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都有師父在管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八月十五日】我是一九九七年七月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在近二十年的修煉中,在師尊的慈悲呵護下,我一次又一次闖過了難關。這裏僅說兩件事。

第一件事發生在二零一一年的八月份,當時我市有一個區對大法弟子迫害很嚴重。於是我們採取向當地民眾揭露當地邪惡的方式,準備向當地民眾揭露當時操控迫害大法弟子的610(江澤民一夥為迫害法輪功專門成立的非法組織)頭子。

上午,我們把打印不乾膠的內容準備好了以後存放在了兩個U盤裏,隨後我們分為兩個組,每組兩人,準備把內容送到各個區。當時我市有六個區,我和同修A(她會開車)負責送四個區。這是上午定好了的,可是等到下午我倆剛要出門,A突然接到一個電話,讓她必須要去做另一件事。當天的氣溫高達38℃,因為當時U盤內容必須要儘快送到資料點,保證在晚上八點前做出不乾膠,全市統一張貼。所以我就騎上自行車去送U盤。

我非常順利的到達了第一個目地地,很快就把內容轉給了她們。當我到達第二個區的目地地時,剛一上樓就發現有一輛警車和幾個警察也到了樓下。我當時就靜下來發正念,並求師父加持,請師父幫忙,很快警車開走了。我也很快就把內容轉給了他們。

我又繼續騎車去第三目地地,走了大約一公里,突然我發現警車正在後面跟著呢。我當時就在心裏大喊:「我是李洪志師父的弟子,我的一切由師父說了算。如果我有不符合法的地方,一切由師父來歸正,決不允許任何生命、以任何藉口來迫害我,請師父為弟子做主。」說來也怪,我這一念一出,突然雷聲大作,天好像黑了一樣。街上剛才還冷冷清清的(因為高溫)突然滿街都是人,人們都很慌亂。我又剛好來到了十字路口,我突然拐了彎,鑽了幾個胡同,這時又下起了大雨,這樣我順利地擺脫了跟蹤。在師尊的加持和呵護下,把不乾膠內容送到了各個資料點。

第二天一早同修B來我家對我說:「你昨天幹甚麼了?我看到那麼多的警察到處追趕你。」我笑笑說:「我有點事。」她說她夢見的那個場景太可怕了,但是不知為甚麼突然那些警察又找不見我了。我當時聽了真的非常感慨:其實大法弟子做任何證實大法的事情,都只是跑跑腿而已,師父就在我們身邊,只要在法上,師父都會幫我們,一切都是師父在做。

第二件事是二零一一年十一月,我地有好多大法弟子被綁架。為了揭露邪惡、制止邪惡、營救同修,我們決定市區和周邊的幾個縣還有別的市的部份同修共同在法上交流一下。可是在要去參加交流會的中午,同修B來電話說讓我下午務必去她那兒把幾件家具拉回來。因為當時我丈夫還沒有退休,所以丈夫就讓我下午一定把家具拉回來,當時我想開完了交流會以後我再找車去拉也就是了,我就和同修一起去參加交流會去了。

那次交流會開得非常好,大家都談的很好,我也早把家裏的這點事給忘了。可是等到晚上同修開車送我去公交站的時候(當時已是晚上九點多鐘了),同修A突然說:「我看今晚某人怎麼把家具拉回去?」我這才想起我還有拉家具的任務呢。我馬上回答說:「你為甚麼不想等我到家的時候,丈夫去玩麻將了,同修B把家具給送來了。」同修A笑著說:「這個世上的好事都讓你想全了。」

等我上了公交車以後,我就請師父加持弟子的正念。等我到家一看,丈夫不在家。我剛把鞋換了,同修B的電話就到了,她問:「你到家了嗎?」我說:「到了。」她說:「你準備一下,我馬上給你把家具送去。」等同修B到了我一看,這個送家具的隊伍可真是龐大呀:同修B老倆口、兩個兒子還有小兒媳婦(因為兩個兒子住的比較遠,平時很少來),還有同修B的舅舅、舅媽都來了(他們平時就是幹搬遷這活兒的但住得很遠),這一下車也有了,勞動力也有了,一會兒事就辦成了。我剛送走同修B一家,丈夫就回來了,他一看到滿屋的家具,那個臉笑得比花都好看。他問:「我今天下班回來,家具還沒搬回來,怎麼一會兒功夫家具都到家了?」我說:「我不是跟你說了,我的事一切都由師父管呢?!」

其實,我當時內心對師尊的感激真是無以言表呀。真是沒有師父做不到的,只有我們想不到的。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