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次病業大關使我向內找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七月十八日】我是一九九六年三月走進大法修煉中的,當年四十六歲。修煉後,師父給我淨化了身體、心靈,使我的世界觀發生了天翻地覆變化,知道了人來在世上的真正目地,也知道了怎麼樣做人,性格變的開朗、樂觀;多種疾病不翼而飛,身體達到了無病一身輕,從此義無反顧的走上了返本歸真的修煉之路。

說起來汗顏,自己也是個修煉了二十年的老弟子了,一路風風雨雨、跌跌撞撞的跟師父走過來了。一直每天三件事都在做,救人不分嚴寒酷暑、風雨雪霜,沒有節假日,沒有星期天,三百六十五天按部就班的做著;幾次講真相救人被不明真相的人構陷,也都正念闖出來了。自以為挺精進的,心底或許還有一絲滿足感。可是在去年、今年卻出現了兩次大的病業干擾,讓我對自己的修煉狀態進行了嚴肅的剖析。

去年五月的一天,突然高燒、打冷戰,嘔吐、腹痛,因事發突然,家人又急又怕,強行把我送進了醫院。醫院診斷直腸癌。我心裏明白是病業假相,是自己修煉上有漏被舊勢力鑽了空子,並不斷的否定著邪惡的安排。

可是,由於放不下對親人的情,還是走了舊勢力的安排,走了人的路,在外地做了手術,給大法抹了黑,在親友中造成了負面影響。我很慚愧,大法弟子身體是師父給淨化的,根本就沒有病,這根本就不是病,都是假相!冷靜的向內找,還找到了對兒媳婦嫌棄心、看不上的心;還有抱怨丈夫不抓緊業餘時間學法,只重視煉功,學法少修心差(丈夫是近幾年走進大法修煉的,白天上班),有時間就看電視、玩電腦遊戲,因心裏著急,一說就動氣,我這不都是對家人不夠善嗎?當時只是在表面查找自己的不足,卻沒有往深層挖根。

今年五月,我又出現了同去年一樣的病業反應,又被家人強行送到了醫院,醫院診斷:腹部腫瘤。

家人得知醫院的診斷後,丈夫一夜之間眼底充血急紅了眼睛,兒子要去北京聯繫醫院。我一邊安慰他們,一邊嚴肅的告訴他們:你們不要著急,我是大法弟子沒有病,這是假相。這次我不能再做錯事,走錯路,我要出院,一心學法煉功。他們堅決反對。

這時一同修來看我,我知道是師父安排的。她和我交流:上次病業關你沒過好,這次絕不能再走舊勢力安排的路了,徹底否定舊勢力迫害,走師父安排的正法修煉的路。師父在法中已經告訴了我們真修的大法弟子沒有病,「放下生死你就是神,放不下生死你就是人」(《美國法會講法》〈紐約法會講法〉)。還有你要放下丈夫、兒子對你的情。你覺的他們對你好、關心你、孝順你,那不正是舊勢力用人的情在往下拽你嗎?那不正是修煉人要修去的情嗎?

同修的幾句話提醒了我,師父的法敲醒了我。我是大法弟子,放下生死、放下情是我必須做到的。醫院是給常人治病的,大法弟子在這裏不就降為常人了嗎?這醫院不是大法弟子呆的地方。我有師父,有法,大法無所不能,我要證實法,我要救眾生,我不能毀眾生啊,我身邊明真相的親友看見我被病業纏身,誰還能相信法輪大法好呢。這一次我一定走正、做好。於是我乘家人不在身邊,給他們留下一封信,堅決要求出院,走師父安排的路。然後打車回家了。

我打車回家的路上,心情非常輕鬆,有種解脫的感覺,好像走出了牢籠。此時我根本不去想家人會怎麼怎麼樣,心中只有一念,我一定要聽師父的話,走師父安排的路!「萬事無執著 腳下路自通」[1],師父的法一下子打入我的腦中。我知道師父在鼓勵我呢!我做對了!

丈夫和兒子相繼也趕到了家,我首先鄭重聲明:你們別再為我勞民傷財了,你們的好心我領了。但是我不會再聽你們的擺布,醫院我不去北京更不去!我是大法弟子,只聽我師父的!好好學法煉功,做好大法弟子該做的三件事,一定會出奇蹟的!沒想到丈夫的第一句話:明天辦出院手續,我陪你一起學法!兒子也說:媽,你咋不早說呢!

正像師父所說:「人要跳出這個情,誰也動不了你,常人的心就帶動不了你,取而代之的是慈悲,是更高尚的東西。」「如果你真能做到的話,你發現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2]看似一場風波,在師父的加持下平平靜靜的過去了。

經過靜心學法,我找到了最初的那一念,怕病復發、怕病轉移……還是放不下這個病!最根本上是信師信法的問題!師父明明白白告訴我們:「讓你身體達到無病狀態。」「害怕也是一種執著心。」「煉功人你老認為它是病,實際上你就是求了,你求得病,那病就能壓進去。作為一個煉功人心性就應該高。你不要老害怕是病,怕是病也是執著心,同樣會給你帶來麻煩。」[2]按照師父的法,不斷的查找自己的一思一念,修正自己的一思一念。捫心自問,這些法每天學每天念,而真正信了多少、同化了多少?遇到矛盾、問題首先出來的是人心、人的觀念,卻不是正念,這能達到修煉人的標準嗎?能算是大法弟子嗎?這樣大的漏,舊勢力能不鑽空子嗎?

連續出現的兩次大的病業迫害,如同棒喝一般。我自問:你是在修嗎?對照法反觀自己,長時間學法犯睏,不入心;發正念倒掌;煉靜功迷糊;遇事向外找;愛聽好聽的;還有在學員之上的心、妒嫉心、色心、對家人不夠善的心、在敬師敬法上也有問題等。這些不正的東西平時自己確實沒有重視、真的沒有好好修啊。這漏還小嗎?自己不會修,沒有修,卻還抱怨丈夫「學法少修心差」,殊不知這不就是師父給我的鏡子嗎?!而我的悟性也太差了。

三個多月過去了,通過靜心學法,多煉功,多發正念,多救人,不斷的向內找,不斷的在法上歸正自己的一思一念,從人的理中從人的觀念中超脫出來,深切的感受到了身心的昇華與淨化。現在的我每天精力充沛的做著三件事,精神飽滿、面色紅潤。依舊是滿懷慈悲、善念,奔走在救人的神路上。親友們在我的身上也見證了大法的神奇與超常,過去沒三退的這次也做了三退。

我慶幸,今生能得到大法;我富有,「大法是我一生的財富」[3],我萬分的感恩,我有慈悲偉大、無所不能的師父!

最後感恩師尊為弟子的慈悲苦度和巨大的承受、感謝在魔難中關心、鼓勵和幫助我的同修。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無阻〉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3]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 四》〈同一條路〉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