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十六年迫害 黑龍江勃利縣王麗榮一家控告江澤民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六月五日】黑龍江省勃利縣王麗榮和丈夫周金躍,為治癒女兒周昕的骨結核病,相繼開始修煉法輪大法,親身體驗了法輪大法的美好,對祛病健身有奇效,女兒身體發生很大的變化。然而,江氏集團迫害法輪功後,王麗榮和丈夫經歷了非法勞教、關押、抄家、勒索等迫害,給他們一家人造成巨大身心傷害。

王麗榮今年五十四歲,丈夫周金躍五十三歲,女兒周昕三十一歲,二零一五年六月二十五日,王麗榮一家向最高檢察院和法院投遞《刑事控告書》,起訴這場迫害的元凶江澤民。

法輪功學員訴江,不僅是作為受害者討還公道,也是在匡扶社會正義,維護所有中國人的做好人的權利。目前二十多萬名法輪功學員及家屬將迫害元凶江澤民告到最高檢察院、最高法院。

江澤民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瘋狂發起對數以千萬計堅持信仰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的迫害,在其「名譽上搞臭、肉體上消滅、經濟上截斷」、「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殺」的指令下,對法輪功學員進行抄家、抓捕、拘留、判刑、勞教、酷刑、活摘器官等迫害,導致近一億人遭受不同程度的迫害,造成社會秩序的混亂、經濟上的崩潰、道德的急速下滑、司法的混亂和黑暗。

下面是王麗榮女士在《刑事控告書》講述的一家人獲得法輪大法救度和遭江氏集團迫害的真實故事。

法輪功自一九九二年由李洪志師父在中國大陸傳出後,他以真、善、忍為標準,以博大精深的法理啟悟著人們的良知、善念。讓人們明白了人活在世上的真正意義,也知道了人要多做好事、積德行善,會得福報;做壞事、惡事會得惡報的天理。且對祛病健身有奇效。以我家為例:

我一家三口人,不幸的是在孩子七歲時,得了骨結核病。我們夫妻倆為了給孩子治病,四處求醫花了很多錢,欠債五萬多元,也沒治好孩子的病,最後孩子癱瘓在床,一家人生不如死。

到一九九八年,孩子十三歲時,病狀非常嚴重,五臟六腑都被毒素侵入,藥物已無作用,天天高燒,全身浮腫。在沒有任何希望的情況下,我們「以死馬當活馬醫」,一九九八年,我們為了給孩子治病,修煉了法輪功。可喜的是孩子立竿見影,身體發生很大的變化,我們一家活得有希望了。

法輪功學員經過修煉後,用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當官的不貪、經商的不騙,遠離各種不良嗜好。短短幾年,就有近上億人修煉,一九九五年,法輪大法開始向世界傳出,得到各國、各民族的贊同。即使在江澤民十六年的對法輪功殘酷迫害中,世界各國有越來越多的人明白了真相,走進了法輪功的修煉行列。這些事實足以證明法輪大法給人類帶來的美好。

然而,江澤民看有這麼多人修煉法輪功,出於妒嫉,利用手中的權力,一意孤行的發動了這場慘無人道的迫害。顛倒黑白、歪曲事實,對我師父進行人身攻擊。為了儘快消滅法輪功,甚至不惜以火燒活人導演「天安門自焚」偽案嫁禍法輪功,煽動全國人民對法輪功的仇恨,以傾國之力推動迫害。

江澤民政治流氓集團甚麼下三濫的手法都用上了:就連人們坐車出門,都要逼著讓踩我師父的像,才讓上車,不踩就當煉法輪功的抓起來;同時江澤民操縱「610辦公室」系統性地對全國數以千萬計的法輪功學員實行「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殺」「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滅絕政策。並以各種利益掛鉤誘惑各級官員、公、檢、法人員參與迫害,使他們在利益的誘惑下,昧著良心賣力的迫害法輪功學員,致使眾多人犯下了破壞佛法、迫害修煉人的大罪。

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澤民發動迫害後,街道委主任三天兩頭到我家中,讓我們寫「不煉功的保證書」;並把我們夫妻倆的身份證拿走,非法扣押在城西派出所,給我們的正常生活造成了諸多困難和不便。那時,因為我們都下崗,孩子又殘疾,生活非常艱難,我找到委主任要求辦低保。委主任說政府有文件,凡是煉法輪功的不給辦低保。不但這樣,我丈夫還被綁架兩次,非法被勞教一次。

二零零零年十月二日晚八點多,委主任領著兩個警察以查流動人口為由,闖進我家,看到炕上有幾張法輪功資料,他們如獲至寶,不由分說把我丈夫綁架到拘留所逼問資料來源。我領著殘疾的孩子天天到公安局找前政保科長孫成義要人。告訴他資料是在大門口撿的,我丈夫下崗,自謀生路,我們家就靠我丈夫掙錢糊口,你把他抓起來,我們娘倆快斷頓了,餓出人命你負責。即使這樣,他還是不放。直到把我丈夫關到十七天後,也沒問出結果,也沒撈到油水。孫成義氣的拍著桌子,吼道:氣死我了!無奈只好把我丈夫放了。但他還是不甘心。

二零零一年的年底,全縣又進行了大規模的綁架。二零零二年初,黃曆臘月二十三的晚上九點多,縣公安局政保科夥同城西派出所共二十至三十人包圍了我們家,跳杖子闖進屋。他們分頭行動:一夥人開車先把我丈夫、電視機、放像機、錄音機、大法書五本、煉功音樂磁帶一套拉往派出所;另一夥留下來繼續進行抄家。他們翻箱倒櫃,屋裏一片狼藉。沒有搜不到的地方,連雪花膏瓶都要打開看看,耗子洞都要捅一捅。真像土匪一樣,折騰到半夜也沒找到他們所要的所謂「證據」。最後只好悻悻的走了。

家裏留下我和孩子。我很是為丈夫擔心,一夜沒閤眼。好不容易熬到天亮,派出所的人又坐車來到我家,不顧孩子的哭喊,把我也綁架到派出所。逼問我他們所要的「證據」,直到傍黑才讓我回家。

雙手反背銬在椅子上
雙手反背銬在椅子上

而我丈夫被他們綁架後,關在煙草公司三樓的一個房間裏,雙手反背銬在椅子上,三天三夜不讓他吃、喝、拉、撒、睡。他們八人分成四伙,輪番的看著我丈夫,不讓他睡。看我丈夫稍一閉眼,就用瓶蓋扎眼的礦泉水往他臉上噴,並用威逼、欺騙、恐嚇等手段施行刑訊逼供,直到第四天把我丈夫關進了拘留所。然後就是不斷的提審。

在拘留所關押了三個月後,又把他轉到看守所關押兩個多月。後來很長時間不讓我見丈夫,我心急如焚。為了能見到我丈夫,我去找公安局和派出所。他們說:要見人必須得局長和「610」的頭批條。我好不容易得到了批條,由當時新任的政保科長姜東春(原政保科長孫成義被雙規)領著去見我丈夫,當我看到我丈夫被剃著光頭,戴著手銬,人很憔悴和消瘦的樣子被從鐵門裏帶出來時,我不禁失聲痛哭。

這時,姜東春對我說:「你丈夫判了三年勞教,已經報上去了,如果不想被勞教,可以花錢買,一年五千,三年一萬五,還不算人情。」我說:那幾年孩子有病,把我們倆熬得都快活不下去啦,要不是有幸得此大法,我們三口人怎麼活還不知道呢。你要那麼多錢,我上哪弄去?就這樣,他們沒勒索到錢,就湊了黑材料,把我丈夫非法勞教兩年。我丈夫不服,要上訴。他們不讓。於是在沒有通知家屬的情況下,和幾個法輪功學員一起,被送到綏化勞教所繼續迫害。

到綏化勞教所後,先是在教育大隊。過的頭一關就是把他們的衣服扒光,用很粗的塑料管子放冰涼水往每個法輪功學員身上澆。之後讓社會犯罪人員兩、三個包夾一個法輪功學員,進行恐嚇和打罵,先來個下馬威。然後我丈夫被分到了二大隊,這裏也是每個法輪功學員都有刑事犯人看著(即包夾),每天有幾個人輪番的做轉化,不讓睡覺,逼寫「轉化書」,不停的看污衊誹謗法輪功的電視錄像,歪曲事實,對我師父進行人身攻擊。有的法輪功學員不轉化,就被關小號酷刑折磨。為了達到「轉化率」,他們甚麼損招都用,可謂邪惡至極。

不僅如此,勞教所還逼迫我丈夫起早貪黑的幹活,撿豆子為他們掙錢。由於長時間遭受著精神和肉體上的雙重迫害,使我的丈夫的身體每況愈下,滿頭油光的黑髮白了一半,口腔經常潰爛吃不了飯,經常餓著,身體極度的虛弱,兩條腿不聽使喚,走路直往旁邊歪,以至於回家後很長時間都恢復不過來。

而我自從丈夫被非法勞教後,為了生活,只好撇下殘疾的孩子給人打工掙錢,來維持我們娘倆的生活。面對來自社會、親屬及各方面的壓力和對丈夫的擔心,我心裏那個苦哇……就盼著丈夫快點回來。

二零零三年的七月,終於把他盼回來了。可好端端的一個人卻被迫害的走路都費勁了,話也不願說,精神非常的鬱悶,後來通過煉功才恢復正常。

但迫害還在繼續。二零零五年十二月二十幾號一直到年底,江澤民迫害法輪功的人,他們又要勒索錢了,開始大抓捕。一天早飯後,我丈夫幹活去了,我也沒在家,近中午我回來時,鄰居慌慌張張的過來跟我說:剛才有幾個公安局的人到你家看門鎖著,就問鄰居:這家人呢?鄰居說不知道。鄰居問,你們找這家人幹甚麼?其中一人說:問點事。鄰居生氣的說:這家人可好啦,孩子有殘疾,你們老來找人家幹甚麼?那幾個人沒吱聲,等了一會兒,就走了。鄰居告訴我說:你們快躲躲吧。我聽後急忙把丈夫找了回來,領著孩子到外面躲起來,不敢回家。後來,只好搬到別的地方住,整天提心吊膽,不能過正常的生活。在恐怖氣氛壓力下,使我長期處於精神緊張之中,我好端端的一口牙幾乎掉沒了,人也蒼老了許多。

十六年的迫害,給我們的家庭及身心造成的傷害是巨大的。這一切都是江澤民一手造成的。江澤民對中國修煉佛法的民眾犯下了滔天大罪,是歷史上前所未有的罪惡。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