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擇走大法徒的路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四月十二日】回首已得法十八年了,十八年裏經歷的坎坷、魔難終於使我懂得了修煉的嚴肅,使我懂得了如何修煉,修去思想中不符合大法的一思一念,返本歸真。

時間如白馬過隙,人世間失而復得的機會能有幾回,能夠再次被給予回到大法中正法修煉的機緣如今是我珍惜萬分的,對師父那洪大的慈悲與感恩無法用語言來表達。

初得大法的快樂

一九九八年,我來到了海外,這裏的風貌,寧靜的氣息,彷彿在心底的印記依舊熟悉。我從這裏開始了人生一段難忘的神奇而悲滄的經歷。

看似機緣巧合中,也許是早已費盡周折的安排,我從素未謀面的好心人的朋友那裏看到了《轉法輪》。從那時起,知道了甚麼是德,雖然沒有美德之具體行為表現的概念,但是知道了要做一個好人的標準,也發自內心的要按照《轉法輪》去做一個好人。

初得大法的我,人生觀開始發生轉變,《轉法輪》、《精進要旨》、《轉法輪(卷二)》看了一遍又一遍,心裏感佩大法的法理,高興有了師父。那時在餐館打工,勞累的左肋和背部肌肉酸痛,在煉功兩週後消失了;原本看重小費的心態,悄然中變為:都給你們分吧,看你們能多得點我高興,我不要;學習中的敷衍態度也漸變成為認真進取。初期煉功的一次打坐中真實的感受到飛速旋轉起空的感覺。看到我的美麗、質樸的國家,城市間洋溢著平和、自由的氣息,在這樣的環境裏能夠得到美好的大法並開始修煉,這一切來的巧妙突然,細緻的緣份造化使我開始了新的修煉人生,那段時間猶如在天堂般快樂。

被邪惡拽入墮落的迷淵

風雲突變,一九九九年四二五七二零對法輪功迫害的大事件在中國接連發生了。

那時作為在海外的學員,我知道我有責任為自己的信仰說句真話。於是我回國上訪遞交「法輪大法好」的請願信。接下來我遭到拘留、毆打、罰款、軟禁、監視等迫害,加之沒有了學法的環境,心理已承受到了極限,沒有了正念,更談不上對邪惡的抵擋與清除,只是無可奈何的默默承受。名利情的衝擊與被放大,長期關押、勞教迫害,舊勢力摧毀式的迫害,使我慢慢失去了堅持走下去的信心,加上放不下對親情的執著,看到妻子與家人為了我吃了很多的苦,我違背心願,出獄後放棄了修煉。

回到常人社會後,我混於滾滾紅塵中,渾渾噩噩,道德迅速下滑著,我迷失了。

師父說:「在敗壞的歷史中,邪惡勢力對修煉人的迫害也不是第一次了。這不是當年耶穌所經歷的又一次再現嗎?釋迦牟尼佛不也同樣經歷過嗎?要說真有參照的路,在這些方面先前覺者們所經歷的與今天的邪惡,不是同樣出現了嗎?雖然在具體表現上有所不同,目地都是將正法修煉者意志毀掉。」[1]

當後來看到師父的這段講法時,我明白了作為正法時期修煉的圓滿的境界與內涵是與以往修煉不同。回過頭冷靜下來一看,所有這些原來都是舊勢力的手段,惡毒至極毀人意志的伎倆。可是畢竟也是自己沒有學好法,考驗中被舊勢力耍弄;魔難中也沒想起師父,沒有正念把自己當作一個修煉的人。師父,弟子錯了,弟子對不起您,希望您能原諒。

師父慈悲救度 重錘擊醒

當時對正法的概念和理解都是膚淺的。對師父講的破除舊勢力的迫害上的認識也只停留在了人這一層次上。黑暗的歲月裏早已忘記了回歸的本願,學法跟不上使修煉境界的侷限對正法時期弟子的講清真相,責任上清楚雖然也在和當地同修做,可也只是表面的在做。

然而一個渺小的生命永遠也不可能理解佛主的無量慈悲,感慨師父慈悲浩蕩,就在我看不到任何希望時,竟接到了海外的同修給我打來的電話,對方問:還修煉嗎?我不假思索的回答:想。師父的慈悲無量,就這樣在大法和師父的慈悲挽救下,我回到了國外。

回到海外,起初的一段時間也真心的想趕上做好,可是沒有用心學法,人心一次次把自己向外推。海外修煉環境沒有了勞教迫害的那些形式,可是人類社會的其它方面卻把我拴的更緊,人心造成想重新做好的種種「不如意」,讓我更執著著完成學業,找工作,安家等等,忙於人世的安逸中,仍然在歧途中走著卻不知時間的寶貴與危險的來臨已一步步接近。

直到一次在工作室時,似一鉛球般的重物擊穿我左肋骨處,這一下我被重重擊倒了,被擊醒了,我開始了認認真真的看待自己的修煉,認認真真思考我走過的路;我請回了師父所有的講法,反覆的學著,從頭從零開始,一點一點的歸正,我認識到了我已偏離了正法修煉的路很遠很遠。

師父說:「我們這裏講的主元神,就是指自己的思維,自己要明白自己在想甚麼,做甚麼,這就是你真正的自己。」[2]

有一天,我突然好像覺的我真正的自己在真正得法了,我明白的一面彷彿開始慢慢理智,慢慢開始甦醒;雖在魔難中可好像人的表殼慢慢破開了,找到了真正的自己。歸正過程中我找出了根本執著,回想得法的初期,走進大法時的心摻雜著為名的心,知道學大法可以達到常人所不能的,曾想過將來修成了給親朋好友看,還是我聰明我行。惑亂中帶著為名的人心想留在大法中,跌跌撞撞,執著的越重,摔的越重,以至於摔的都很難爬起來再重新走。

三個夢 點出致命執著

當我真正走回大法修煉時,清晰的做了三個夢:

第一個夢:在夢中清楚的看到一個西方面孔很像電影黑客帝國裏史密斯特工那樣陰險狡猾,憤怒的對我說:這七年,為了你的名我操盡了心,然後氣呼呼的走了。清醒後,我回想起回到海外後走過的路,從回到自由的環境下一直追求常人的學歷,拿到了學歷又嚮往好的工作,有了好的工作又追求更高的職位、技能,薪水等等等等;原來從有求名的那顆執著心開始,舊勢力就開始了他們邪惡的安排。如果不是師父利用舊勢力的安排,敲醒我,走到舊勢力的安排路盡頭,可怕的後果可以想像。

第二個夢:夢境中一條白胖的大蛇向我身體匍來,我極力的揮手阻攔將其撥拉開,過一會就不見了,我看到了自己對色慾的執著招來的麻煩,看到了邪惡在鑽這方面的空子,我下定決心要根除一切色慾方面的思想,每一個這方面的心理活動過程,哪怕一點起念或哪怕還不清晰時的想法,我都將其抓住鏟除,努力排斥、排斥再排斥。

第三個夢:我躺在手術台上,睜眼可以看到,我整個上身左側有手術縫合的痕跡,然後看到了有導火線的定時炸彈在縫合處的上邊。我悟到,也許是師父為我取出了舊勢力早已為毀掉我而安排的這一切。做夢不是修煉,但是在這三個清楚的夢中,每一個點化都指出致命的執著,都讓我認認真真的嚴肅思考。走進修煉的大門時,我就是為了名,想讓別人能佩服我選擇修煉;向邪惡妥協時是放不下對親情的執著。在監獄勞教所被迫害時無形中被灌輸的色慾的壞思想一直沒有痛下決心,徹底鏟除,也一直沒有徹底曝光它,沒放下的名,色,情這些都滋養著低層邪靈繼續藉口迫害。

向外求越走越偏 小關變巨難

那段昏昏暗暗的日子不堪回首,被重錘擊醒歸正的過程中,剜心透骨。第一次的根本執著是名;那第二次走回大法的動機還是名的執著,還摻雜著求治病的心,因為身體左側的疼痛時好時壞。通過幾年的學法實修,明明白白的知道了正法時期修煉大法弟子的責任和此時應該做的,在做事中發現還是不能徹底放下對身體疼痛的執著,心想著這就是報應吧,放不下想要彌補的心,這些人心使證實自己的心有一段時間比較突出,而不是純純淨淨的那種放下自我,神聖的心態去做救人的事。幾年的集體項目中,也用心在付出在做,過程中也不停的學法,可是提高的有限,達不到很好的救人效果和純淨心態。我反覆思考過為甚麼修煉狀態提高不上來,為甚麼身體一直沒有變化,這種狀態對應著甚麼心理?

師父說:「帶著執著而學法不是真修。」[3]是啊,我帶著不想、不願回首昏昏暗暗的那段時間的執著,帶著陰影,背著包袱,帶著很重的顧慮,沒有堂堂正正的走回來,沒有做到明明白白修煉如初呀。師父說:「我說這還是真有問題。對於執著,有的學員表現出來,有的學員不表現出來,擱心裏就執著的不行,到最後他也解不開了。邪惡就叫你越來越不對勁兒,讓你摔大跟頭,讓你摔的一輩子都忘不了它。它們是這麼樣幹的,所以不要執著到那種成度。出問題又問師父咋辦,其實就是你們執著造成的。師父會管的。」[4]

迫害的陰影和人心使我不願再回想起十多年前的那段昏昏暗暗的日子,人心讓我不想失去參與證實法救人的機會,還有放不下的人情和面子。是這些阻礙著我前進,阻礙著我曝光邪惡對我的種種迫害;我現在清清楚楚的看到,那個為名的邪惡還在,為不曝光邪惡找藉口,那個為名的假我還在拿家人當擋箭牌(我把自己的錯對妻子坦白過),以為不曝光邪惡就可以過關了,妻子也算大法弟子了等等,僥倖的心理安慰著自己的執著。可是過關的標準和大法弟子的標準卻都在師父那裏呀,師父一直在等著我,看著我如何重新選擇要走的路。

觀念是活的,不斷變化形成新的,新的也不斷的形成新的阻礙。自己還有一個自大的執著,這種自大、自以為是使得自己對假理假觀念那麼的信服甚至不可改變。直到寫心得過程時,才發現自己的正念已被自大和假理左右了好幾年,這些假理總在告訴我,師父不會再管我了,沒有路可走了,走過彎路的我只會被所有宇宙中不好的物質往下壓等等等等。心裏的心結始終無法解開,心結是物質,鬱結在了身體裏,疼痛假相嚴重時,我甚至胡思亂想,為自己安排後事,我無數次的絕望的淚流滿面,只有消沉,生不如死,心裏很苦;師父我不想錯上加錯,再損壞大法的名譽,哪怕一點點,可是我也找不到出路。人心的依賴,給自己做的安排帶來的假相更是讓舊勢力看到抓住,讓親人遭受著不該承受的痛苦,我深刻認識到修煉的嚴肅。這一難是舊勢力強加的,是要毀掉我的,也利用我毀更多的人,我不再承認,現在就曝光它們,將其徹底解體。

師父慈悲無量,想走回來就一條路──堂堂正正,要修煉就明明白白修煉,返本歸真的路上我已有所領悟,師父,我不會在回歸的路上再徘徊。這些身體疼痛的假相使我在難中動搖對師父的堅信,我知道這是舊勢力在重施毀人伎倆,我不承認,都能很快加強對師父的正信。

珍惜正法修煉機緣

回看走過的路,跌跌撞撞,剜心透骨,每一步都滲透著師父的慈悲呵護。魔難重重,卻使我從心裏理智的明白了如何做一個真正的修煉人,如何做一個大法的修煉人,如何做一個正法時期修煉的大法弟子。懂得了做好三件事與實修的重要和嚴肅,與按照大法真修實修就是在破除舊勢力的安排。當我明白這些後,這些法理背後的內涵好像也給予了我法理背後的力量。

是何等的幸運我有慈悲偉大的師父,無盡的感恩師父一次又一次的把我從迷窟、深淵中撈起,給我機會真正做一個修煉的人。惑亂中感覺步履艱難,細細想來,自身業力重重,頭腦不夠冷靜,正念不足,沒有真正的把自己當作修煉的人,不會向內找,人心不去招來更大更複雜的狀況。

師父說:「你們知道嗎?就單單這一個修煉的問題,在宇宙低層是多複雜,到了高層次上就簡單了,沒有了修煉的概念了,只有消去業力的概念;再高層講的是一切麻煩只為了鋪上天的路;再高層甚麼消業呀,甚麼吃苦啊,甚麼修煉哪,沒有這些概念了,就是選擇!宇宙的高層次上就是這麼一個理,看誰行就選擇了他,這就是理。修煉?我們沒有安排修煉。甚麼是修煉?我們要把他洗乾淨,一步一步的往上洗淨,就是洗淨!而在不同層次中表現的,就成了鋪路、麻煩、吃苦、消業、修煉等,這麼修、那麼煉。」[4]

我個人層次理解,我們在魔難和考驗面前,就是選擇,是真我選擇要走的正確的大法徒的路。

慚愧,一路走來,讓師父操心。淚水時常不經意的洗面,感恩的淚湧總也難以抑住;感恩師父的無量慈悲,從入修煉的門給弟子淨化身體;來到海外,給予再次修煉的機緣需要您何等的付出與承受;延續的時間為了能再一次喚醒沉淪的我,師父啊,弟子叩拜!講清真相,放下自我,救度眾生,加倍彌補,讓心中的狹隘、慚愧、恐懼、陰影、包袱、顧慮、名情和各種人心在大法中熔煉的坦坦蕩蕩,浩然正氣,願不再辜負師父的操勞付出,願盡所有餘力兌現誓約,回報師恩!

以上為個人現有層次的理解,如有不當之處或給大法帶來損失之處請慈悲指正修改,謝謝同修。

註﹕
[1]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路〉
[2]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3]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走向圓滿〉
[4]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