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五百元真相幣」中悟到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二月十六日】快要過年了,可是真相幣項目的製作卻出現了瓶頸(因為去年的真相幣供不應求),我想:「這個項目是師父肯定的,不能放棄啊!」就問負責此項目的同修A說:「那發送呢?」同修A說:「有多少我們就能送多少。」我趕緊說:「能送多少,我就提供給你多少。」

和經常在一起配合的同修B很快達成共識,緊緊手,支援此項目。首先定住的一念是:我們這裏不存在「差錢」的問題,我們做的是宇宙中最正的事,誰都不配來干擾,然後,拿出閒置資金自己到銀行換取零錢(後來參與此項目的同修都如此做),最後,購置打印機。

我們的做法是:從銀行取來的錢幣後,一捆一捆的整理,這樣就不用再從新數了,並且有一念,通過我們手的錢都是足額的。把一張一張的零錢(多數是一元面值的)皺褶弄平,損壞的用不乾膠仔細的粘好,然後十捆為一個單位,用木板(真相幣大小)捆好,在微波爐注2中設置微波檔,時間定在一分二十秒,涼後打印。我們還把明慧網所有的真相幣短語彙集在一起,整理出有針對性的,並且把字體放大,顏色調好。同修悟道:一張真相幣就是一張傳單,用善心去做,把正念打到每一張真相幣中去,解體邪惡,救度眾生。

我主要想說的是由五百元真相幣引起的「風波」。

同修小妹從我這裏拿了五百元真相幣,說第二天再把錢送回來。可是半個多月過去了,還杳無音信。同修B在另一同修家裏偶遇到同修小妹,就說:「都要結帳了,你把錢還了吧。」同修小妹當時就急了:「我甚麼時候拿錢了?」同修B說:「你好好想一想,不管拿沒拿,你今天都去一趟。」

B回來和我把事情說了一遍,我「哦」了一聲,就過去了。過了大約一小時左右,小妹來了,進屋帶著情緒說:「我沒拿錢,但是我可以去問問前些日子和我在一起的同修,看看她換沒換,如果她沒換,我就不知道了。」我說:「沒事,差不了。」同修小妹說完就走了。

不一會兒,送真相幣的同修A一回來就說:「聽說差錢了。」我說:「沒差。」A說:「那我在樓下遇到小妹,說你差錢了。」我想:「舊勢力你真壞,這樣間隔同修,我才不上你的當呢。」

快到晚上的時候,小妹回來了,一會兒說她沒拿,一會兒說同修不承認,一會兒說我可回家了,可是還不走。

這時打印機一台接一台的卡紙,停滯。我知道被干擾了,默默的發正念,勸小妹靜下心來,好好找找自己,肯定差不了。

晚上,同修C來送整理好的真相幣,說小妹到她那裏去了。同修C讓我回憶一下當時的情節,同修B就說當時我們倆個人在場,怎麼拿的,怎麼說的等。我說了一句:「差不了(那一天我說的最多的話就是這三個字),咱倆的賬目已經歸零了。」可是同修C從來到走重複說了三遍「咱倆結帳了」,這是以前從沒有的。

我識破舊勢力的伎倆,就是不動心。同修B要去還另外同修的兩萬元錢,我說:在床頭上呢,你拿吧。可是同修B非得堅持讓我拿,然後交到她的手上,我很無奈的按照她說的做了後,動心了。我們合作這麼長時間了,彼此都有家裏的鑰匙,為甚麼要這麼做呀?這時屋裏只剩下我一個人,我想:為甚麼錯的是五百(「五」即是「悟」)?為甚麼今天有四撥人來給我提高心性?我知道是自己擰勁了,應該坐下來好好向內找,悟一悟了。

我和A同修說「差不了」的時候,表面上好像很堅定,其實這裏摻雜著怕別人說自己弄錯了的心,是求名之心。為甚麼同修表現反常?是對同修間信任的考驗,我悟到:是讓我修這個「信」,去掉疑心。我叫著自己的名字問:「你信不信同修?不只是你了解的,和你一起配合過的,是所有的同修,你是沒有選擇的相信了嗎?讓我不相信的是我的後天觀念,而真我是百分之百相信的。」

第二天一大早,同修小妹進門就說:「我想起來了,是拿了那五百元真相幣,以後打工還,先讓你墊著。我有對此項目不重視的心,還怨同修冤枉自己、欺負自己。姐,我參與送真相幣行不行?」我毫不遲疑的說:「歡迎!放下心來,該幹甚麼就幹甚麼。」同修小妹當即拿了真相幣,樂顛顛的走了。

師父說:「常人不知道「相由心生」的這一層意思,其實就是自己的因素改變了自己的環境。修自己、向內找,這些話我說的都特別明白、特別清楚了,(笑)可是沒有多少人能夠重視這件事。就包括大法弟子做的事都是這個情況。」[1]

過了兩天,同修小妹拿來了辦年貨省下來的三百元錢,對我說:「姐,我先還三百。」我說:「小妹,咱們走的神的路,用常人的辦法是解決不了問題的,得用正念,要信師信法,這是給咱們機會歸正自己呢!」小妹說:「姐,我有了惡念了,想讓和我兌換真相幣的同修不圓滿(她佔用了大法資源)。」我說:「有這個惡念的不是你,全盤否定舊勢力的安排,我們的真我都是為善的。」同修小妹走了不大一會兒,就回來了,含著眼淚手舉著五百元錢,說不出話來,我一下子就明白了,一把就把同修抱到懷裏,只喊了一句:「師父!」就淚流滿面了。這是感恩的淚水,這是向內找後的喜悅,這是神跡的再一次體現!

到臘月二十九了,當我把整錢存到銀行,打印完最後一張真相幣的時候,已經是晚上五點多了,不禁舒了一口氣。但是清點的時候,又差了五百元。我回憶了這三天來(以前是一天一清點的,從來就沒錯過,自從同修小妹還回五百元後,就只有一個同修送真相幣了)所有的細節,都沒有問題,可是就留下這兩萬多元是初六用的,再查也是這些,一目了然。

一種懊喪的情緒從心裏油然而生,馬上清醒過來,還有甚麼心?為甚麼懊喪?名,還是求名。信,在這種情況下,你還相信同修嗎?靜下來,想起師父說:「人的最表面有三魂七魄,七魄中有一魄叫信,人能夠在別人講甚麼他能夠聽信,它能起這個作用。但是這種信對於修煉這種正信它是無法相比的,因為它是人最表面最表面的,起到一種靈性的作用。而大法弟子的正信那是神的狀態,那是對真理的理悟而造成的,是修好的一面的神的狀態,絕不是甚麼外在因素能起作用的。不是為了堅信而堅信,為了堅定而堅定是做不到的。」[2]我明白了,我只修了表面,作為一個大法弟子就是不被表面的假相迷惑,我現在眼睛看到的是幻象,是假的。真的錢是不差的。堅定的信師信法。

大年三十的早晨,同修打電話來說,她那裏的錢多了五百元。

在整體配合中,以前我認為最大的人心是怨,通過這次的「五百元真相幣」我又認識到了還有同修之間的信,對大法的堅定成度,對師父的正信。

在寫這篇文章的時候悟到,剛開始定住的「我們這裏不存在『差錢』的問題」這一念,是有求之心,沒有做到無為。

感謝師父的慈悲呵護!感謝同修們的付出和配合!

常人中,「年味」越來越濃的時候,我調侃的對同修B說:「買雙襪子就過年吧!」B說:「我有新的,買襪子的工夫都省了。」有的同修沒按習俗打掃房間,有的沒慣例清洗窗簾、被褥,有的沒有準備年貨,有的……所有的心都繫在眾生身上。讓我們一起來珍惜師父用巨大的承受延續來的時間;珍惜同修之間的緣份;珍惜每一個提高的機會。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在大紀元會議上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三》〈大紐約地區法會講法〉

注2:用微波爐的方法,受微波爐功率、紙張濕潤度、紙張數量等因素,可能設置的時間不同,如果掌握不好容易燒毀紙幣。請謹慎使用此方法,或者到天地行論壇諮詢。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