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處逢生 善解對婆婆的怨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三月二十二日】我是一名醫務人員,我要不學法輪大法可能早就不在人世了。

我以前有十七種病,每天大把大把吃藥,每晚無法入睡,數一、二、三……好不容易睡著了,卻做種種惡夢,腦袋裏翻江倒海的。早上起來,嘴皮蒼白的無血色,全身無力,腿走路可以說是拖著走的。腸子結每天拉羊屎,天天用手去摳;最要命的還有子宮肌瘤,經常大出血;腰椎盤突出、多根脊椎骨增生;右坐骨神經壞死,上下車要人扶,走十分鐘的路都累的要命。冬天右腿腳就像泡在冰水裏,冷的全身難受。有一次,我一邊烤火,一邊寫東西,寫完了,站起來,發現腿烤糊、烤黑了一大片,不知痛。兩眼長滿了蛛網,好難看。四顆天生的門牙中間兩顆外翻,所以中間有一個大縫,還鑲個假牙門牙左右只有兩個樁樁,看不到牙。後腦禿了一大塊,頭髮枯黃枯黃,一根根向上。心臟也有毛病。腎臟是慢性腎炎,經常臉腫,眼睛腫的一條縫,還戴三百六十度的老花鏡。每個月吊一個星期的吊瓶,打一個星期的針,兩腚打針的地方都像鐵球一樣硬,打針打的肌肉都萎縮了。我經常想如果得大病就沒地方打針了。

一九九七年下半年在上班的時候,有一同事說:「我有本書暫時放在這,等下就拿走。」我一聽是書,馬上就拿過來看,因為我特別喜歡看書。一看是《轉法輪》,打開書首先看到的是師父像,我就馬上去洗手,心想,這法輪功師父善眉善眼,就喜歡看。在此之前聽別人講過,法輪功師父比某某山上神高很多很多,跟同事說:「這本書借給我吧,明天上班還給你。」她說:「好。」

第二天五點多就起來看《轉法輪》,邊看邊要睡,當時我還不知是師父幫我清理身體。因為我有腦動脈硬化並伴有血塊(以前做多普勒查出來的),看了大概半個鐘頭,眼睛實在是睜不開了,就沒有看了。上班的時候,我跟同事說:「這本書給我吧,你再去買一本。」

就這樣我無比幸運的得到了《轉法輪》這本寶書。從此堅持每天清晨起來讀三十分鐘,而每次都沉沉的睜不開眼,但人的精神無形之中好起來了。

大概過了一個多月,我頭暈的不能上班了,無力說話,走路都很艱難。有一天,丈夫對睡在床上的我說:「今天單位搞體檢,你全面的去查查吧。」這樣我就去做體檢。一查,兩位大夫說:「你的腦血管怎麼這麼好,像年輕人一樣。」我說不可能吧,我把以前的回單給她們看(當時我五十歲),她們看了又看肯定的說:「真的好了,你吃了甚麼仙藥?」我說:「哪裏有甚麼仙藥,我是看了《轉法輪》的書好的。」當晚我就去了煉功點去煉功了。

我煉功大概不到半個月,這些要命的病全都好了,眼睛不但不戴老花鏡了,而且連手錶的分鐘秒鐘日期都看得見了。蛛網不見了,四顆門牙兩邊的樁樁長出了牙齒,中間兩個外翻的不翻了,長齊了,沒有縫了。假牙不知甚麼時候不見了,臉也紅了,眼睛亮亮的。有人說我的眼睛像小孩的一樣亮。在二零一二年體檢時,我的心臟像二十多歲人的心臟。現在,腿走路不累,每天去救人講真相,一點不累。

善解對婆婆的怨恨

以前我不但是個病秧子,還是個脾氣暴躁、一說就炸的那種人,和丈夫、公婆關係非常緊張,到了水火不容的地步。我生的二胎是個男孩。按理講公婆應該很疼愛他,不知為甚麼,婆婆總看他不順眼。有一天我和她吵架,她指著我的鼻子罵「你明天一個獨子都要死的……」第二天,八歲的兒子吃西瓜卡死了。我那個氣、那個恨、那個痛是無法形容的。從此小吵天天有,大吵也不停,發展到她指使丈夫跟我離婚。因為我還有女兒,為了孩子不能離婚。另外,我偏要氣氣他們,就是不離婚。

九七年,我喜得大法後,脾氣不知不覺好多了,不跟她吵了。我還跟她說:「我現在學了法輪功了,有師父管了。以前都是我不好。以後我一定一定對你好。」

九八年上半年,有一天,我跟丈夫說好晚上九點回家,結果上午十點就提前回來了。家門反鎖了,怎麼也打不開。我喊婆婆開門,等了好久竟是丈夫開的門,我好奇的問:「你怎麼在家?」他沒做聲。路過婆婆的房間推門一看,婆婆坐在床上,門後竟有女人。我心裏氣的發抖,剛要發作,我想起自己是大法修煉人,就對那個女的說:「你走吧。」然後對丈夫說:「如果你真愛她,我成全你們,我們離婚。如果不離婚就不要來往了,被她丈夫知道了,你會被他打死的……」因為那個女的才三十多歲,丈夫已五十二歲。這樣在大法的教導下化解了一場生死大戰。

邪惡迫害我們的時候,丈夫提出離婚,婆婆經常把頭伸到窗外大喊「我屋裏有個煉法輪功的……」在外在家的惡劣環境下,我義無反顧的學法煉功,一天都不停。

二零零三年,婆婆摔碎了骨盆,做了手術,在家牽引。她不能動,吃喝拉撒全在床上。我用大法來要求自己,全心全意照顧她。用兩個大桶給她洗換,一個桶洗一個桶清,溫巾洗,幹巾擦。躺了大概一個月她好了,能慢慢起床活動了。

不到半年她又摔倒了,又只能躺到床上,她又得了痴呆。我照樣用兩個桶洗,擦,直到她三年後去世也沒有得褥瘡,這可以說是醫學界的奇蹟了。同事來看我婆婆後,對我丈夫說:「你要對你老婆好些,別人的親生兒女都沒照顧這麼好的,我在醫院工作這麼多年,沒有見過躺在床上三年之久,不得褥瘡的……」

婆婆開始做手術不拉屎,半個月都拉不出來,在床上脹痛的大喊大叫。我想:身體好的時候經常害我,她不能動的時候還要我服侍她,也許我上輩子欠她的。現在我是大法弟子了,不能記恨她,只能善待她。這樣想著就用手去幫助她摳屎,邊摳便安慰她說:「不急,你多幸運。因為我修煉了法輪功,讓你享受皇帝的待遇……」摳、摳、摳了一大堆。她長長的出了一口氣說:「好舒服,謝謝你。」我說:「謝我師父吧,是師父叫我做好人的。」

真神奇,我邊摳邊跟她說話,一點也不臭。是中午吃飯的時間,房間大概八個平方米,我還關著門,外面吃飯的人卻喊:「臭死了,臭死了。」

有一次我和丈夫辦事回到家,婆婆從床上滾到地上。床上、地上、牆上、身上、頭上全是屎。丈夫一看,罵開了。我說:「不要罵了,養兒防老,誰願意這樣呢?!我來洗。」首先我把床換乾淨,再洗婆婆。把她洗乾淨了抱到床上,再洗牆、擦地。兩個鐘頭才完事。再去洗換下的東西。你說我不學大法能這樣嗎?

直到二零零六年婆婆過世,我都這樣毫無怨言的照顧她。由於我用真善忍三個字要求自己,善待婆婆,化解了我與公婆之間的孽緣,使我的丈夫及很多的親人和朋友,從我的身心變化上,看到了大法的美好,從而從正面了解了大法的真相,為自己選擇了一個美好的未來。

請能看到我這篇體會的朋友,想想是甚麼力量讓我這麼做的?請你們不帶任何偏見的去看完《轉法輪》,我想你們也會有意想不到的收穫的。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