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師父的慈悲看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八月二日】佛法無邊! 只有走在修煉路上的人,才能感受到他真正的神奇。

一九九七年的一天夜晚,我非常清晰的夢到站在一尊佛的腳前,我的高度看不到佛的腳趾蓋,那尊大佛微微的睜開眼睛看著我,這時從很遠的地方飛來一尊小金佛,慢慢的溶入大佛的身體,醒來後,久久回想著夢中的情景,定格在我的腦中。

一、走入修煉

同年的秋天,家人(大法弟子)送我一本《轉法輪》,又給我一張市圖書館二樓師父講法錄像的門票。我去看,驚奇的發現錄像一開始出現的小金佛居然和我夢中的是同一尊佛!

就是那一年,我走進了法輪大法煉功點,走上了一條神奇的修煉路。

九九年「七﹒二零」前兩個月,師父點化我到學法點,「七﹒二零」前一個星期,請到煉功帶。師尊看到我對大法渴望的這顆心,給我在家修煉開創了條件。「修在自己,功在師父」[1],我知道師父為我準備好了一切!

二、信師信法

迫害開始,我又做了一個清晰的夢;夢到在一間房子裏,一個人審訊我,大概是問我還煉不煉法輪功?如果還敢煉,(他用手一指)就放一條大狼狗咬我,這時我好像一點也沒害怕,心裏想,你敢咬我?抬手在頭髮中抽出一個像修眉毛用的小鑷子,幾步衝上去,對著狼狗張大的嘴猛叉下去,小鑷子一下變成了一個碩大的叉子,只見剛才還兇猛無比的大狼狗一下就癱在了地上。醒來後,回想夢中,我的膽量遠遠超乎我自己的能力,從而更堅定了我修大法的決心。

一天下班回家,單位住宅小區通知住戶一律上交法輪功書籍,並登記姓名。當我走到院門口時,有人站在傳達室門前衝我喊:「煉過法輪功的,把書都交到老幹部活動室。」和我一塊走的還有一個功友就問我:「你交不交?」當時我非常平靜的告訴功友:「我請書時,也沒用他們一分錢,憑甚麼交給他們?我不歸他們管。」

第二天早晨上班擠公交車,我坐在最後一排的椅子上,車上擠滿了人。忽然我彷彿看到司機前面的公路,道路異常的寬闊清清楚楚,就像我坐在司機的位置上一樣!(我的座位根本不可能看到) 車繼續向前行駛(在郊區上班),途經醫院、火葬場時,我想,醫院、火葬場是人生必經之路,可我不是了,我已經不屬於這一站了。

三、兌現誓約

九九年「七﹒二零」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開始後,我去北京證實法,當時好像師父把我給封閉了、下了罩一樣。回來後,開始以自己的親身體會向人們講述大法的美好,從不會中摸索,自己寫「法輪大法好 真善忍好」掛幅、寫粘貼、發真相信,向人們傳遞著大法的真相。後來有了真相傳單就更得心應手了,走出了一條自己的證實大法的路。雖然艱辛,但始終感覺得到大法是我最大的幸福!

《九評》發表後,開始「勸三退」,我和同修(家人)首先從我們家裏到親戚做起,再到農村老家所有能聯繫上的親戚,在我們講真相、勸退的努力下,親友們全部退出了邪黨。同時證實大法的美好,使更多的人得救。

退休後,我全職營運家庭資料點,買了第一台激光打印機。由於當時邪惡迫害嚴重,資料點也相對封閉,再加上根本不懂打印技術,只好全家人齊動手按照說明書操作,開始以家庭為單位資料自給自足,後來也能供給其他同修了。都靠著求師父一步一步的指教,一路走了過來。當時根本不懂得打印機還要加墨粉,可神奇的是這台機的墨粉大概用了近一年。資料點的資金也就像買米、買菜一樣是正常生活的一部份,這個資料點在全家人的參與下運行的很好。

初冬的一天晚上八點多鐘,我給同修送資料回家,騎著電動車無意向天空望去,忽然滿天的星斗從遙遠的宇宙自遠而近向我飛來,我置身於星空之中,情不自禁的唱了起來,一直到家。

回到家,天上無比震撼的美景使我久久不能平靜,順手將隨口唱出的歌詞記錄下來,第二天有同修來家看到,對我說:「姐,這是你寫的嗎?我認識一位會譜曲的同修,給譜一下曲,發出去吧。」其實,我文化不高,也根本不會寫甚麼歌,是師父給我打開了我的記憶,給予我智慧,讓我知道了的誓約。

後來同修譜曲我拿到後,驚奇的是與我當時唱的近乎相似,題目為「慈悲懷」。歌詞是:

我從美好的世界中來
落入凡塵幾千載
茫茫迷中我在等待
盼望著慈悲的師父來。

我從遙遠的世界中來
生生誓約記心懷
風雨中我的初衷不改
盼望著宇宙大法的傳開。

我從深邃的大穹中來
生生下走為今載
萬古天門今已開
傳頌著師父的慈悲懷。

師父啊,師父啊,感謝您把我領回來,
師父啊,師父啊,感謝您把我領回來。

師父講:「大家一看到這法,特別是我講的那三部份人的前兩部份,看到法之後真的是那個心情,簡直太高興了!太好了!終於找到了!人千萬年的輪迴等待的不就是為了這個嗎?那時生命深處的感受使你甚麼人心都能放的下,下定決心一定要修好自己。那個興奮的心情使人精進。」[2]至此,我再不敢怠慢,無怨無悔跟隨師尊,兌現著我的誓約。

隨著時間的推移,我接觸到懂技術的同修,給了我很多幫助,我的技術也逐步走向成熟,一般的問題也能自己解決了。有時也能幫助同修解決一些小問題。記得是初春的一天,我去給一位同修修機器,回來時在公交車站等車,天氣特別的冷,凍的我上下牙打架,上車後,我坐在靠門口的座上。當時的公交車還沒暖風,而且四面透風,忽然我感覺右邊身子開始發熱,不經意低頭看到我的右側像是爐火一樣的藍火苗舔著我的手背,我就像坐在爐火邊一樣,手背被烤得發紅,當時眼裏充滿了感恩師尊的淚水,心中激動的喊著「謝謝師父、謝謝師父」,真正體會到有師父真好,修煉真好!慈悲的師父就在身邊呵護著我!

二零零八年「奧運」前,我市大規模盤查,路口、郵局、各小區、甚至樓門口都有登記人員。我每次去樓道發資料,小區門口檢查身份證時,到我這不是沒人理我,就是對我說:「過去吧」,根本就沒人檢查。有一次,在一小區內碰到一同修,她遠遠的看到我,嘴張得大大的,半天才說;「你還敢來我們小區?我們小區查的可嚴啦。」

還記得有一次我去一樓群發資料,我一進院子碰到一條小狗,它小聲地叫著,跑到我的腳前,我告訴它:我是來救人的,你記住「法輪大法好」,給我看著人,不要讓人出來,有人就告訴我好嗎?就這樣,我上樓時它就在樓門口靜靜的等著也不叫,我發完資料後,就不想再走大門,這時就聽小狗吱吱的小聲叫,好像明白我一樣,抬頭看看我後,向前跑去,我跟著它向前走,就在樓與樓的交叉處看到一扇開著的小門。當時我特別感動,蹲下來謝謝它,它就再也不叫了,靜靜的看著我,直到我走出好遠。我知道是師父給我安排小狗幫我的。

當時郵局門口的郵筒前都有探頭、門口經常停著警車,我每次去發信離警車大概一條馬路時,提前就想讓警車快走,不要耽誤我做正事。警車基本都會快速離去。對在郵筒前值班的工作人員,心中就想:你們忙你們的去,我要做我的正事了,快走。於是就會出現工作人員接電話、上廁所,或有人喊他們走。每一次都離不開師父的慈悲保護,就是用盡人間任何語言都無法表達我對師父的感恩!

四、堅定正念

二零一二年二月十七日,我去同修家被綁架、抄家。在派出所,我從一開始就給警察講真相,講我得法的經歷,講大法的美好。這時,又有兩位同修陸續被綁架到派出所,警察對他們訓話時,我看到一同修的手一直哆嗦,我馬上發正念。當時感覺正念場特別強,我的渾身發熱,熱氣順腳底往出冒,我感到師父在加持我。

警察欲審訊我時,當我看到電腦上打出「審訊筆錄」四個字,突然生出一念,我是大法弟子,他們怎麼能審訊我呢?隨即站起來拉門出走,警察在後面喊:「上哪去?」就在抬起右腳的一剎那,我沒有了意識。再抬頭時,我已經是在過了兩條馬路的巷子裏了。是師父把我從派出所「托」了出來!

流離失所後,我產生了怕心,有過懈怠、寂寞,但對師父、對大法的堅定信念沒有過一絲一毫的懷疑。師父告訴我們:「修煉人講的是正念。正念很強,你就甚麼都能夠抵擋的住、甚麼都能做的了。因為你是修煉人,你是走在神的路上的人,你是不被常人因素、低層法理控制的人。」[3]我知道,是我沒做好。

「十年浩劫」使我少年喪父,給我一生造成無法彌補的缺憾。《九評》發表後我曾一度熱血沸騰,我對中共的仇恨無法消融。我對中共有徹骨的清晰的認識,從小對中共的逆反心理,缺少了佛家的慈悲。

由此而產生的仇恨心、幹事心,偏離了師父的教誨。通過學法我認識到,平穩的修煉之路就是否定舊勢力的正法之路。我開始大量學法、背《洪吟》、在家唱大法弟子的歌,一思一念中不離大法,不敢有一絲一毫的懈怠,真正向內修自己,除去仇恨心、幹事心、以及對家庭的情。我更清晰的認識到,只有師父傳的大法才是眾生得救的希望。

我家人人明真相,各個得福報,一樁樁、一件件的「神奇」之事數不勝數。我們的大家族從七﹒二零前有三位大法弟子修煉,現在已有七位成年大法弟子和四位小弟子了。我們的修煉使全家人受益,孩子們的學業、全家人的工作順順利利,在所有辦事中我們沒有多大的門路,但我們內心明朗清楚,一切都來自師父的安排!我們有師父的看護!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三年大紐約地區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洛杉磯市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