憋得疼了。他們要打車送,我沒讓,就讓他們用摩托車馱我,把我送到了距離出事地點最近的一位同修家。

進了家,感覺肚子裏面的氣往上頂著,胃裏的東西全部吐出來了。同修扶我上了床,撩起我的背大聲喊:「你的背怎麼有一個坑?」我不吭聲,她又大聲問了我三遍,我也沒理她。後來才知道,我後背、前胸的骨頭都摔錯位了。腰部那個坑兒,是掉下去的時候,溝裏的石頭墊成的,把腰部的骨頭摔斷了,陷下去一個坑。背部那個包,是背上的肋骨斷了,聚在了一起。前胸部位是右邊的肋骨向外岔,左邊的肋骨向裏摳。

同修給我吃飯,我吃不下去,讓我喝水,我喝不進去。我知道我的胸腔裏滿滿的,裏面的器官腫了,沒有一點間隙。兩天後能喝一點兒菜湯,吃一點兒饅頭了,但還是不能動。我就想:我是大法弟子,不能讓人伺候呀,我得回家。

第三天我就回家了,回到家一躺下就起不來了。躺在那我心裏也急呀,我想發正念,可是坐不直,就讓丈夫用被子、枕頭支住我,用胳膊支在腿上發正念。還是坐不住,動不了,全身骨頭都痛。同修們來看我,和我學法,發正念,鼓勵我。我心裏也清楚:只有師父能救我。

第七天時,我心裏和師父說:師父,我要正念正行,師父加持我起來,我不能讓不修煉的家人及常人誤解我。我起來了,給丈夫做飯,疼得堅持不住,就躺會兒,一會兒再起來。

大約二十天後,我就去同修家拿資料,步行,腰部很疼,撕心裂肺的疼。我想,走不好,我就騎自行車去取。

到皇曆四月初八那天,給師父過生日,我吃了很多東西,是我出事以來吃的最多的一次。

從此以後,我一天一天的逐漸恢復,近來感覺背部的骨頭也回到原位了。

我知道,這次事故是來要我命的,但是我有師父,有大法,我相信師父一定會讓我過這個關的,受點兒皮肉之苦算啥!

二、九死一生的孫女

我有個雙胞胎孫女,七個半月剖腹產。月子裏二十天就查出腦癱、先天性心臟病、肺部感染等疾病,在市醫院住了一個月回家了。我看著孩子被激素催的大大的腦袋,肥胖的身子,就像四、五個月的孩子,心裏非常難過。我心想,這麼多病,每一種病都是要命的,這個孩子只有師父能救她。於是在兒子和媳婦的允許下,媳婦帶著那個健康的孩子,我帶著這個有病的孩子,開始我們的修煉生活。

前幾年,孫女只要一犯病,我就給她聽師父的講法,求師父救她。就這樣,一粒藥沒吃,一次醫院沒去,憑著信師信法的決心,孩子奇蹟般的長到了四週半。

可是今年這次孩子的犯病,那真是步步驚心啊,我思想中稍微有一點兒不正的想法,那都會帶來非常不好的後果。

三月二十日下午,孩子吃餃子,吃了很多。半夜時孩子的肚子就開始發燒,一會兒比一會兒厲害。天亮我發正念時,就聽見孩子「嗚嗚」的叫喚,開始說胡話。早上我在外屋做飯,聽得孩子「哼」了一聲,我趕緊跑進裏屋,一看孩子又抽風了(以前一犯病就這樣),眼睛瞪得老大。我立即大聲喊:「師父,快救您的小弟子!」忙叫丈夫拿師父的講法錄音,我趴在孩子的耳邊叫她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孩子點頭答應。我又請師父加持,逐漸的她輕點了。下午兩點來鐘,又抽了一次,又是師父幫忙過的難關。

第二天,孩子不抽風了,可是開始咳嗽,一聲接一聲,一會兒不停(孩子頭幾天就有點兒咳嗽,不厲害,半大天一聲,我也沒在意)這時能聽見她的肺部、上呼吸道「刺啦刺啦」、「呼嚕呼嚕」的聲音,心臟跳的老高,都能看到胸部一上一下的,孩子被憋的「吭吭」上不來氣。我撩開背心,低頭一看,忽然孩子肺部情況清清楚楚展現在我眼前,肺部的顏色像土一樣,我知道那是感染的膿,中間有一個小坑,坑裏有一些新鮮的血液,也就是幾秒的時間,畫面就消失了。我明白了孩子這次「犯病」的嚴重性。但是我不害怕,有師父,師父一定會管的,我就對孩子說:「寶呀,沒事啊,你有師父管得了,你一定沒事,就是那點兒黑氣讓它冒冒,你就好了。」我甚麼也不想,不動任何念頭,就是發正念,求師父加持,給孩子聽師父講法錄音。

第三天早上起來,孩子玩兒了一回,又和第二天的情況一樣。

第四天,孩子開始出冷汗,溫度開始降低,心跳的速度慢下來了,肺部還和以前一樣。

第五天,孩子的情況比第四天更厲害了,身上沒溫度了,咳嗽有點兒輕了。

第六天,孩子全身都涼了,摸不著脈了,心臟不跳了,小臉都變色了,好像皮膚都展了,只是咳嗽輕多了。這時我有點兒心慌了,動念了,要是有人往醫院弄,我也不攔著了,這個念頭一閃而過,立即我就警覺了,責備自己:「瞎想啥!正念正行,有師在,有法在,弄醫院?就能好了?哪也不去!就交給師父了!」

第七天,孩子起來了,開始吃東西了,因這幾天孩子甚麼也沒吃,就喝了點兒水、奶,身上還很軟,但是一切「病狀」都消失了。

第八天,孩子去幼兒園上學了。

這一週以來,我頂著家庭及親朋們各方面的壓力,和孩子一起度過這艱難的七天,如果沒有師父時刻陪伴著我,給我撐腰,沒有大法支持著我,給我力量,就憑我自己?想逾越這個關,真是比登天還難!

因此,百分之百信師信法,正念正行,時刻記住慈悲偉大的師父就在我們身邊,就沒有邁不過的坎,過不去的關!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