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師信法光明顯 正念正行除邪惡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二月二十二日】我1998年有幸喜得大法,師父很快就給我淨化身體,由原來的體弱多病變的無病一身輕,心情愉悅。師父還給我拿掉了困擾我多年的附體,更讓我對大法深信不疑,信心百倍的投入到大法的修煉之中。

99年「7.20」大法遭迫害後,我因去北京為大法鳴冤而被非法勞教兩年,曾先後在鐵嶺勞動教養院、遼陽勞動教養院、馬三家勞動教養院遭受迫害。但我從未動搖過對大法的正信,從邪惡的黑窩裏正念闖出。

在邪惡的黑窩裏,最大的魔難莫過於逼迫大法弟子放棄修煉。初到鐵嶺教養院時,就強迫我們所謂「轉化」,變著法的折磨我們:數九寒冬,男勞教人員都收號了,卻讓我們到戶外刨大溝,幹男勞教人員的活;不讓按時睡覺;逼迫我們走隊列等等。但是我們25人無一人「轉化」。後來,邪黨惡徒把我們25人全部轉到遼陽教養院。在那裏,不讓我們睡覺,逼迫我們出外役,搬大鐵塊裝汽車。正值盛夏,胳膊碰到鐵塊子,胳膊上能燙掉一塊皮;晚上還讓我們做工藝品,幹到下半夜;讓我們拆水泥袋子,嗆的我們出不來氣,睜不開眼睛;到戶外清理市容,據說是幾十年來誰也不願意幹的垃圾;到車站修站台,刨大坑,先跳到坑裏去,火車來了,再爬上來,一天上下幾十次,收工時,我累的上下車都是別人幫著連拉帶拽的,都是男人幹的活,用這種方法逼迫我們轉化。即使這樣,我也沒有動搖我的信仰。後來把我關進小號,坐在水泥地上,雙手又被扣了起來,一動不能動,三天尾骨坐出了血,化了膿,粘在褲子上,一動就像刀割的一樣。後來把我轉到馬三家教養院加重迫害,罰站、罰蹲、洗腦、聽、看污衊大法的錄像,做奴工等。

後來,師父發表了新經文《忍無可忍》,我悟到,做好人不是逆來順受,做好人不是做好欺負的人,在那裏強加給我們的一切都是對大法弟子的迫害,都是大法弟子不能忍受的,是對我們的侮辱,所以我不再配合邪惡唱紅歌、不背監規、不幹活、不出操、不穿號服,不「轉化」,他們把我雙手吊到床上,派了一個人專門給我洗腦,天天給我灌輸邪悟的,污衊大法,污衊師父的話。我的心裏非常難受,大法弟子怎能容忍這些哪,這時我把心一橫,把自己的生命都置之度外,大聲高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大大的震懾了邪惡。我感到我高大無比,我非常的神聖,此時,我甚麼也不怕了,有師父在、有法在,我頂天立地。

信師信法,沒有過不去的關,從此,我天天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這是我放下了一切人心、放下了一切執著,放下了生死,用我最純淨的心喊出的這句話。邪惡害怕了,邪惡退卻了,從此放棄了對我的迫害。我沒有放棄修煉,沒有被邪惡轉化。我知道是師父保護了弟子,是大法解體了邪惡。

記得一次,馬三家開大會,會場戒備森嚴,許多警察在過道來回走動。真修弟子都在發正念。這時,一個甚麼所謂「修道」的人上台發言,講的都是污衊師父,誹謗大法的話。我的心裏非常難過。師父是傳大法,救度眾生來了,怎能容你在這裏信口雌黃?我要大聲制止他,一想喊,心裏也有些害怕,想像不到他們會怎樣對付我。但是我又知道不能讓他在這裏放毒,維護大法是我的責任。我們是最正的!我和幾個同修交換了一下眼色,脫口大聲喊道:「不許胡言亂語!不准污衊我師父!真修弟子都不要聽,都走!」

我這樣一喊,許多大法弟子也紛紛喊了起來。這一喊就像一顆炸雷,會場亂作一團,真修大法弟子都往外走。惡警們氣急敗壞,將我們走出去的大法弟子關進一個屋子裏,後來把我關進小號。

一天下午,急匆匆跑上來三名男警察,氣呼呼得準備收拾我們。為首的一個直奔我來,當我們四目相對的時候,那人的手放下了,並示意另外兩人不要動手,這人過去幹活時我幫他解決過一個小難題,也順便給他講過真相。他一看是我,說了一句:「大姐,是你呀,認個錯得了。」我說:「我們都是好人,哪錯了?你也是個好人,可別做壞事呀!」他有些不好意思的走了。我悟到:我們是做了維護大法的事,是師父化解了這個難。

還有一次,兩個同修因煉功被關進小號遭迫害,我想:我們是修煉人,哪裏都是我們的煉功場,我們煉功沒有錯,迫害她就等於是迫害我。我們都是師父的弟子,我們是一個整體,不能讓邪惡迫害同修。我看大隊長從走廊經過,我向大隊長提出要求放人。大隊長不理我,我說:「你們不放她們,我也煉。」大隊長就把我帶到辦公室,把我雙手銬到暖氣管底部,讓我站不起來也蹲不下,坐不下,並且找來兩個人拽著我的頭髮往暖氣上撞。大隊長和中隊長一人踩我一條腿,直到把我兩腿踩成全都變成了黑色,沒有知覺,腿腫的褲子也脫不下,上廁所都走不了。

我和幾位同修都比較堅定,相互鼓勵,決不配合邪惡,過了幾天,邪惡拿我們也沒辦法,把我們幾個人都放了。這件事讓我體會到整體配合就是一股強大的力量,就能震懾邪惡,站在法上,正念正行,就能解體邪惡。

一次,惡警把我關進小號二十多天。那小號非常簡陋,後面的窗子是開著的,夜裏寒風襲來,凍得我身體縮成一團。我想,這樣挺著也無濟於事,我就開始背法,煉功,發正念,解體邪惡解體迫害,誰讓我冷就把冷轉移到誰身上去,我是大法弟子,不准迫害我。我開始打坐,就覺的身體越來越熱,非常舒服,身體輕飄飄的,像坐在雞蛋殼裏一樣美妙。

那段時間,我儘量的保持甚麼也不想,保持空無狀態,很少吃東西,也不覺的餓,每天就是背法、煉功、發正念。出來的時候,我神清氣爽,比進小號時的狀態還好。惡警們都感到奇怪,認為我有甚麼功能。

就這樣我闖過了一關又一關,最後,他們停止了對我的迫害,不但沒給我加刑,反而還給我減刑半年,提前放我回家。我深知師父在加持弟子,師父在為我承受。我由衷的感謝慈悲偉大的師父。

在邪惡的黑窩裏,舊勢力利用惡警和邪悟者對大法弟子變著法的迫害,其手段無所不用其極,早已超過了人的道德底線,超過了人的承受能力。但是大法弟子心中有法,並且能百分之百的信師信法,師父就能幫你度過難關, 「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1]。

師父說「無論在任何環境都不要配合邪惡的要求、命令和指使。」[2],堂堂正正的做一個大法弟子,正念正行,邪惡一定是害怕的,邪惡一定解體。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師徒恩〉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