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怕心、解體強制洗腦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十月二日】一個朋友曾擔心的問我:那一定讓你去「培訓」(強制洗腦)怎麼辦呢?我說:誰也動不了我!當時腦中呈現出師父的法:「我的根都紮在宇宙上,誰能動了你,就能動了我,說白了,他就能動了這個宇宙。」[1]

回顧修煉近五年的過程中,每次去怕心後都有不同程度的提高。在訴江後近一年的時間裏,單位人員找我談話,威脅送我去「培訓」,再後就是處分了等等。我當時的第一反應是:不配合,零口供。單位主要負責人談話時很不客氣的說:「你知道給單位造成多大的麻煩,要是在我家,你姐我就揍你了,我要扣你工資給這些忙乎你這事的人補償……你不寫也不去『培訓』你想咋的?上邊壓下來了,我們也頂不住,你得認真對待呀,這麼多活誰幹呀……」我雖然毫不猶豫的不配合,不承認這一切,可總覺得底氣不足。

針對這事向內找,第一個找到的就是怕心。我自問,怕的是甚麼?為甚麼要怕?這次一定要徹底的查一查怕心的根源。怕甚麼,怕去「培訓班」受酷刑,受皮肉之苦。怕心的根源是私心,這是早已明確的了,這一次我沒有就此放棄,好好的查到底,私心產生了自我保護的心,這就導致不能百分之百的信師信法,導致不在法上,那麼正念就不會足,邪惡就會鑽空子。仔細查到隱藏的深的怕心真是不少。

師父說:「無論是救度眾生、個人提高、反迫害都是在證實法,走正你們的路才是證實法。也不要把迫害的邪惡形式作為不證實法和證實不好法的藉口,其實舊勢力安排的邪惡迫害也是為了考驗你們做鋪墊的。雖然我們不承認舊勢力的存在與安排,但是它畢竟幹了它們所幹的。你們才是歷史這個時期的主角,當前無論邪惡還是正神,都是為你們存在的。走正你們的路才是最重要的。最後的時刻,邪惡的因素會減少,環境會寬鬆,世上的形勢會有變化,要求你們走正的路永遠不會變。」[2]

回想自己的不配合、不去洗腦班在當初這一念的背後想法是修煉不能有漏、不能給自己留有遺憾,這不是為私的嗎?!大法弟子不配合的想法應是出於救眾生,完全為他人的。因為配合邪惡就是加重世人被矇騙的程度,同時使受邪惡指使的人作惡造業。同理,反迫害和發正念的出發點也是為了救人,開創和維護救人的機會。

大法弟子要修成「無私無我,先他後我」[3]的正覺,只有這樣的正念才堅如磐石,金剛不動。

針對這次訴江談話,我沒有按照他們的要求去寫一個字,而是按照師父要的去做,分別針對不同人的不同癥結寫了真相信,針對他們的疑惑:甚麼搞政治;我就聽上邊的,甚麼對錯我不管;個人保全重要,不要去出頭等等。我收集整理好資料,決定站在他們的疑惑角度上,用最大的慈悲心去寫。在寫真相信的過程中,請師父加持,用了一天的時間寫出了六千多字的第一封真相信。我想常人寫信一般不會在信中寫出標題或一、二、三,但這麼多文字要想讓人感興趣能看下去,一定要有內在的主題貫穿且環環相扣、要有理有據,又要避開刺激他們的負面因素。寫真相信中,我要求自己清除黨文化,用真心善念,同時借助常人中的情開頭,達到開篇就引人入境的效果,簡短有效。又根據不同人的愛好,有的手寫,有的打印。在信中寫出甚麼是法輪功,用強有力的證據論述×教說法是錯的,現政當權者的態度與切割做法,國際形勢和控告江澤民的態勢,歷史的教訓(中共卸磨殺驢的事例和柏林牆槍殺案)等。

信寫好了,甚麼時間給,給時說甚麼,我想了幾種方案,最後我都否定了,因為這都是有為,都是怕心的表現,我選擇了一個對方寬鬆的時間親自交給本人。第一個接信的是單位主要負責人,他戒備的說:都甚麼時候了,還整這事,你要寫法輪功的我就不看了。我看著他的不屑一顧、很反感的態度,沒動心,只是善意的微笑說:看看吧,我是用心寫的,寫一天了。我邊說心裏邊發正念:清除阻礙救人的因素!第二天他的態度改變了,看我的眼神都透著明白真相和一種擔憂,連稱呼都變得親切了。其他接信人的也有同樣的變化。得知此事的人看到了這前後的變化,在感到驚訝中都無不對大法敬畏。

與此同時,明慧網海內外講真相平台的同修們大量的真相湧進來,使他們更加明白了真相,相當於註解了之前看過的真相信內容。大法弟子是整體,救人威力巨大。

師父的洪大慈悲引領著弟子走出魔難,弟子無以回報,唯有精進。

註﹕
[1]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三》〈走正路〉
[3]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佛性無漏〉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