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大法能救我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三月二十九日】我今年五十一歲,二零一一年九月被確診為乳腺癌。手術、化療讓我生不如死,甚至有了輕生的念頭。就在這懸崖邊上,偉大慈悲的師父沒有放棄我這個不爭氣的弟子,安排同修把我找了回來,我想只有大法才能救我。於是,二零一二年四月我又溶入大法修煉中。

其實,我在一九九六年七月就開始修煉法輪大法了。當時我們單位有個煉功點,煉功人數在四十多人左右。每天早、晚兩次集體煉功。煉功點就在我家樓下的葡萄架下(早晨)和教室裏(晚上)。那種祥和動人的煉功音樂和舒緩優美的動作深深的吸引了我。於是,我帶著好奇走進了修煉法輪大法的行列中。每天學法、煉功,還經常到外單位去看師父講法錄像,洪法。就像一隻在天空中自由飛翔的小鳥,開心、快樂、幸福!

可是好景不長,從九九年七二零開始,首惡元凶江澤民開始迫害法輪功。那時的我,膽小怕事,悟性不高,迫於對邪黨的恐懼,放棄修煉。隨後,各種疾病也接踵而至,如:婦科病、腰痛、頭痛、頭暈、低血糖等。在二零一一年九月被確診罹患乳腺癌,右邊做了整體切除手術,接連做了六次化療,化療反應特別大,嘔吐、頭暈、頭疼、發燒,舌頭、肛門長泡;雙手靜脈炎紅腫;脫頭髮、臉黃又腫,痛不欲生。

我和丈夫都抱怨天理不公,這種災難為甚麼要降臨在我們頭上(從新走入修煉後才明白是自己的業力所致,以前學的法理好像都被抹掉了,沒有記憶),我們又沒做甚麼壞事,倆人抱頭痛哭。我們上有父母下有孩子,為了親人必須得勇敢的活下去,於是到處打聽秘方,每月花費兩千多元的藥費(靈芝粉和內分泌藥),內分泌藥的副作用很大,有發生子宮癌的可能性,整天活在苦難中。全家人跟著受苦受累。

在我最痛苦、彷徨、無助的時候,慈悲偉大的師父沒有放棄我這個不爭氣的弟子,把我從地獄中撈起來,從新走入修煉。

我剛做完化療不久,感覺要去上班的心很強烈,冥冥之中,好像有一股強大的吸引力。其實當時我走路都不太穩,下樓梯好像踩高蹺,在教室稍微來回走動頭就很暈。二零一二年四月,我還是要求領導讓我上班,領導同意了。同事對此不理解,說我為了這點獎金,不要命了等閒言碎語。無論別人怎麼說,我還是堅持自己的選擇。當天的上午,我單位的一位法輪功弟子是我原來的一位同修找到我說,我正想去找你,沒想到你今天就來上班了。中午她拿了一個 mp3 讓我聽,其餘沒多說甚麼。於是,我出於禮貌接受了。過了兩天我讓她幫我買了一個新的mp3,聽了幾天師父在廣州的講法錄音後感覺比較舒服,於是讓她拿了煉功光碟給我。我堅信只有大法才能救我。這樣,我又走入了大法修煉中。

我十分珍惜難得的再次修煉機緣,抓緊時間學法、煉功。每天的午休也取消了,同修為了幫助我,每天中午邀請我到她家一起學法煉功,同修還帶我到學法點一起學法、切磋。家裏有一萬多元的藥和要連續吃五年的一種激素藥是否還要吃,我舉棋不定。一位七十歲的老大法弟子回答我說,有兩條路可走:一條路是把藥扔掉,把生死交給師父;另一條就是走常人的路;大家都幫我在法上提高,我想不能再走彎路了,我毅然選擇了前者,不再把自己當成病人,嚴格要求自己,與同修比學比修。身體也隨著起了變化,臉部消腫了、臉色也比原來好看些了,特別是手心變的細嫩、紅潤,即使手術前都沒有這麼好過,曾經因貧血,血氣不通還紮過銀針,但沒有甚麼效果。

剛開始修煉干擾很大,家人反對,小輩們也打電話來勸說,怕受到邪黨的迫害,影響家庭。看我決心已定,就叮囑我在家煉,不能跟外人講。我怕他們擔心,我只能告訴他們,我會注意的。五月二十七日下午下班回家後感覺很疲勞,晚上又有點發燒,第二天又嘔又拉,吃不下飯,不過還是沒有像生病那樣難受,我知道是在消業,是師父在幫我淨化身體,師父說:「真修的人沒有病」[1]

我把生死交給師父,就按師父要求的去做。所以我一點也不害怕,過了兩天說停就停了,根本沒有過度的跡象,這種現象後來還有過兩次,我知道是偉大慈悲的師父替我承受了痛苦,弟子感謝師父。

沒過幾天,腳、膝蓋又酸脹又痛,上下樓梯必須靠手提褲腿的托力才能挪動腳步,上廁所苦不堪言,痛的全身出冷汗。同時雙腳還長滿了小紅點,奇癢無比。中間好了就逐漸過渡到周圍,我時刻提醒自己一定要做到信師信法,所以一直堅持不擦藥,過了將近半個月好了。七月十一日複查,CT檢查結果懷疑是結石,因為我原來就有,不過肝臟裏沒有。婦科檢查也不是很好,有炎症;腋窩還是有積液,整條手臂腫大,主治醫生說每三個月去複查一次。經過一段時間的修煉,頭箍的感覺慢慢消失,但手時腫時消,有時兩邊乳房也會偶爾刺痛,要不就是前胸、後背都痛,且每過一段時間身體就會出現一種病業假相,盤腿也特別痛。我悟到這是要趕緊提高心性,要提高層次了。

我就做到信師信法,遇到事情向內找。同時加強學法、煉功時間,多看明慧網發表的同修的交流文章,深挖自己,找到自己哪方面有漏,這樣能找到根源所在,及時歸正發正念清除、下決心修掉它、過好每一關。

從新修煉到現在四年多了,我的身心發生了巨大的變化:我原來的頭疼、低血糖、小葉增生、婦科病,通過修煉,到現在,我一直都沒上過醫院,沒再吃一粒藥,所有的疾病都不翼而飛了。真正體驗到了無病一身輕的美妙!五十多歲的我,臉上也沒有甚麼皺紋。親戚、朋友都說我越來越年輕、漂亮了。家裏環境也變好了,一切都很順,全家人整天樂呵呵的,正如師尊所講「一人得法是全家受益」[2]。

做好師父要求的三件事,履行史前誓約。我每天除了抓緊時間學法、煉功外,以多鐘方式向眾生講真相。由開始忐忐突突與自己的親人、朋友講、發資料;後來堂堂正正的向有緣的陌生人面對面講;從打自動語音電話發展到直撥電話講真相。

回首這些年是師父領著我一步步走到今天,把一個滿身病業的我從地獄中撈起洗淨,把我捧在手裏,在磨難中一路呵護;在過關中拉著我的手,我沐浴在師父的佛恩浩蕩中。我儘管還有許多不足,有時會出現怕心、怨恨心、私心和安逸心;有時正念不足,但我都會在師父的大法中歸正自己。無論修煉的這條大路還有多長,這條路上還有多少辛苦,我都跟著師父走,做好三件事以報師恩。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法輪大法義解》〈為長春法輪大法輔導員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法解 》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