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救我走出「無聲世界」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十月十日】我今年六十歲。一九九六年我在姐姐家看到了一本書,是法輪功的書,我就看了起來。看著看著就覺的這書太好了,說不出來的好,就像通了電似的一下被吸引住了。我就是這樣開始修煉法輪功的。

修煉法輪大法二十多年了,在大法中受益的事情太多了。我就把最近發生在我身上的一件神奇的事寫出來與大家分享。

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份的一天,早上起來突然覺的耳朵有點不對勁,怎麼周圍這麼靜呢?怎麼靜的這麼怪,連一點點聲音都沒有呢?於是我用手在耳朵上拍了幾下,沒聽見聲音。我這才覺的不對勁:怎麼會一下子甚麼都聽不見了呢?我又下地走一走,搞出點聲音,還是甚麼也沒聽見。我好像與世界隔絕,進入無聲世界了……我疑惑不安,但又不得不相信事實:我的耳朵聽不見了,我突然聾了!

我的心翻江倒海,怎麼辦?我想讓自己靜一下,可是我還是靜不下來,況且我還有很多事要做:今天上午要去外地學校接外孫女(外孫女在外地住校),火車票已經買好了,我聾了怎麼去?孩子小沒人接不行。如果和家人說出這個事,那家人不得著急、上火、亂套了嗎?家人都很忙,突然來的變化,他們一時也抽不出時間去接孩子。我又突然聽不見了,這一家人是管我、還是管孩子?照顧哪頭呀?

我努力的控制自己,讓自己平靜下來:我是法輪功學員,法輪功是佛家上乘大法,祛病健身有奇效。師父說:「法輪功源出於佛家法輪修煉大法,他是一種佛家氣功修煉的特殊方法,但有其不同於一般佛家修煉方法的獨到之處。」[1]是啊,有許多法輪功學員,修煉以後身心有了神奇的變化,在我身邊的事例就很多。我本人修煉這麼多年,不也出現過許多神奇的事情嘛!想到這裏我平靜了許多。

於是我開始煉功。我要用煉功人的心態去面對這一切,堅信法輪功就是神功。煉著煉著覺的身邊有人,我睜眼一看是丈夫走過來了。這時我想:我要為別人著想,丈夫不知道我的情況,他說話時我如果不回答,他會不理解的。可是要告訴他嚴重成度,他會擔心的。我用平靜的口氣說:我今天耳朵出了點狀況,我調整一下就好了。你放心沒事,你先別和我說話就行了。丈夫看我很輕鬆也就放心了。

該幹啥幹啥吧,我把家裏收拾好,就去了火車站。法輪功是修真、善、忍的,我堅信是有神佛保祐的。走在車水馬龍的馬路上,我理智的注意用眼觀看車輛和路況,同時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心中求師父一路保護。

因是在網上買的火車票,要到火車站的窗口取票。來到窗口前,我主動遞上證件。這時服務員說些甚麼,我聽不見。可我就有感應,就知道我該做甚麼,我順利的拿到了車票來到候車室等車。我聽不見播音員的聲音。可我就能意識到應該在哪裏等車、甚麼時候開車、怎麼上車。上車後列車員檢票、看身份證,我就能自然的遞給他檢查。也許有人會說:這些都是很簡單的事情。是的,是很簡單。對於一個正常人來說是很簡單,也許對一個天生就是耳聾的人也不是難事。可對一個突然失聰的人,就不簡單了。與一切隔絕了,突然進入了無聲世界,身邊的一切是那樣的陌生,那樣的遙遠。心中有孤寂感,彷彿失去了很多不該失去的。但我心中仍然堅守一念:法輪功是修真、善、忍的,是順應宇宙天理的,是有神佛保祐的。這一切很快就會過去。同時繼續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心中繼續求師父加持。

下火車後順利的來到了學校,見到了孩子,說了我的情況並告訴她:不用擔心,很快會恢復,不會有事。給孩子整理了一些衣物,便和孩子一起乘火車回家。

到家已經是晚上了,馬上做飯、炒菜,擺上飯桌,與家人一起吃晚飯。

吃著、吃著,突然耳朵一熱,一下就聽到聲音了,聽力恢復了!我激動的告訴家人:我今天突然進入無聲世界,走了一天,現在完全恢復了。我就把今天發生的這件事原原本本的告訴了家裏人。家人再次見證了法輪功的神奇。

像我們這個年歲的人,耳聾、眼花是常有的事,完全聾了也不稀奇。可是在一天之內聾了又徹底恢復了的,就很少見了。正常人是無法理解突然完全耳聾的那種痛苦的。沒有經歷過我這個過程的人,也無法體會我對法輪功師父的感恩。

感謝師父!感謝大法!合十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法輪功》〈第二章 法輪功〉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