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破家庭中的難關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三月二十八日】婚後我跟公婆在一起生活,九六年公公去世了,跟婆婆更是相依為命,三十多年的相處,婆家人的性格特點為人挺善良,就是脾氣不好。五個兒女加上公婆性格不分上下,一句話不能重複第二遍,跟他們的想法不一樣他們立即就火冒三丈,大發雷霆,一件事誰都想說了算。

在這種環境中,我不跟她們爭吵,經常是有眼淚往肚子裏咽。我心裏很壓抑,三天兩頭回娘家。媽媽問我在婆婆家怎麼樣?我為了不讓母親操心,說了謊話,就說挺好的,母親信以為真。經常上我婆家來。婆婆當我母親面,竟說我不好。母親問我:你在家裏、在單位在哪都沒有說你好的。你到底怎麼了?我說:我沒有做過任何對不起別人的事。她要說她就說吧。我上班家務幾乎都是婆婆幹,她也挺辛苦的。別生她的氣,她就那樣的嘴。每次都是我原諒她們。由於在迷中,不知吃苦是好事,只有背後默默流淚。自身身體越來越差,疾病纏身,藥沒少吃錢沒少花,在走投無路的情況下,進入了氣功圈。

幾年的尋求,我終於如願以償修煉了法輪大法。我喜出望外,也解開了埋在我心中已久的迷。明白了師父講的:「忍是提高心性的關鍵。氣恨、委屈、含淚而忍是常人執著於顧慮心之忍,根本就不產生氣恨,不覺委屈才是修煉者之忍。」[1]在我有限的境界中,就我個人的家庭環境中,走過的這段路程,領悟到,得法前的那段、在婆婆家的那種所謂不跟他們爭吵、別生她們的氣、默默流淚等等,都是常人之忍。要達到修煉人的標準,矛盾來時「根本就不產生氣恨,不覺委屈才是修煉者之忍」[1]。

就這樣在突破家庭這一難關中,一路上也是跟頭把式一步一步走到了今天。經歷了甜、酸、苦、辣、咸五味的感受。特別是中共迫害大法後,更是五味俱全:大姑姐回來不讓我煉功。我不放棄,她推我罵我給我下跪。摔東西。每次回來都給我挑毛病。二姑姐回來看我這不乾淨那不乾淨,給我列出幾條。她對我學大法還是挺支持的。我從勞教所回來,二伯哥就看著不讓同修到我家來,同修來了就說些不敬的話,罵,還有一次竟動手打了同修。丈夫在對熟悉的同修還行,陌生的面孔臉就不好看了,後來也不說了,早就「三退」了。大伯哥對我煉法輪功他不參與並做了「三退」。九十多歲的婆婆知道煉法輪功的人都是好人,曾保護過大法弟子,在大法中受益,她也閒不住,有時我出門回來晚了她就把飯給做好了,但就是天天在你面前叨咕。

面對家人的這些做法,一段時間我曾想過,這到底是怎麼了?大法這麼好,我身體健康。對老人也好,婆婆身體也健康。你們省多少心,不但不感謝大法,還來家挑刺。我這個心就放不下了,真是剜心透骨!

這些年來我就想叫家人說我好的心最重。這裏有證實自己的心,埋怨心、怨恨心、顯示心、妒嫉心、瞧不起別人的心、高高在上的心等等,在家庭中一直沒有去乾淨。

前幾天,兩個大姑姐接連從外地回來。還是像從前,給我指出很多不足。我平和的說:大姐,你每次回來都幫我幹很多活,真的謝謝你。她的態度也變了。我智慧的跟她講了大法的真相,有的接受,我儘量去做。二姑姐回來說在你身上真的看到了法輪功的美好,她早就做了「三退」。

同修來我家,遇到活就幫忙幹,二伯哥知道了非常感謝,對法輪功的態度在逐漸的轉變。

如今靜心想想,這些需要我更進一步修好自己,遇事就找自己。去掉人心,走向神。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何為忍〉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