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同修負責 修去隱藏的情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二月二日】我們在大法中修煉這麼多年了,修去了很多執著心。但是還有一種隱藏很深的執著心──情。這裏不是指常人中七情六慾的情,這裏是指同修之間的情,本來我們都是同門弟子,都是大法弟子,有同一個師父,當然我們同修之間就會親之又親,這種親也可以說也是一種親情,但這種情跟常人那種親情是不能比擬的!這種親情確切的說:就是緣份!這種緣份是多少年、多少代所形成的。

可是這種親情有時會不經意的反映到我們日常的修煉中,同修與同修之間會存在著,這種親情是我們修煉中不易察覺的漏洞。畢竟我們還在修煉、還在常人中修煉,難免有這樣或那樣的不足,這都很正常!我們所看到的都是沒修好的一部份。但沒修好的部份會在我們修煉中反映出來,甚至於有偏離法的言行,可我們的同修卻被情阻礙著聽之任之,雖然也覺得不在法上,但總是礙於情面,不好意思指出來。這實質上是對同修的不負責,也是對法的不負責,不但害了同修,同時也害了自己。咱們都是大法弟子,為甚麼不能突破這個情,把同修的執著指出來呢?這樣不是在幫同修嗎?同時也是在維護大法嗎?看到同修走到了懸崖邊上,你不去喚醒他:讓他懸崖勒馬!看著他掉了下去,那你的心性又到哪裏去了?你這不是在為私為己嗎?

我地一位同修口才好,表達能力強,說起話來總是滔滔不絕,別人插不上話來,總是覺得自己悟的高,修的好,到處顯示,可實際上他三件事很少做。例如一次他到一個學法小組,同修們正在學法,他說:你們學個啥哩!現在主要是切磋。接下來就口若懸河的講他悟到的理,比如他講:你還沒修到那麼高層次時,有病還是要吃藥的等等偏離法的東西。這樣對一些學法不紮實的同修就產生了一些波動,有的同修也聽出他講的不在法上,可又礙於情面不好意思指出來,使他講了一個多小時不在法上的東西,同修們也只是過後在背地議論議論而已。

看到同修的執著就應該指出來,拉同修上來。有位同修這些年每天早上也煉功學法,可上午、下午就跟常人下棋,每天如此,很是投入!講真相的事幾乎沒做。我經常勸他,但他總是以師父講的:「最大限度符合常人修煉」[1]的法來搪塞自己的執著。我勸他次數多了,他厭煩的對我說: 你太執著別人的執著了,修煉的路不同,不要光看別人的執著。

在這裏引用師父的一段講法:「那麼被說執著的人,是否為了放不下執著而把說自己執著的人說成是執著而不放下自己的執著哪?」[2]當時我心想算啦,以後就不再管他了,各修各的!晚上,我床頭櫃上的檯燈掉在地上,而且還是立著的,檯燈靠桌子裏邊放著,咋會掉在地上?而且沒任何驚動!我想這是師父在點化我:自己的一念心性掉了下來。

去年我們學法小組有位同修經常遲到,有時學了一講他才來,幾次都是這樣,我就善意的跟他指出來,以後他就不再來晚了。早幾天,在同修家裏切磋,一位同修風風火火的來了,說是要兌換真相幣,並口無遮掩的說:這真相幣是某某同修印製的,我就直接了當的提醒他要修口,要注意安全,他也虛心接受了。

總之,我們同修之間不存在任何虛偽與忌怨,做到心胸寬闊,抱著一顆為法負責、為同修負責的心,抱著一顆慈悲慈善的心去幫助同修,就是有些話語不妥,同修們也會理解和諒解的。我們要多看同修閃光的一面。同時當問題出現時向內找,是不是自己也存在這些問題。希望我們同修之間去掉隱藏的情,有問題及時的指出來,一起跟師父圓滿回家。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美國西部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美國東部法會講法》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