跌倒了站起來 緊跟師父回家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五月二十日】我一九九五年有幸得法。在修煉的這條路上,我屬於像師父在《二零一五年紐約講法》中講的那種人:「你是大法弟子,你有大法,你有未來的大法。可是有些人不這樣想,他沒有把這個法重視到這種成度,他沒有那麼強的正念,那就做不了,就做不好,就會一路走過來都是歪歪、扭扭。」跌倒了爬起來,爬起來又跌倒,走的磕磕絆絆的。

小時候,我經常蹲在地上看著一棵小草,想:這棵小草對於它下邊爬的一隻螞蟻來說,就是一棵大樹,跟人在一棵大樹下的感覺可能是一樣的吧。那麼會不會有比我們人大的生命,看我們就像我們看小螞蟻、小蟲子一樣呢?

再大一點,當我打掃衛生用抹布擦窗台和桌子上的灰塵時就想:天天擦,天天有灰,會不會在我們看不見的地方,沒有灰塵,肯定有,只是我們不知道在哪而已。

隨著長大,這些純真的想法慢慢的淡去。追求名利、爭強好勝,在領導面前很會來事、滋養了色情的毒瘤,在大染缸裏隨波逐流。

在執著中跌倒 在教訓中站起

得法後,我通過學法知道了我來世上就是來得這個法的。師父沒嫌棄我,來帶我們回到沒有灰塵的家,對師尊的感恩之情當時真是無以言表,只有一個想法:橫下一條心,堅修大法,放下一切人所執著的東西,聽師父的話,跟師父回家。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後,我多次被邪惡綁架關押、非法勞教。怕心使我邪悟,犯了不可饒恕的罪錯,內心覺的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從勞教所出來雖然寫了嚴正聲明,但是根本執著沒有去找,更沒有深挖,修煉不精進,正念不足,消極懈怠,導致色魔乘虛而入干擾。一次在睡夢中,夢到自己身邊躺著個「大魔頭」,旁邊還躺著我一個朋友的妹妹,沒有言語沒有行為,我一下醒了,醒來後覺的很噁心。後來得知我朋友的妹妹病故了,自己對這個夢也沒有悟一悟,向內找一找,自己還有甚麼人心沒放下。

緊接著,我在郊區和一位年齡相仿的男子合租了一個院子,我不經常在那,有時去了當天回不來就住那,那位單身男子就到別人家去借住,但是白天都在院子裏各做各的事,直到他病故。後來有同修提醒我,單身男女最好不要經常在一個屋簷下,我一想,是啊。幸虧那位男子不是我愛慕的那種,我不敢想下去,危險至極,其實說不是我心中愛慕的那種本身就說明自己還有很強的色慾之心沒有去乾淨,同樣危險至極。今天我把這些講出來,一是把這些色魔的東西曝光,讓它無藏身之地,把我生命最微觀到最表面的一切執著連根拔起,徹底清除。二是提醒和我有類似情況的同修重視,不要再讓邪惡鑽空子。

迫害過後,我一次想起了十多年前師父夢中的點化:那是迫害的初期我做個夢,夢中到我藏「法輪大法」書的地方找書,書沒找到卻找到一個棋子,我拿在手裏,心想怎麼是個棋子,這時看到師父站在我旁邊,我連忙跪下流著淚說:「師父甚麼時候帶我回家,弟子一定好好修,跟您回家。」師父沒說話,兩手在我肩膀上按了按就離開了。醒來後一直想著手裏的棋子是怎麼回事?直到現在才悟到,師父在點化弟子,修煉就像下棋,每一步都要走好、走穩、走正,你才能回家,不能有半點含糊。從那時起,我才真正把自己溶入法中,用師父的「向內找」法寶修好自己,用心做好大法弟子應該做好的三件事。

修在自己 功在師父

我基本上都是面對面發真相資料,並且告訴世人要珍惜,看完後再傳給親朋好友,千萬不要扔。看到掃馬路的保潔工,我就告訴他們看到法輪功真相資料不要掃到垃圾桶裏,放到別人容易看到、拿到的地方,並且給他們講真相,勸三退大都接受。

在面對面講真相中,我切切實實的感受到了「修在自己,功在師父」(《轉法輪》),一切都是師父鋪墊好了,我們只是跑跑腿,動動嘴。有一次在公園裏給一老大姐講真相,一位中年男子在我們身邊來回走動好幾次,我當時想會不會是便衣,轉念又一想,不管他是誰,今天要是聽到真相就是他的福份。等那位大姐明白了真相做了「三退」時,我看見剛才那位男子正坐在旁邊的另一個椅子上,我就走了過去,在他邊上坐下,跟他搭話聊聊家常,自然就聊到社會的世風日下,邪黨腐敗,再談到法輪功被迫害,天滅中共是必然、是天意,法輪功洪傳一百個國家和地區,這些國家政府給予李洪志師父和法輪大法高度讚揚,獲褒獎、支持議案等三千多項,他聽後很贊同,並用真名退出了邪黨組織,一個生命就這樣在師尊的加持和幫助下得救了。

再有一次,在公交車站下車時,一位男子下車後向我打聽道,我給他指明方向後就分開了,後來突然意識到這人是來聽真相的,可再回頭看那人已經走遠了,我心裏很後悔。師父看到了我的心,又安排了另一個機緣。第二天我又坐公交車,這輛車不是我要乘坐的,不知怎的就上去了,坐在一位男士身邊,他主動和我搭話,我想這是師父安排的,我絕不能再錯過了,就和他講起了真相,他明白了真相,並做了三退。 下車前我送給他一份真相資料,他很高興的收下了,並說了一句我想說還沒有說的話:我們真是有緣。下車後,我發自內心的說了句「謝謝師父」,也替那位明白真相的世人謝謝師父!

在講真相救眾生的過程中,也會遇到不聽的,有聽了不退的。這時我不動心,向內找自己,哪裏還有不足,下次做好。有一次,遇到一位三十來歲的小伙子坐在路邊的長椅上休息。我坐到他旁邊,按照他這個年齡感興趣的話題聊了起來,然後切入講真相勸三退。小伙子很認真的聽著,中間也問了些問題我都做了回答,當我給他講為甚麼要三退時,他起身說:「我該走了,你給我上了大半天課。」我說我不是給你上課,我是為了你明白真相得救,上天清算邪黨時,你就不是其中的一份子,不用你費事,阿姨幫你退,真名、化名、小名都行,神看人心,你真心同意退就行。他說:我考慮考慮。我說還考慮啥,為自己選擇美好選擇健康平安還要考慮啊。他接著說:你知道我是幹甚麼的嗎?我是附近派出所的。我說:那你更得退了,我說這些都是為你好。他一邊走一邊說:「以後再說吧,以後再說吧」。望著他的背影,我想:他起碼聽到了真相,為以後三退奠定了基礎,所以心裏很坦然,繼續前行,去叫醒下一個還在迷中沉睡的世人。

回想起來,我浪費了那麼多師父用巨大承受延續來的寶貴時間,我只有勇猛精進,抓緊時間修好自己,救度更多的眾生,才能跟上師父正法進程圓滿隨師還。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