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遭勞教受酷刑 哈爾濱吳雅琴控告元凶江澤民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六月四日】黑龍江省哈爾濱市法輪功學員吳雅琴因因堅持「真善忍」信仰,兩遭非法勞教,在勞教所遭到上「大掛」等酷刑折磨。二零一五年六月二十二日,吳雅琴向最高檢察院控告元凶江澤民發動迫害法輪功,要求追究其刑事罪責。

以下是吳雅琴在《刑事控告書》中敘述遭迫害的事實:

我是一九九八年二月份開始修煉法輪功的,修煉前身體多病,乙型肝炎大三陽,風濕,痔瘡,經常下半夜心胸發悶,手和腳發乾,發熱,用毛巾粘上涼水貼在手和腳上才能安睡。總是心有餘,力不足。通過修煉之後,各方面都發生了巨大的改善。無病一身輕,心情愉快,精神十足,甚麼活都能幹了。我受益於法輪功,打心眼裏感謝師父和法輪功。

一九九九年江澤民動用全部國家機器,鋪天蓋地開始了對修煉法輪功的民眾滅絕性迫害。

二零零零年底,我到天安門為法輪功說句公道話,被北京朝陽看守所關押二十天,又把我轉到河北省邯鄲市看守所(具體哪個看守所記不清了)。邯鄲看守所怕我們煉功給我們強行銬上手銬和腳鐐,這種鐐銬一看就讓人發瘆,這種鐐銬是把脖子銬上連上手銬再連上腳銬,把人銬上就是九十度大彎腰。站不起來也躺不下,聽說這種鐐銬是給死囚戴的。這種刑具沉重粗糙,銬上一會就把皮膚磨紅腫了。看守所還把炕上的被褥都撤了,大冬天讓我們睡在冰冷的水泥炕上。被關押折磨一個月。被道外純化派出所民警(倆男一女,其中一個男警叫於濤)。把我給戴上手銬,從邯鄲市坐火車回哈爾濱道外純化派出所,三個民警是坐飛機去邯鄲市的,飛機票錢讓我付,勒索家人三千元人民幣。當晚非法關押道外航運看守所五個月,又關押萬家勞教所非法勞教一年。

二零零二年九月一日,半夜居委會主任(是個男的)敲我家門,家人說太晚了沒給開門。九月二日早晨,居委會主任敲門說是核實戶口,我去開門,闖進五,六個男的,他們說是道外國保大隊警察,進屋到處亂翻,他們說要開「十六大會議」,讓我跟他們到靖宇派出所談話,結果把我送到哈爾濱鴨子圈看守所一個月,又把我送到萬家勞教所,非法勞教三年。

剛到萬家勞教所,二話不說就強行讓我蹲著,手背在後面,不許動,不讓上廁所,晚上不讓睡覺,說是「轉化」,寫「三書」。讓你放棄信仰。我反駁他們,刑事犯人叫白雪蓮和四,五犯人一起對我拳打腳踢,往胸和腰上踹,疼的都不敢喘氣兒。額頭多次撞在牆上,額頭全青了。我蹲了兩天一宿,又把我上大掛,上大掛這種酷刑是把手銬銬在手腕上,一隻手一個手銬,把胳膊扭在後面吊掛起來,腳尖離地面二寸。我當時不服從,萬家勞教所集訓隊男獄警叫趙余慶,親自動手,用拳頭猛擊我的後腦,疼的差一點暈過去,又指使刑事犯人一起把我掛上大掛。趙余慶又指使犯人瘋狂,殘暴打我,用拳頭砸臉,砸頭,踢腹部,胳膊扭在後面吊掛著,疼的鑽心刺骨,兇狠的往下砸胳膊,手銬像刀一樣把手腕卡的皮開肉綻。

在萬家勞教所裏,從早上六點─晚九點幹活勞動。包塑料拖鞋,做亞麻車墊,修亞麻布,挑亞麻,挑冰棍桿,挑白瓜子。超負荷的勞動,使我的身體受到嚴重的傷害。我的右腿和腰嚴重的疼痛,我的腰彎了,腿也瘸了。走路需要人扶著,當時萬家勞教所獄警楊國紅和付敏把我帶到萬家勞教所醫院做拍片檢查,檢查結果不告訴我。

我的母親一聽說我被勞教三年,一下就暈過去了。我被勞教期間,我母親擔驚受怕,思念女兒,不幸含冤逝世。孩子無人照顧,我丈夫承受不了我被勞教打擊,把法院的人領到勞教所辦離婚,我堅決不同意。因為我沒有錯,我做好人有錯嗎?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