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實修中悟道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三月二十八日】我於一九九八年十月開始修煉法輪大法,得法不到一年,法輪功在大陸就遭到嚴酷迫害。迫害初期,從人中走出來證實法的過程是最艱難的,也是最可貴的。北京天安門前金水橋上留下過我們展橫幅的壯舉。很多郵局、街巷樓群中留下了我們的足跡。工作交際、出差旅途、同學聚會、親朋往來……我們傳播真相,廣結善緣。人類社會就是我們修煉的煉功場,講真相救世人是我們的史前大願。如果將歷史鏡頭回放,或許可以看到那修煉的一幕幕,悟到的那一點點。

一朵小花悄然開放

二零零四年那個時候,我們還處於相對獨立、封閉的狀態,不認識外面的同修,能拿到的真相資料很少。為解決真相資料不足的問題,我開始自己做資料。

做資料的過程看似無師自通,其實是「修在自己,功在師父」[1]。心性到位了,師父就把解決問題的「功」給了我們,奇蹟就這樣出現了。往往問題解決了,可並不知道怎麼解決的,還需再返過來再消化、整理、悟道。當然,那個功也是隨著心性給的,因為「心性多高功多高,這是個絕對的真理。」[1]每次遇到的問題都是不一樣的,但師父講的法在不同層次不同境界,都能指導我們。正如師父所講:「修煉路不同 都在大法中 萬事無執著 腳下路自通」[2]。

二零零六年的一天,我做了一個夢,夢見自己一條腿戳穿了一道門,已經邁了進去。不久,我終於突破了網絡封鎖見到了明慧主頁。第一次看到大法網站這麼多的內容,那心情就像第一次飛向天空的小鳥一樣快樂。

二零零九年,我增加了一台可打印光盤盤面的打印機,這使我的小花如虎添翼,成品光盤達到了正規音像製品的品質。

由於資料點只做明慧的內容,因此一直穩健的運作至今。

合作配合 漸入佳境

二零一一年,兩位同修返鄉探親時,把用手機發真相彩信的技術帶給了我們。大大提升了講真相的力度和廣度。

二零一二年,年初時,一位邊遠地區的同修在師父的安排下,機緣巧合的找到了我家。同年年底,我們又與當地的同修聯繫上了,由此,我們突破了長期獨處的侷限,開啟了與更多同修全面合作新階段。二零一三年隨著電話勸三退項目開展,一些一直沒走出來的同修也漸漸走出來了。很多人的修煉狀態都在往前突破。

我悟到:從宏觀上看,每個大法弟子在人世間的狀態表現,就如同師父在周天裏談到的一根根的「脈」。 隨著正法進程的推進,每一條脈都在逐漸加寬,逐漸加寬,最後要連成一片,達到無脈無穴的地步。如果從更宏觀的角度來看,那就是宇宙中的能量帶,功一樣的東西了。

闖關

二零一四年七月中旬,我在火車站因身份證問題被搜包,繼而被警察綁架到派出所。在派出所,我正念足,心態很正,抱定今天就是講真相來了。我求師尊加持,我一定要展現出大法弟子的大勇、大善的高素質的風範,讓世人正面認識大法弟子。

我從車站派出所講到街道派出所,再講到街道綜治辦,講真相是一把利劍,破除了警察抄家、關押等一系列迫害企圖。正邪較量七個小時後,他們終於讓我回家。

可遺憾的是,就在回家前的最後一刻,一不留神,做了一件非常不該的事,在他們的記錄書上簽了字。所以,當年的十一月又遭邪惡反撲,揚言要送我去市級洗腦班。我明白是上次有漏,考驗得重來。怎麼辦?危難面前心不動,講真相是金鑰匙。

面對單位、街道不同崗位的人,平時還沒機會講,這回好了,他們聽真相的機會來了。真相把一道道門打開了,很多人清醒了過來。有的表示不願趟這渾水,有的表示同情,也有的說大家都該抵制。迫害再一次被解體了,他們再也沒來找我了。據說那個最兇的綜治辦主任調離了(我曾勸他換個工作,別再幹這迫害好人的事)。

保持清醒

就在忙於訴江的同時,我遇到了很大的心性考驗。一直與我密切配合的同修C突然間失聯了。關鍵是他原來訂做的真相光盤已做好很久了。兩個月過去了,眼看已進入九月,六百多盒光盤若再不發出去,到年底就不好再發了。為此,我找到同修G,請她帶信給C同修。可同修G的回信說,她也不知道C為何不理我了,並說這都是舊勢力的間隔。我也才明白,同修C可能對我有意見了。

是我哪裏做錯了?向內找,我回憶起我們最後一次見面的情況,他來取光盤,但不巧,所有的成品剛被別的同修要走了。同修C只得空手而歸。但從此以後,就沒有音訊了。因為同修C平時就是個很認真很守信的人,那麼他是否也答應了別人,但這件事卻讓他失信於人了?

想到這,我覺的我沒重視這件事情,可能讓人家感到很窩火。我應該向同修C道歉。可是令人懊喪的是,根本見不到同修的面,想道歉都沒機會。那麼怎麼辦?我找到同修G,請她將我的歉意轉告C,可是G好像也很為難。而且幾天後,G遭到綁架,這條路斷了。我又找到另一位同修X,請她出面協調,至少將我的道歉轉告C,X開始滿口答應,稍後也表示不願參與「矛盾」。

忽然間,我感覺自己陷入了一種絕境,誰也幫不了我,這麼多的光盤,都是大法資源呀。我求師父加持,一定不能浪費大法資源,一定要讓它們起到應有的作用。這一關也許是舊勢力的干擾,也許是師父指物化物的考驗。神看重甚麼,不就是我們的心性嗎?那麼,我首先向內端正心態,牢牢守住自己的心,不准心生怨恨 ,這關我一定要堂堂正正的過好。也許是心性到位了,一時間峰迴路轉,我聯繫上了同修Y,同時邊遠地區的同修也來了,大家齊心協力,終於在十月份把近六百盒光盤全部分發下去了。

接下來,我主動約見同修C,終於實現了我當面向他道歉的心願。同修C直率的談了他對我的看法和意見。剛一聽,有些話確實刺耳。但是修煉人不就是講一個悟的問題嗎? 如果把自己完全置於悟道的狀態,抱定同修都是為自己好的這麼一個善念,那麼,還真能想通同修為甚麼這樣說了。

因為我們修煉了,遇到的一切事情都是好事。好事是好事,壞事也是好事,都是為了成就我們來的。

層次有限,不在法上的地方,請同修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無阻〉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