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好自己 在醫院工作中講真相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八月二日】以前我是一個傲氣十足、目空一切的人,總覺的自己甚麼都行,了不起,尤其是看不起婆家的人,因為自己愛計較,在結婚之前就和兩個小姑子對著幹,生完兒子之後,丈夫對我也不好了。年齡不大就風濕關節痛,神經衰弱,成夜睡不著,萎縮性胃炎,最嚴重的是心律快,早搏。那時我每天晚上都會以淚洗面,精神幾乎崩潰了,我不明白為甚麼我不快樂,心想如果不結婚生下兒子,我就去五台山修行。

我有一個要好的同事,對我說:你煉法輪功吧!修心性。我說:煉,你快點給我請書。不久,我得到《轉法輪》和師父的其他講法,從此我的人生發生了巨大的改變,我變成一個快樂的人!

讀了《轉法輪》之後,我明白許多法理,我把從單位拿到家的輸液器、注射器全拿回單位,和同事工作不計較,評優也不爭了,在加藥時不小心把藥打了,不管多貴我都自己掏錢把藥開了,給患者補上。有些患者說從我那開吧,我能報銷,我都拒絕了,我明白師父講的不失不得的理。不長時間,同事就在科裏說,某某煉法輪功後一百八十度大轉彎,變好了。一個同事說,你煉功之前我可煩你了,太傲了!現在願意和你在一起,你這功好。同事說的是真話,我哭了:原來以前我是那樣的人,我還覺的自己像朵花呢!我下決心一定好好修、做個真正的好人。

不知不覺,我身上的病全不見了,這在醫學上是無法解釋的,以前我大把的吃藥,修煉至今我沒吃過一粒藥。

九九年迫害發生後,我就在科裏講真相,我把到我科住院的患者都當作自己的親人,對他們耐心,使他們感動,他們會說你咋這麼好,這時我就會告訴她們,我是學法輪大法的。遇到明白的,他們就信了,為後期做三退做了鋪墊;遇到不了解的,他們會說你這麼好的人怎麼學那個啊?我就告訴他們我是學了法輪大法才變的這樣,然後才進一步講真相。

剛開始迫害的時候,法學的少,發正念少,被一不明白真相的患者告到單位,單位停止我的工作一個月。後來上班的時候,我繼續講真相,科領導對我說:你保證不煉功不向患者講,你就在這科,否則出科。當時我就說,我不會向你保證甚麼,我想一個好領導決不會把一個兢兢業業的工作人員因為做好人推出去,你自己決定。後來這事就過去了,領導也沒提。隨著環境的變化,領導也幫我講了,我總會想到患者家屬想不到的,幫助患者,減輕患者心理壓力,患者覺的我親,再講真相就是水到渠成的事。

(一)

記得有年冬天,一個七十多的大姨,心臟功能衰竭,那天我夜班,她兒媳用手摳大便把肛門摳出血了,請示外科醫生,醫生說用棉球堵上壓迫止血,她的家人就用棉球堵上。

我回到辦公室,心想心臟那麼不好,大便排不出來,這夜老人怎麼過,病情會加重。我帶些棉籤,對她的家人說,我來吧。她的家人說甚麼也不同意。我說別客氣了,患者更覺的不好意思,我對患者說:姨,你默念「法輪大法好」。患者虛弱的點點頭。我就用棉籤找到出血點,輕輕的壓住,在心裏念「法輪大法好」,不一會血止住了。我決定親自把患者大便摳出來,我說大姨我把便給你摳出來,患者和家人都不同意,當時和我對班的醫生把眼睛都睜大了,轉身出去了。我告訴患者深吸氣,然後用力排,我左手護住肛門,右手看到便露出來時摳,一共摳了四次,患者把大便全排完,安然睡一夜。醫生說,了不起!

是的,如果不修法輪大法,我是做不到的。這個患者的大兒子是做生意的,很有錢,極其孝順,在我再上班的時候,他的大兒媳婦把我叫到她的病房,往我的兜裏塞了百元鈔票一卷,多少不知道,我還給她,並告訴她:我煉法輪功。絕對不會收錢,我把你們當作親人。她的兒媳說,我都知道法輪大法好,可是你幹的是我們幹的活,不忍心啊,太謝謝你了。我說那就謝我師父吧,那個血止的那麼快,都是奇蹟,她們都信服。老人共五個兒子、一個女兒,所有家人和我見面的全部三退,共二十來人。

(二)

那時我聽明慧廣播,同修說話溫柔,聽了舒服,我決定改變我說話的語氣。有一天病房來一個七十多歲的大叔,我耐心給他講他的病注意甚麼,知道他是一個退休的老教師,我又讚許了他的工作,又講到文化大革命對教師的迫害,這使老人覺的像見到親人樣,甚麼事都想問問我,我都耐心的回答他。

三天後他問我,你怎麼這麼好?我笑了,對他說,我煉法輪功對誰都好,他把眼睜的大大的,你煉法輪功和別人不一樣。原來大叔的老伴就是大法弟子,開始也不反對大姨煉功,後來有一天在街上散步,突然有個同修走到他跟前直接說,你退黨吧。老人很生氣,黨沒退,也不讓老伴煉了,老伴怎麼講也不聽,說多了心臟病就犯了。老同修在情的干擾下,也不修了,兩個妹妹也不修了,到佛教那去了。我耐心的講清為甚麼要退黨,老人明白後高興的退出邪黨一切組織,不反對老伴煉功。

我又鼓勵他回家後和老伴一起看《轉法輪》,他也同意了。他本來是做冠脈造影,說要放支架的,可是做完冠脈心臟好好的,不需要放支架,而且醫生說,你七十多歲,心臟這麼好,連藥都不用用了,馬上出院。老人特別高興,老同修也從我這拿走改字表回家改字,又從新走回修煉!

(三)

有一次我在走廊裏看到一個五十多歲的女人在哭,我過去問,大姐哭甚麼?她對我說,兒媳婦早產了,孩子七個月在兒科溫箱裏,大夫說夠嗆了。我說我有辦法,誠心念「法輪大法好」,孩子會平安,又給她講真相做了三退,這事就忘了。

一天,我剛進處置室,一個女的興奮的拽我一下,「妹子,你還認識我吧!」我一愣,她又說是你救我孫子。這時好多人把目光轉向我,我想起來是那個二斤九兩的早產兒,誠念「法輪大法好」,長的很大了,回來打針了。她媽媽也來了,我給她媽媽講真相做了三退,讓她們記著是大法師父救的孩子。

還有一個二斤七兩的早產兒,家裏已經放棄,不去兒科,我看那個小寶寶對他說:寶寶要堅強,記住法輪大法好,又送給孩子一身小衣服,親自給小寶寶穿上。抱著寶寶的老人悟性很高了,馬上說求李大師保祐我家孩子。四個月後,孩子到醫院體檢,孩子媽媽抱著孩子找到我說,我媽說一定讓你看看我家孩子,一個十多斤白白的胖小子。感恩師尊,眾生只要信大法好,就會得福報。

工作中我嚴格要求自己,不收紅包,有兩次患者給了現金,我就把錢存在住院押金裏等到再見到患者或家屬時把押金票給患者,同時告訴他們我是煉法輪功的。他們有的是市府官員,先是覺的我煉法輪功感到吃驚,我給他們講了真相後,他們說,你真是你師父的好弟子。所以到我這來的患者都能聽到真相,如果這個患者沒聽到真相就出院了,我會很難過,感覺對不起他們,過不了多長時間還會住院,有上次基礎這回就會聽到真相並三退。

我把講真相溶到工作中,師父也加持了我的技術能力,患者很信服我,有時一入院看是我值班就感覺放心了,每一次他們都會帶來我沒見過的家屬,我都是熱情的問這個怎麼稱呼,我會按年齡來親切的稱呼他們,距離拉近後,很快講真相勸三退,有時是一家三代我都講了。

(四)

在我倒班時我就利用休息的時候去街上發真相冊子,面對面勸退,這去掉我很多心,怕心,愛面子心,不願吃苦的心。後來我上白天班,我就利用中午休息的時候出去講真相,我每天早晨把午飯帶好,早點到單位,把中午出去帶的東西裝好,每天中午吃完飯馬上到約好的地點等同修一起去講真相,一路走一路講,一路發,走的過程中發正念。

嚴寒酷暑我們都堅持出去,有時哪個有事,自己都堅持講,每天都是滿滿的大包出去,空包回來,每天走的時候都想,是不是帶的太多了;回來時看到有些人沒有得到,就想帶少了。我們每天出去中午勸退最多十多人,也有時少則幾人,我們互相告誡自己不執著表面,用心去做。我們沒有時間逛商場,很少買貴的衣服,我發現同修姐姐買很便宜的菜,省下錢做資料。那時我們倆人每天中午能發近40盤神韻光盤,其餘都不算,一個月需要很多資金,同修都是拿自己資金來做。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