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幫我化解了危險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八月二日】我於一九九六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自從修煉後,師父給了我第二次生命,我由病業滿身到無病一身輕,現在我七十五歲了,走路一身輕。走多遠講真相救人都不累,是師父給我脫胎換骨變的年輕了。

一、師父的法像比我生命都重要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迫害大法,我和同修去證實法,替大法說公道話。我們地區的一百多名大法弟子被拉到雙城,本縣去車把我們送到當地公安局。警察上車檢查,查人查書查到的就送到公安局。我上車就給那些坐車的旅客講真相。我拿著用雨布包著的大法書,拎著兜子,他們查我的兜子也沒查到甚麼。他們撒謊說是抓販毒的。我心想:這帶著的大法書怎麼辦呢?正尋思著看見一個熟人就把我的書捎回去了。都是師父的巧妙安排啊!

後來警察把我們送到公安局後,家裏來人擔保才放我們回家。回家一看,師父的大小法像都被我兒子放起來了。我給師父敬香,兩、三天沒有法像,心裏空落落的,越想越不是滋味。師父法像我都保護不了,還算甚麼修煉人哪?

早上我把師父的法像拿出來供上了。剛給師父敬上香,片警就來了,伸手去拿師父法像。我從床上蹦起來了,大聲喊:你放下放下!你心眼咋那麼小哪!他的手伸到那兒就不敢拿法像了。他說:我咋心眼小呢?我說:你連一張像片都容納不了,那咋不心眼小哪!這像片比我生命都重要!我心想:你不能動我師父的法像,你要敢拿走我師父的法像,我攆你老家去,我也得把師父的法像要回來。後來,那個片警沒敢拿就走了。

過幾天,片警又領來好幾個人,都說不讓我煉功了,要我按手印、交書,我都沒配合他們。後來他們再也不敢來啦!我知道是師父幫我化解了危難,師父就在我身邊。

二、師父幫我化解了危險

非典期間,有兩個流離失所的同修在我家裏住。

有一天,其中一個同修去外市取真相材料,我就特意給同修留個門等她回來。下午四點多鐘了,我準備在小屋給同修做飯。做飯前我先和同修給去外市取資料的同修發正念,發正念時,我就看見取資料的同修背著資料,旁邊有兩個警察瞅著同修那兒。同修就繞道穿過去了。我就和同修說了我看見的景象。同修說:沒事的,沒事的,有師父管她,我們倆就發正念。然後我就給師父敬香,同修就在那寫真相傳單。在這時,就聽見那門「嘩啦」一聲,門閂掉在地上,進來一大幫人。有一個警察把頭伸進屋裏,片警趕緊一邊拽那個警察一邊說:老太太不在這屋,在那屋哪!那個警察就縮回去了,他們就都上那屋去了。這時我的心一個勁兒的在跳。自己倒不擔心甚麼,只是擔心屋裏的同修被他們看見,取資料的同修也快回來了,屋裏還供著師父的法像。

我趕緊穩住自己。我就進屋說:你們幹啥來啦!他們說:查戶口。一個警察說:我是所長,你認不認識我啦!我二十年前就在這兒,就你老太太煉法輪功啊?你還煉不煉啦?我說:那咋還不煉呢!我沒配合他們。他們環顧四周,好幾個警察就跟我小孫女嘮嗑。我動念:我是大法弟子,我有師父保護。他們呆了一會兒,大約半個小時走了。我到小屋那兒一看,那個同修不在屋裏,不知去哪兒啦。我就在外面前後喊了半天也不見人影,我還擔心了半天。

不一會,我二姑娘打來電話說:那兩個同修在她家那兒,我這才放心了。原來跑出去的同修和取資料的同修相遇了。要不是師父保護我,後果不堪設想,是師父又幫我化解了危險。

三、修煉中去髒心、怕心、去親情

師父《洪吟三》發表那陣子,有一個過病業關的同修,來到我家住。我給她做飯。我們正在吃飯,同修一下子把吃的飯全吐在飯桌上了。我怕髒的心就上來了,胃也往上返,也想吐。後來我的正念就來了:我是大法徒,我不能吐,我要是也吐了,誰收拾這些髒東西啊!我這正念一出,就不想吐了。這一次我怕髒的心也去掉了。

大約不到一個星期,同修回家去取《洪吟三》,過了一段時間,就又去大慶她二姑娘家了。有一個同修來電話告訴另一個同修給山裏山外的同修發正念,其實就是去給在我家住過的那個同修發正念。當天去當天回,我就和同修去了。同修說:有病業魔難的同修躺在那兒不明白。我們就給她發正念,同修就開始好轉了。她的姑娘們都在,就上另一個屋裏去了。一個同修說:每天發正念,她的姑娘就干擾她,又拽胳膊又抻腿,不讓病業同修發正念。今天很神奇,她們都出去了。十一點發完正念我們就走了。冬天很冷,我們在路上發了十二點鐘的正念。

隔了一段時間,我弟弟來了,兇巴巴的對我說那個魔難中的同修的幾個姑娘把我和另一個同修寫上名給告了,報告給了一個警察讓他抓我們。恰好讓我弟弟看見了我和同修的名字。我弟弟就讓我去醫院開證明,就說我有精神病。當時我嚴厲的制止說:邪惡造假還來不及哪,這回送上門來啦!這時我家裏人和孩子們就也都鬧起來了,不讓我在家設學法點,不讓我在家裏呆。他們見我不動心,我兒子就磕頭求我走,往外推我、拽我。我就跑到有師父法像那屋,把門推上不讓兒子進來。心想:我有師父保護,沒事的。弟弟鬧了半宿自己回去了。兒女們早上晚上看著我,不讓我發正念。我說:我沒有兒女,你們都是我的眾生!這會兒聽說是警察來了,在樓下喊我的名字。其實是演化的假相,我也沒害怕。我說:你們就鬧去吧!兒女們就都走了,我也就到別的同修那裏去了。

這件事慢慢也就平息啦!是師父幫我平息了這件事情。

修煉二十多年了,經歷了風風雨雨,都是慈悲偉大的師父幫我化解了無數次的魔難,幫弟子打開智慧救眾生,幫弟子增添正念除邪惡,無以報師恩,只有好好修,才能對得起師父對弟子的一片心!

弟子再一次感謝師恩!跟師父回家!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