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整體配合救人中修自己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三月二十二日】師父說:「在救度眾生這件事情上不能放鬆,而且要做的更好,救更多的人,因為那實在是太關鍵、實在是太重要。」[1]幾年來,我與身邊三個女同修結伴面對面講真相救人,用心互相配合,救度有緣的世人。住宅樓小區、公交車站點、市場、超市、門市都是我們講真相的場所,有時上街與路過的行人講真相,發真相期刊、《九評》書、檯曆、送各種真相光盤等。

一、在救人中修自己

在救人的過程中暴露出了各種人心,首先是怕心。剛開始看到人就先相面,看面相和善的就講,有時看一個人挺和善的,可是一講還不接受,怎麼講也不行,心想看著挺好的一個人,怎麼還不接受呢?不知差在哪?經過幾次,覺的不對勁。我就向內找自己是怎麼想的,心裏好像有顧慮,怕人不接受、怕人說不好聽的、怕人喊、怕遇到惡人舉報,正念不足,存在嚴重的怕心、分別心。我與同修交流,她們說:「我們也有這些人心。」認清了之後,我們就在實踐中一點一點的修去這些人心。

一次,我們在街上正走著,過來一個大個男人,瞅著還挺兇的,心想講不講,這時正念佔了上風,我過去與他打招呼,問他三退了沒有,他說:「入過隊,沒退呢!」我就幫他做了三退,告訴他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他說:「謝謝!」

還有一次,看見一個中年男士,我們路遇了兩次,瞅一眼,看那臉還挺嚴肅的,稍一猶豫就走過去了。這時又有人走到跟前,就給那人講了,這次正好又遇上了,心想:「這不是有緣人嗎?」我馬上走過去,問他三退保平安知道嗎?他說不知道,他還說,他原來是單位領導,入過黨,我就給他講真相,幫他做了三退,他很高興,說:「謝謝!」還要了各種真相資料。

回來的路上,我們就交流,向內找。今天遇到的人和事能反映出當時的心態,及時找到人心修去,遇到不聽的或說不好話的、惡語傷人的,我們就互相鼓勵,不要在意他們說的話,不要動心,不要被帶動。看到世人不聽真相的,只是為他們惋惜,可憐他們,沒有怨。就這樣經過一次次的錘煉,我們能保持平穩的心態講真相,甚麼都不想,只有一顆想救他們的心。

現在,在身邊路過的世人,大多數我都講,不知不覺的產生了歡喜心和顯示心,還有求結果的心,求數量的心。我們及時發現就互相提醒,悟到這是證實自己,是貪天之功,這人心不去影響眾生得救,一定要去掉,不要它。現在我們出去講真相救人之前都求師父加持,回來之後就謝師父!我們在救人的過程中,幾乎很少說話,就是默默的發正念,尋找有緣人互相配合的很默契。

二、與同修配合中修自己

去年初春到現在,我們幾人由原來在城市講真相改去農村講真相了。聽說農村大法弟子少,很多眾生沒能得救,我們幾個商量去農村看看。

我們先坐車去附近的農村,農村不像城裏到處都是人,在農村因天熱人都在屋裏,有時走很長時間才能看到一個人,我們就看誰家門開著就進去。農村多數人家都養狗,我一聽狗叫就害怕,沒有正念了,我就從心裏求師父加持,萬物皆有靈,告訴狗,我們是來救你家主人來了,你別叫,你也要記住「法輪大法好」為自己選擇美好的未來。後來我們發現夏天天熱每家後門都開著,我們就在後門敲兩下,問有人嗎?這時屋裏的人就出來了,我們就告訴他們真相,講三退,送小冊子,效果還挺好。雖然天很熱,驕陽似火,我們幾個同修沒有怕苦的,我們就一個屯一個屯的走,心裏只想多救人。

又有一次,我們五名同修坐車去農村,到了一個站點就下車了,我們商量回來時就在下車的地點集合,時間定在上午十一點。然後,我們分兩組去屯子裏,我和其中一個同修是一組,她們三位是一組。我與同修邊走邊發正念,求師父加持,清除一切干擾。走了好長時間也沒看到一個人,家家大門關著,我倆一邊走一邊說:「這人都上哪去了呢?怎麼沒有人呢?」但我倆沒受影響,一直走找人,不停的發正念求師父。這時看到遠處來了一個人,同修給他一本大冊子真相,同時講三退。然後,陸陸續續的就遇到人了,我們就耐心的講,有時過來三、四個人,我們就同時講,他們都接受,樂樂呵呵的一邊走一邊說:「謝謝」!不知不覺把帶的真相資料都發送完了。

這時看表才十點多鐘,我倆就往集合站點的方向邊走邊講,到站點還不到十一點,我們就在那等她們三位同修。因為我倆誰也沒帶手機,無法與她們聯繫。可是等到十一點半也沒來,心裏有點著急,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了,我的心也一陣一陣的發緊。這時還看到一輛寫有「公安」字樣的車往同修去的方向開去,十一點五十分了,我的心也不穩了,怎麼壓也壓不住,心跳加速,沒有了正念,心裏想的都是負面的念頭,也不知排斥。這時想起同修兜裏帶著講真相的手機,我馬上拿來,憑記憶聯繫上了在家裏的一個同修。她說:「你別著急,沒事!」她又查了別的同修的號碼,叫這個同修聯繫她們。

中午十二點了,心想全球整點發正念了,可這心怎麼也平靜不下來,剛過十二點零五分我就給同修打電話,同修沒接,我就再打,過了一會同修才把電話打過來,說聯繫上了,她們在下一站呢!同修說我告訴她們給你回電話了,我說我沒接到啊!你趕快把電話號碼給我,我記下號碼後馬上給她們打電話,這時我聽到她們的聲音,知道她們沒事,我的心才平靜下來。

我身邊的同修和我一樣,說:「心都提到嗓子眼了」。這時車過來了,我倆趕緊上車了,心想看到她們再說,到下一站後,果真看到她們在路邊等車呢!這時看到她們上車後笑笑嘻嘻的、若無其事的樣子,我心裏這個氣啊!她們解釋說:我們在屯裏順著路往下走,一邊走一邊救人,一看走到下一站了,都快十一點了,別再往回走了(意思是不去集合的地點了)。她們以為我們倆如果先到能用手機聯繫她們呢!所以她們也沒多想,就在下一站等著了。這時無論她們怎麼解釋,我都控制不住內心的情緒,因為在車上人很多,我甚麼也沒說,等到下車後,我就劈頭蓋臉的說起她們來了,這時我也想不起自己是修煉人了,越說越來勁,說的都是同修的不是。臨分手時,同修說下午還要打真相電話呢!我說:「你們去吧!我不去了」, 同修說是整體配合,我賭氣的說:「你們配合去吧!」我一下午在家怎麼也過不去這個勁,法也學不進去,我就睡覺折騰半天也睡不著。晚上學法看到這個同修來了也沒搭理她,她也好像做錯甚麼事似的,低著頭就走了。第二天,我才冷靜下來找自己。

學法、對照法我的心平靜下來了,看到自身存在很多問題:很長時間了學法、發正念不入心,經常走神、溜號,沒有做到對照法真修、實修。執著心不斷膨脹,爭鬥心、怨恨心、急躁心、指責心、不讓人說的心,一說就炸,看不上別人的心都很強,這怎麼是修煉人的狀態呢?一次次的錯過了師尊苦心安排的去執著心的機緣。與這位同修,在這之前去農村,晚上配合發資料時出現過摩擦,總感到她不機靈。其實就是看不上別人的心還沒有修去,這次又反映出來了。

通過學法,我認識到自身存在的問題,非常自責自己,覺得對不起同修,怎麼跟同修發這麼大的脾氣呢? 沒有寬容、沒有善,更沒有慈悲,修的太差勁了。心想:等看到同修,一定跟同修道歉。幾天後,晚上學完法,我就跟同修交流,我先說:「對不起,都是我的錯。」同修也說:「都是我沒做好,太自以為是了,沒考慮同修。」我們互相向內找,及時化解了矛盾,又繼續配合去農村救人了。

後來,又有一次這名同修在講真相過程中,遇不明真相的世人要舉報,但我們在師父的慈悲保護下及時走脫。我們都坐下來及時向內找,同修認為這次發生的事就是自己起顯示心和歡喜心了,被邪惡鑽空子了。沒有偶然的事,因為我們是一個整體,都有每位參與在其中的同修要修的。在找自己的過程中發現有時對同修有想法的心還往上返,認為她講真相不理智,世人不願意聽了,就別講了,她還講,有時講煩了,有的就說要舉報。這樣一來,同修再說去哪個屯,我心裏就打怵,心裏嘀咕,去還是不去呢?時常有負面思維,有時她也說:「我心裏都有顧慮了,怕同修不願意跟我去了。」我嘴上說:「別想那麼多,沒想不跟你去」,可內心真有過不想去的念頭。這念哪對呀! 沒有偶然的事,無條件的找自己,是不是我有甚麼心呢?我看到了自己有怕心、擔心、保護自我的心、還有怕擔責任的心,就是私心,心想:去這麼遠的地方,要理智點,好像那意思是別出甚麼事,其實是在信師信法上打折扣了。我把這些人心都放下,給同修加正念,使我們這個救人的整體更純正。

只有修好自己才能配合好,我現在看這個同修有很多閃光點,非常淳樸,腳踏實地,默默無聞的用心救人。現在,我們救人的隊伍又擴大了。參與的同修多了,有會開車的同修拉著我們上農村大集講真相救人,整體配合救人效果很好。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各地講法十》〈再精進〉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