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寶書 脫胎換骨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三月五日】我於二零一三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修煉前我患有心臟病、冠心病、神經衰弱、風濕病等,還患有耳聾眼花等頑症,曾經用過各種藥物治療不見好轉,只能挺著,加之女兒因車禍離世,哭的我眼睛看人不是雙影,而是四、五個影子,這眼睛壞得更厲害了不說,耳聾相伴而來,也越加不好!

有一次丈夫在院裏喊我,我沒聽見,碰巧這時我正往外看了看,正看到他在叫我,我就出去了。他說,我叫你多少聲了你在屋裏咋不出來哪,大道上的人都聽到了。我說,我沒聽見啊!他不知道我耳朵聾的嚴重到都聽不到聲音了。就看他氣的直跺腳,表情很難看,就看他在沒完沒了的在說,聽不見他在說啥,我站在那木然了,心裏好淒涼啊!心想,因為自己聾把人家弄的這麼痛苦,如果我要身體不能動了癱在炕上怎麼辦哪?想喝藥死都沒人給拿藥喝了!不行!就想得選擇個解脫的辦法,死了就解脫了,就沒有煩惱了也沒有痛苦了。

讀寶書 明人生

我還沒有找到怎麼死好的時候,就幸運的遇到了法輪大法,看到了寶書《轉法輪》。從頭到尾看了一遍之後,知道了這是本教人做好人的書。讀了二十來天就感到精神和身體都不痛苦了,體會到了沒有病的喜悅:能吃能睡了,幹活也不覺的累,走路輕飄飄的,眼睛看東西清楚多了,還能穿針引線了,耳朵雖然還有點鈍還有一點聾,但丈夫不用大聲喊我能聽到了,總之,困擾我的病痛、耳聾眼花等症狀消失了,無病的感覺好舒服啊!我不用想甚麼辦法去死了,多虧遇到這本書《轉法輪》,救了我,覺的活著挺好!

通過反覆通讀《轉法輪》,從書中知道了這本書的一些內涵,書中說的天文地理,物理化學,人體宇宙時空,萬事萬物,人為甚麼有病有災難,怎樣才能沒病沒難,人從哪來,死後去哪裏,人為甚麼活著,講的那麼清晰明瞭。知道了這本書是指導人修煉的,按照宇宙的特性真善忍的標準能往高層次上修煉。這本書太神奇了,我的病沒了,我的身體變好了,活著也有意思了,這書越讀越覺的好,返本歸真多好啊,我決定要修煉。

重在堅持

我把自己要修大法這事和丈夫說了。他說,國家不讓煉!我接著說,先了解一下,凡事都得分出個好壞,自己要有主心骨,不能聽別人說甚麼就是甚麼,我沒有別的能力,但我能分辨出正與邪。我是大法的受益人,親身經歷大法的美好。他又說天安門自焚的事,我回答說那是騙人的,是栽贓陷害欺騙老百姓的,大法是被冤枉的。

他又說:「那為甚麼還反黨?」我回答說宇宙的運動是有規律的,有成住壞滅之說,人類道德不行了,共產黨搞的是假惡鬥和宇宙的特性是相背離的,中共歷次運動害死了無辜百姓八千萬哪!大法是在宇宙處在壞滅之時來救人的,江澤民是以權代法強行下令迫害法輪功。迫害前,全國人大委員長喬石親口說法輪功對個人對國家對社會是有百利而無一害,是高德大法。

丈夫接著說,誰都知道共產黨壞,可胳膊擰不過大腿。我說,中共有飛機大炮、千軍萬馬,它可擋不住一個小洪水和一個小地震,它不也束手無策嗎?!還是天說了算,順天者昌逆天者亡。善惡有報是天理,中共無視神佛的存在迫害修煉人,天要滅它。天滅它時,老百姓入黨團隊時發的是毒誓,為它奮鬥一生,不解除毒誓就得給它做陪葬,解除毒誓才能保平安,所以我們大法弟子不能見死不救!他恨恨的說,讓中共把你槍斃了,不許你煉!

我知道這麼偉大神聖的大法是值得我們用生命去衛護,我修定了。

之後的日子我按真善忍的法理去要求自己。在體力勞動、生活方面和各方面都體諒、照顧丈夫,儘管他經常找我麻煩,用各種方式逼迫我放棄大法,甚至嚇唬我再煉就離婚,我就堅定一念:誰也動搖不了我的心。我和他說,我寧願站著死不願躺著生,我即使修一天大法,我的生命也是有光亮的,見得了光的。最苦的是老百姓啊,你看你活的多苦啊,勞動了大半輩子,錢沒掙著還落了一身病,自己生活都是個問題了,一年掙的錢除去化肥、農藥、種子剩下的還得看病,人情來往所剩無幾,生活得省吃儉用。自己有病了,治也治不好,年年如此。你看那些官員貪污腐敗哪個不都是腰纏萬貫,可他們不生產、不勞動的,他們的錢從哪來的?不都是老百姓的血汗錢嗎?老百姓的納稅錢嗎?他們把錢和子女都轉到國外去,回過頭來對著電視喊大好形勢,我們要愛國,不就欺騙老百姓嗎?再說治病,我學大法一分錢沒花病都沒了,你沒學大法花那麼多錢你的病一點都沒去,年年交合作醫療費,它給你報銷了嗎?那藥的價格那麼高,不是坑人嗎?老百姓還覺的共產黨挺好呢!自己的勞動果實被人家變相的拿走了都不知道。再說了你就是不學大法,你就安全了嗎?最後大淘汰給中共做陪葬值嗎。

他默認了。

這半年他也在我身上看到了真善忍的光輝,退出了少先隊。我得法後的幾年裏,我丈夫說自己認同真善忍,不反對我修煉大法了。從此我家事事順也不吵架打仗了,我丈夫的腰椎盤突出、胃病、腎病都好了,甚麼體力活都能幹了。真是一人修煉,全家受益。

師父說了算

二零一五年七月我發真相期刊時被不明真相的人舉報,警察把我帶到派出所,讓我簽字、口腔檢查,我不配合,後來他們讓我丈夫、村主任抓住我強行做也沒做成,後來把我送到拘留所還是做那一套簽字、檢查,我不配合。

在拘留所又讓我去聽課,我說我沒有錯不接受你們的洗腦。他們說不去也得去,抬也得抬去,我說你們說了不算,他們說誰說了算?我說我師父說了算。他說咱們談談吧:「你在這裏洪法給他們講真善忍我們不管你,你不能破壞這裏的規定。」我說:「法輪功是正法是救人的,法輪功給中國帶來了光明和希望,江澤民迫害法輪功是錯誤的,正法進程已到了最後的最後了,江澤民被送上審判台是遲早的事,你們還在這做著當替罪羊的事。這兩年律師接連不斷的站出來為法輪功(學員)辯護,許多明真相的公檢法人員退出了黨團隊,我發的期刊是救人的,都是有書號的不違法。時日不多了,你們趕快把黨團隊退出來吧,先自保吧。」

年齡大的那獄警問:「我黨、團、隊都入過,怎麼退呀?」我說,寫你一個名字就都退了唄。他說我考慮考慮。我認識不少法輪功學員哪。」我說行。他讓女警察把我送回拘留室。我問女警察你入過黨團隊嗎?她說入過少先隊,我說我給你退了吧?她說行,起了化名退了。

從中不難看到不知有多少學員給他們講過真相了,他們也在漸漸的覺醒。

正念正行

二零一五年七月那次在拘留所裏,我剛到裏邊,他們給我馬夾我就穿上了,過了兩天了才想到,穿馬夾不是在承認自己有罪嗎?!我跟警察說,我不穿馬夾了,我沒犯罪!有個愛罵人的年老警察說,不行,穿也得穿,不穿也得穿,不穿給你定位。他逼問我說:穿不穿?我說,不穿!他把皮帶夾子拿出來了,再次問:穿不穿?!我搖了搖頭,他說,不要搖頭!

他把拘留所的頭頭找來了,這個人說,配合一下吧,不能因為你一個人破壞了所裏的規定,不穿不行。我說那是你們認為的,我有我的原則,我不能給大法抹黑!他們沒說甚麼讓我回拘留室了。

第二天,一個姓歷的警察說:「大娘,你替我想想,不能因為你不穿馬夾讓我挨罵丟了飯碗吧?你是修煉真善忍的。」我說:「我是修煉真善忍的沒有錯。你們的馬夾不適合我穿。」他說:「你想救人嗎?」我說:「那是我的責任,當然想了。」「那你把我少先隊退了吧,我姓歷,歷史的歷。」我說,「救人是自願的不能講條件,也不強迫。」

有一天,一個愛罵人的警察來到拘留室,當著犯人的面說,「我們也知道煉法輪功的人都是好人,這法挺正的,你(指我)給她們講講真善忍。」從此,講一個退一個,進來一個退一個。我想他們從眾多的大法弟子身上看到了真善忍的光芒,也在給自己擺放位置。其實都是師父在加持弟子,如果在修大法前警察要這樣對待我,我早就嚇傻了,不知如何是好了,是因為在我心裏知道這法是正的,他們在迫害好人,是錯的,是應該他們怕我們,一正壓百邪,有師在、有法在,心裏有這個底線,所以一點怕沒有。當然得有放下生死之念。

感謝慈悲偉大的師父的救度之恩!我為自己能有這樣一位偉大的師父驕傲!我是大法弟子讓我由衷的自豪,弟子只有精進報答師父救度之恩。

願宇宙真理的法光照進每個中國同胞的心裏,願中國同胞都能得到救度。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