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子陷冤獄 兒媳被害死 北京馬淑蘭控告江澤民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三月三十一日】(明慧網通訊員綜合報導)北京市大興區七十七歲的法輪功學員馬淑蘭,曾經被非法拘留三次、遭勞教迫害一年六個月;兒子張玉華被非法判刑四年,至今仍身陷冤獄;兒媳康淑霞被非法判刑三年,在四川成都龍泉驛監獄被迫害致精神失常,於二零一二年去世。

中國最高法院二零一五年五月宣布「有案必立,有訴必理」後,馬淑蘭老太太控告迫害元凶江澤民,要求依法釋放被非法關押的兒子張玉華,依法釋放所有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並還法輪功清白。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被告江澤民瘋狂發起對數以千萬計堅持信仰真、善、忍的中國法輪功學員的迫害,在其「名譽上搞臭、肉體上消滅、經濟上截斷」、「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殺」的指令下,對法輪功學員進行抄家、抓捕、拘留、判刑、勞教、酷刑、活摘器官等迫害,導致近一億人遭受不同程度的迫害,造成社會秩序的混亂、經濟上的崩潰、道德的急速下滑、司法的混亂和黑暗。

根據中國刑法規定,江澤民涉嫌犯下了非法剝奪公民信仰罪;非法剝奪公民人身自由罪、非法剝奪公民財產罪、非法搜查罪、非法拘禁罪、誣告陷害罪、虐待被監管人罪、瀆職罪、侮辱罪、誹謗罪、徇私枉法罪、侵犯公民民主權利罪、濫用職權罪。因此,申請最高檢察院對犯罪嫌疑人江澤民向最高法院提起公訴,依法追究其刑事責任、經濟和精神賠償責任和其它相關責任。

目前超過二十萬名法輪功學員及家屬將迫害元凶江澤民告到最高檢察院、最高法院。法輪功學員訴江,不僅是作為受害者討還公道,也是在匡扶社會正義,維護所有中國人的做好人的權利。

二零一五年六月十九日以來,北京市大興區政法委、610辦公室、大興公安分局統一部署,由大興國保大隊、各派出所警察具體實施,對實名訴江(將控告江澤民的訴狀郵寄給最高檢察院和最高法院)的法輪功學員,騷擾、非法抄家、甚至綁架和拘留。馬淑蘭老太太也被騷擾。

下面是馬淑蘭老太太在對江澤民的控告書中敘述的部份事實:

我於一九九五年開始修煉法輪功,通過修煉法輪大法,心臟雜音、尿道炎、關節炎等多種疾病都好了,心胸變得開闊了,處處為別人著想,家庭和睦,身心健康,無病一身輕。

可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被控告人江澤民利用手中的權力開始瘋狂迫害法輪功,利用電視、電台、報紙等一切輿論工具,開足馬力抹黑法輪功;同時對法輪功學員進行抄家、抓捕、拘留、判刑、勞教、酷刑、活摘器官等迫害;控告人全家及親屬深受其害。被控告人操控的「610」辦公室及公安機關,對我行政拘留三次、勞教一年六個月,給控告人造成精神與身體的極大傷害。主要迫害事實如下:

被非法拘留三次、遭勞教迫害一年半

一九九九年十一月,我和兒媳及其他同修因修煉法輪功身心受益,知道媒體抹黑法輪功的報導都是假的,是栽贓陷害,本著說一句真話,相信政府能聽百姓肺腑之言的想法,因此去了北京請願,反映法輪功的真實情況,希望國家領導人改變錯誤的鎮壓決定,這也是憲法賦予公民的基本權利。當天被非法關押在前門派出所鐵籠子裏,因未報姓名被前門派出所警察挨個抽打嘴巴,致使面部紅腫。到晚上被大興縣黃村鎮派出所接回派出所審問,審問後大興公安局以擾亂社會治安的罪名將我行政拘留十五天,被大興縣黃村鎮派出所警察送到大興看守所拘留,給我在社會上造成惡劣的影響,家裏人在小區或見到熟人都抬不起頭。

二零零零年三月,我和兒媳及其他功友去天安門請願,被大興縣黃村鎮派出所拉回,大興公安局將我行政拘留十五天。在看守所被非法關押期間,天天坐板,被犯人看管。

二零零零年六月,我和其他功友去天安門請願,被大興公安局將我行政拘留十五天。期間大興國保警察常文傑和預審警察整夜的審問我,連蒙帶詐,還威脅我說:現在活埋了你都沒人知道,逼我說出我和同修電話通話中(大興國保長期監聽我家電話)談到的同修是誰,我被逼說出同修時,心裏像刀剜似的難受。

二零零一年二月,大興國保張樂興、郭燕海、常文傑和黃村派出所的警察共六、七人到我家,進門後就把我和老伴張榮興、兒媳康淑霞強行架到樓下警車上,他們強行抄家,把我家翻得亂七八糟,抄走《轉法輪》三本、錄音磁帶二十四盒、鑲在鏡框內的師父法像和真善忍法輪圖形三個、大法資料等。然後把我們三人送到大興看守所,非法關押。我絕食抗議,他們也不釋放我。還把我和其他同修拉到大興團河勞動人員調遣處,逼我轉化,罵大法罵師父。轉化期間四名勞教所警察卑鄙的架著我踩李洪志師父的法像,我拒不轉化。一個月後,沒任何手續,把我和康淑霞勞教一年六個月。

在大興團河勞動人員調遣處關押近一個月,僅洗了一次澡,換了一次內衣。每天包一次性筷子,平均每天連續勞動十小時以上。後被送到大興天堂河新安女子勞教所。首先是強行轉化,有時在廁所旮旯,有時在房間角落。被逼轉化後人像死了一樣的難受。轉化後強迫勞動,每天坐在兒童椅上包筷子、穿魚食,累的幹著活就睡著了,這時看管我們勞動的犯人上來就打,打醒了接著幹活,完不成定量不讓睡覺,期間還逼著看誹謗大法的錄像,寫所謂的心得體會。

二零零一年三月至二零一三年九月間,大興國保李學軍等多名警察來我家非法抄家二、三次以上,抄走大法書、大法資料等,至今未還。

兒子被非法判刑四年,兒媳被迫害致精神失常去世

二零一三年十月二日下午,大興國保、大興610辦公室、大興清源派出所、大興興豐派出所、居委會共十多人拿著電棍到我家強行抄家,抄走師父法像、牆上張貼的大法畫、真相護身符等資料。其中一人一直審問我,將我全家人嚇的夠嗆。

我兒子張玉華修煉法輪功後身體健康,心胸開闊,孝順父母,二零一三年十月一日因懸掛「真、善、忍好」的大法條幅被大興區清源派出所非法抓捕,於二零一四年十二月二十三日被大興檢察院司左軍起訴,被大興法院劉衝非法判處有期徒刑四年,至今仍被非法關押在天津市京山線茶澱站清河農場前進監獄。

我兒媳康淑霞一九九五年煉功後,月子病好了,由未煉功前與公婆打架、不說話,到煉功後主動孝敬公婆。但江澤民迫害法輪功後,一九九九年至二零零零年間在大興看守所被非法行政拘留三次,二零零一年在大興天堂河新安女子勞教所被非法勞教一年六個月,二零零四年十一月二十一日在四川省三台縣講真相,被綁架、非法判刑三年,在四川成都龍泉驛監獄被遭受迫害,二零零七年回家後精神不正常,後於二零零九年因高血壓、腦幹出血、腎衰竭送醫院搶救,一直透析,二零一二年去世,年僅四十八歲,扔下兩個未成家孩子無人照管。

就因為我煉法輪功,祛病健身做好人,十六年來,我們家不得安寧,沒有消停的日子。隨時都有被綁架的危險,因我上了大興公安局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黑名單!電話被監控,騷擾不斷。過年過節或有甚麼「重大活動」,轄區警察、居委會都要到家不停地騷擾或監視。家人天天提心吊膽,甚至有人敲門都害怕,要先在貓眼看看是誰再開門,精神高度緊張,生活在恐懼當中,身心受到極大摧殘,這與江澤民的迫害是有直接關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