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尊時時刻刻都在看護著弟子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一月五日】我是一九九六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弟子,今年七十多歲了。回首二十年的修煉路,風雨坎坷,面對魔難,我深刻體會到師父講的法理:「其實只要你修煉,我就在你身邊。只要你修煉,我就能夠對你負責到底,而且我時時刻刻都在看護著你。」[1]

維護大法,破除邪惡對眾生的毒害

我的鄰居是一位年輕的大法修煉者,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邪黨迫害大法以後,他特別害怕,整天提心吊膽,生活在恐懼之中。二零零二年,他從外地回家坐火車時,遇到警察強行搜身,查到他身上帶的大法書,在警察的嚴厲恐嚇、威脅後,又把他非法拘留,他被迫寫了不煉功的所謂「保證書」後才被放回家。這時他被嚇得神經錯亂,理智不清,已經不認識人了。回家以後,他拿刀狂呼亂砍。當時縣裏的電台記者覺得這是誹謗大法的好題材,便誘騙他的家人,只要同意拍電視,可以免費幫他治病,家中也可得到一些好處。

我聽到這個消息,想起師父的講法:「維護不維護這個法,宣傳不宣傳這個法,洪揚不洪揚這個法,將來同化不同化這個法,都是你們大家自己的事。」[2]當時身邊的同修很多被關押、綁架,只有很少的幾個同修在家。我找到這些同修交流,大家一起來發正念清除邪惡對眾生的毒害。我立即找到這位鄰居的家人,講清利害關係,告訴他們絕對不能參與誹謗大法,經過反覆勸說,他的家人拒絕了電視台的採訪。

當時這位鄰居經常拿著菜刀在家狂躁不安,他的家人都躲得遠遠的。我和其他同修放下怕心,信師信法,守住他的房門,把他堵在屋裏,總是圍著他發正念,讓他主意識清醒過來。有幾次他拿菜刀,在正念的作用下,在師父的呵護下,他手中的菜刀就掉到了地上。經過一個月的發正念,他終於清醒過來,恢復了正常。

排除阻力,成立資料點

在二零零二年以前,當地沒有資料點,我們的資料是從外省拿來的,我每次出門拿資料時要坐船,還要轉幾次車。在船上,經常有警察搜查包裹。每次,我都發出強大正念:絕不允許邪惡的生命看見大法資料!結果,我的包裹從未被檢查過。後來我與其他同修交流,決定成立自己的資料點。

二零零四年十一月《九評共產黨》問世之後,我們開始大量做《九評》,每個月需要買三、四十箱紙。為了同修的安全,每次同修開車把紙運來卸車後,他就把車開走了,剩下我一個人一箱箱把紙搬上樓,有時要到深更半夜才能搬完。

初期我一個人負責打印、排版、製作,無論颳風下雨、酷暑嚴寒,我都會把真相資料及時送到同修的手中。十多年來,我很少吃一頓正餐。每天早上起來晨煉後,就開始做資料,晚上組織集體學法,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從未停止過學法,即使在過大年,也要安排學法。

當時邪惡迫害形勢險惡,資料點周圍經常有警車出現,經常有人來查房、「查戶口」,我沒有害怕,我就加強發正念,牢記師父的法:「在任何艱難的環境下,大家都穩住心。一個不動就制萬動!」[3]在師尊的呵護下,從沒有被邪惡鑽過空子。

我在資料點經常與機器溝通:超常的法器,超常的發揮。遇到故障時,查找自身的執著,再發正念清除干擾。十多年來,我的法器確實很超常,很少發生故障,我深刻體會到這一點,弟子只是動動手,跑跑腿,沒有師父的呵護,不可能平穩運作到今天的。

面對魔難,反對迫害,救度眾生

幾年前的一個冬天,我的自行車上裝滿了大法資料,突然一輛汽車從後面把我撞飛出去,我覺的我的膝蓋全碎了,但想到自己是大法弟子,不會有事,我沒有把它當回事。可司機嚇壞了。我給他講了真相,在他同意「三退」後就叫他離開了。我騎著車,忍著痛回到家中,我的腿已經腫得把褲子撐得脫不下來了。兒子嚇壞了,一定要送我去醫院。我說沒事,我很快就會好的,兒子氣的直搖頭。晚上,我的腿疼痛難忍,我就背師父的法「難忍能忍,難行能行」[4],早上三點五十,我忍著劇痛,從床上爬到院子,開始煉功,等我煉完功後,我驚奇地發現,我的腿腫已經全消了。三天後,我又繼續上街講真相了。

在這幾年裏,我先後摔斷了雙手,一條腿,還有腰,每次魔難來時,表面上看都是巨大無比,可我從來沒有把自己當作常人、病人,遇到魔難時,先靜下心來查找自己的不足,挖出自己的爭鬥心、利益心、怨恨心以及對情的執著,接著長時間發正念清理這些不好的物質。當我歸正自己的時候,慈悲的師父替我承擔了絕大部份的魔難,我的身體迅速恢復,總是能很快又溶入到正法的洪流中。

我深刻體會到師父說的:「所以作為一個修煉的人來講,能夠堅定自己,能夠有一個甚麼都不能夠動搖的堅定正念,那才真的是了不起。像金剛一樣,堅如磐石,誰也動不了,邪惡看著都害怕。如果真的能在困難面前念頭很正,在邪惡迫害面前、在干擾面前,你講出的一句正念堅定的話就能把邪惡立即解體,(鼓掌)就能使被邪惡利用的人掉頭逃走,就使邪惡對你的迫害煙消雲散,就使邪惡對你的干擾消失遁形。就這麼正信的一念,誰能守住這正念,誰就能走到最後,誰就能成為大法所造就的偉大的神。」[5]

幾年前的一個大年三十的晚上,我與一位同修去貼真相不乾膠,被惡警綁架到看守所。在看守所,惡警要給我們照相、抽血,穿黃馬甲,我發出正念:絕不配合!在看守所,我堅持每個整點發正念,給其他犯人講真相,同時向內找,找到了自己對同修的情以及對名的執著,警察好像忘了我一樣沒有對我進行干預。一個月後,我與那位同修被非法勞教兩年。

在去勞教所的路上,我沒有怨恨,也沒有害怕,而是慈悲向車上的警察講清真相,這些警察認同了大法,同意「三退」。我鼓勵另一同修:別害怕,大法可以正一切不正的,我們來到這裏,就來這裏正一切不正的因素。我的體檢不合格,被警察帶回家。在回來的路上,警察對我很客氣,給我買了一碗肉片湯。我心裏真是感謝師恩,深刻體會到師父的法理:「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6]。

我雖然已經七十多歲了,但我堅持按照師父的要求做好三件事,從不放棄一個救人機會,堅定正念,兌現誓言。

謝謝師尊!謝謝同修!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美國法會講法》〈紐約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法輪大法義解》〈在北京法輪大法輔導員會議上關於正法的意見 〉
[3] 李洪志師父著作:《美國中部法會講法》
[4]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5]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七》〈美西國際法會講法〉
[6]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師徒恩〉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