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再強加於人 母親也改變了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二十八日】最近,我和母親(同修)相處,發生了一些矛盾,對我觸動很大,寫出來旨在對與我有類似問題的同修有所幫助,共同提高。

我母親是今年五月份得法修煉的,由於她身體不好,有嚴重的高血壓、心臟病、眩暈等一些老年病,去醫院治療也不見效。前幾年跟我學過法、煉過功,由於沒有文化,又入過基督教,所以障礙她一直沒有真正走進大法修煉中來。今年三月份,她心臟病又復發,非常嚴重,差一點就要下支架,出院後,身體很虛弱,一直下不了樓,三天兩頭心慌難受,心臟病發作時,大、小便都不能自理,痛苦不堪。

在走投無路的情況下,她又跟我學起了大法,由於抱著治病的心走進來的,所以藥一直在吃。我經常到她家帶著她學法煉功,她剛走進來修煉,有很多執著還不能從法上認識到,我看到、聽到了她不符合法的地方,就告訴她不應該這樣,不應該那樣,時間長了,她說我一來就氣她。

我心裏很委屈,心想,我們姐弟四人只有我最關心她、最照顧她了,別人不來看她沒毛病,我常來反倒不好了。前幾天,她上電視購物買東西,花了很多錢。由於我離婚多年,自己一個人帶兒子生活,孩子上大學,經濟拮据,看不慣她上電視購物買一些沒用的東西,也怕她上當受騙,就多說了幾句,她就很生氣,弄得我心情也不好。

回家後,我向內找自己,找到在我母親修煉這個問題上,我存在很多人心,如,看她吃藥,就告訴她不能再吃藥了,有著急的心;告訴她應該這樣,不應該那樣,總覺的自己對,自以為是,把自己的想法強加於人。說話時,情緒激動,聲調高,想改變別人,有看不起別人的心、妒嫉心還有爭鬥等邪黨文化因素。還覺的她是自己母親,不是外人,無所謂,自己的情緒毫無掩飾。

找到這些心後,我排斥、解體這些人心。心想剛鬧的不愉快,在家消停幾天吧,就不去了,轉念又一想,越想迴避矛盾越應該在這環境中修出來,於是又買了很多東西去看她。見面後,我母親還是不依不饒的說我、指責我,我眼淚在眼圈裏轉,本來電話中已經和她道歉了,就和她說:「咱們都是修煉人,師父說遇到問題找自己,出現的事都有咱們要修的,你是不是也有不讓人說的心?我來看你,一是你下不了樓,生活上需要人照顧,二是我常來,多陪陪你,對你精神和心理上都是很大的安慰,也是盡兒女的本份,最重要的是我能帶你學法煉功。我也很忙,除了上班,還有很多證實大法的事要做。我剛才坐交通車,由於天黑看不清,手裏拎了很多菜,被車門夾住了胳膊,要不是師父保護,後果不堪設想。」我母親聽後,一句話也不說了。

後來,我就想甚麼是強加於人?我說的都是道理呀!都是從大法修煉中得來的,沒有錯呀!為甚麼我母親聽不了,那麼抵觸?還說:「你也挺孝順,就是嘴不好!」師父還講:「語氣、善心,加上道理能改變人心」[1],而我說的話是我個人的認識,帶有個人因素,沒有用法中要求的弟子的善心、平和的講或交流,所以她接受不了,這就是強加於她。

師父講:「你只能用我的原話講,加上老師是怎麼講的,書上是怎麼寫的,只能這樣去談。為甚麼呢,因為你這樣一說,就帶有大法的力量存在了。」[2]或者談我自己的認識後說:「這是我目前所在層次的認識,大法還有更深的內涵。」認識到這些後,我和母親相處時,我在這些方面多注重修自己。

現在我能心態平穩、和風細雨的和她說話了,去掉了情緒激動、聲調高,急躁的心。看到她的不足,就反觀自己,是不是我有甚麼人心,她才這樣表現的,多找自己的人心,不再強加於她。我發現我改變後,母親也提高了,也會用法對照自己的言行了,我們的關係也融洽祥和了。

有不符合法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清醒〉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