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公安部和610「敲門行動」違法犯罪事實概述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十月一日】據明慧資料記載:從二零一七年二月至今,在中國大陸河北、遼寧、北京、吉林、四川、廣東、黑龍江、浙江、河南、江西、江蘇、廣西、安徽、貴州、山東、山西、上海、甘肅、寧夏、四川、重慶、內蒙、雲南、湖南、湖北、陝西、新疆、青海二十八個省、市、直轄市、自治區,發生所謂的「敲門行動」,主要執行迫害的人員是派出所、街道、社區,採用的手段及方式:上門騷擾並照像、登記個人信息及手機號碼,還有逼問是否修煉,脅迫簽字,而且還對一九九九年登記在冊的法輪功學員進行騷擾,大陸各省市地區法輪功學員大面積受到騷擾,還有一部份法輪功學員因「敲門行動」而遭到綁架並遭非法抄家迫害。

一、敲門行動至少直接造成法輪功學員四人離世

案例1、吉林市王豔秋老人遭騷擾受驚嚇離世

吉林省吉林市龍潭區七十七歲的法輪功學員王豔秋是名孤寡老人,獨居。二零一七年四月二十五日之前,街道婁姓主任去王豔秋老人家騷擾,老人受到驚嚇。四月二十五日晚八點多鐘,龍潭公安分局鐵東遵義派出所警察車沿軍領著一名實習生闖到王豔秋家騷擾,老人又被驚嚇,三天後突然死亡。兩次驚嚇,導致王豔秋心臟病復發離世。

2、貴州省貴陽市梁培蘭遭騷擾離世

貴州省貴陽市小河區貴航集團永興機械廠法輪功學員梁培蘭(女),於二零一六年十二月被派出所警察駱勛綁架、關押後,身體一天不如一天;二零一七年四月又多次被警察駱勛等人入室騷擾,於六月十六日含冤離世,終年六十多歲。

二零一六年十二月,貴陽市花溪區(原來叫小河區)大興派出所警察駱勛及協警余靜琴(貴航集團永興機械廠退休職工)和清水江社區女幹事,多次到梁培蘭家騷擾未果,就等候在梁培蘭的家門口,等梁培蘭買菜回來立即綁架、非法抄家,搶走法輪大法書、電話、錢等私人物品,緊接著把梁培蘭強行綁架到小河區大興派出所,又劫持到貴航集團300醫院抽血。

因梁培蘭血壓太高,他們怕出事,又把梁培蘭劫持到大興派出所非法監禁,逼寫三書一天,駱勛最後逼迫梁培蘭兒子寫了保證才放人。梁培蘭身心受到很大摧殘,身體一天不如一天,骨瘦如柴。就這樣的身體,駱勛等警察都不放過,二零一七年四月又多次到她家中非法抄家、騷擾並搶走師父照片。二零一七年六月十六日,梁培蘭含冤離世。她從以前150多斤身體非常健康,走時70斤左右。

3、山東萊西法輪功學員劉淑香含冤離世

山東省萊西市月湖小學校醫劉淑香,因歷經中共長期迫害,身心受到嚴重傷害,於二零一七年六月二十五日含冤離世,終年六十三歲。

劉淑香於一九九九年開始修煉法輪功,她按照真、善、忍做人,獲得身心健康道德昇華。

一九九九年邪黨迫害法輪功,劉淑香到北京去為法輪功說句公道話,被萊西六一零(中共專門迫害法輪功的非法組織)非法關押了四十多天,扣掉了近一年的工資。

二零零七年七月十七日,劉淑香被萊西市青島路派出所綁架,被非法判刑四年。

二零一四年四月十九日上午,劉淑香從江西大女兒家返回萊西途中在車上向人講述真相,在濰坊站下車時,遭濰坊火車站派出所警察綁架。

二零一七年四月十九日上午,萊西城關派出所數名警察到她家敲門騷擾。她心裏承受著巨大的壓力,直到她離世前城關派出所公安還到她家敲門騷擾。是中共邪黨及萊西六一零與那些追隨江澤民集團參與迫害她的人害死了她。

4、遼寧省營口市全國人大代表張玉學老人遭敲門騷擾離世

張玉學老人已經八十多歲了,雙目失明,臥床不起已經十多年了,但思維非常清晰,記憶力也很好。她原是遼寧省果樹科學研究所研究室主任,全國人大代表。由於她一手培養的年輕有為的後繼接班人研究室副主任沈永波,因堅持修煉法輪功被迫害的流離失所,後又被非法判刑三年,被迫離婚,離開單位,他潛心研究的科研項目也被迫中止。老人承受不住打擊,出現大面積腦出血,從此一病不起。雖然多年來無法正常修煉法輪功了,但老人內心深知大法好。

二零一七年三月二十日和三月二十七日,遼寧省營口市鱍魚圈熊岳望兒山派出所(也叫鐵東派出所)警察開著警車,拿著名單,騷擾了所在轄區三家省屬單位的法輪功學員。一進屋他們就用微型攝像儀開始到處錄像,問還煉不煉法輪功了。

三月二十日,警察的突然騷擾,使老人受到驚嚇,第二天就離世了,去世前留給家人的僅有一句話:「法輪大法好!」因她是一位法輪功修煉者且被警察騷擾後離世,單位沒有給她開追悼會。一位對國家果樹科研事業做出突出貢獻的老人,就這樣帶著無法正常修煉法輪大法的遺憾默默地離開了人世。

二、敲門行動直接造成法輪功學員多人被綁架

據明慧網報導所作的統計,今年三至五月份以來,全國各地出現大面積騷擾法輪功學員的事件,這是中共江澤民團伙餘黨操縱各級六一零(專門迫害法輪功的非法組織)、政法委、公安部門、街道社區、居委會等不法人員實施所謂的「敲門行動」導致眾多法輪功學員被騷擾、非法抓捕和關押迫害,以山東為例,僅五月份,在明慧網報導出來的法輪功學員被抄家、騷擾就達797人,佔騷擾總數的41%;綁架150人,佔綁架總數的18.4%。

僅舉幾例:

哈爾濱市阿城區七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關押半年

黑龍江省哈爾濱市阿城區七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關押半年,其中張豔華、王豔秋兩人面臨被非法庭審。

二零一七年二月二十五日,中共搞所謂「敲門」行動,當天對阿城法輪功學員進行騷擾,他們按著名單到法輪功學員家,當晚共非法抓捕了十五名法輪功學員,半個月後陸續釋放八人,還有七人被非法關押至今。

(一)八月二十三日,張豔華(四十六歲)、王豔秋(五十九歲)將面臨法院非法開庭,家屬已經接到通知。

(二)構陷張春鬱(六十三歲)的案子又一次被退回公安局,可能已經打三次退卷了。按照法律必須放人,家屬一直要人,要求他們無條件放人。

(三)李鵬(男、六十三歲)被非法關押在阿城第一看守所,他一直不屈服,不請律師,自己給自己辯護,據說構陷他的案卷也退卷幾次了,案卷還在檢察院。

(四)張廣利被非法關押在阿城第一看守所。請律師了,他自己不屈服,非常堅定。已經幾次退卷,現在卷還在檢察院,律師未接到開庭的通知。

(五)馮豔濤,王忠榮具體情況不詳。據說家屬請了普通律師。

二零一七年二月二十五日當天,很多法輪功學員家都被騷擾,有的不在家,有的走脫,有的到現在還在流離失所。

以內蒙古赤峰地區為例

二零一七年上半年,內蒙古赤峰地區每月都發生著警察綁架法輪功學員的案例,抄家、綁架、騷擾的次數,比以往兩年增多,騷擾的面積大,覆蓋赤峰市及各個旗縣區。中共警察的所謂「敲門行動」給上百個家庭製造恐懼、災難和損失。

各區、縣、旗被迫害的人數

其中紅山區至少有三十六名法輪功學員被騷擾。丁玉芳一家三口被綁架。松山區的劉亞琴、鞏翠琴兩名法輪功學員被騷擾。被綁架的有張玉梅、李鳳賢、黃亞德、小鞠等六名法輪功學員。

元寶山區至少有四十七名法輪功學員被騷擾。十一名法輪功學員被綁架。寧城縣至少有二十名法輪功學員被騷擾,被綁架的有五名,朱國明和朱國志被非法判刑。

巴林左旗被騷擾的有吳井剛、魯志紅、楊翠豔、賈彬四名法輪功學員,被綁架的有六名,被非法判刑的有王玉蘭和池海龍兩名法輪功學員,趙春霞和賈彬被非法批捕。

翁牛特旗至少有十三名法輪功學員被騷擾,被綁架的一人,被非法判刑的一人。喀喇沁旗被騷擾一人;被綁架的有五人。敖漢旗的被騷擾一人,被綁架的有苑姓和盛秀環夫婦等多人,被非法判刑的一人。

據明慧網報導資料不完全統計,二零一七年上半年內蒙古赤峰至少有一百二十人被騷擾(有的騷擾案例數未統計在內),至少有三十六人被綁架,五人被非法判刑,被非法批捕的法輪功學員有七人。

遭綁架的赤峰法輪功學員被非法拘留十天或十五天不等,目前,除了被非法批捕的七名法輪功學員,其餘均已回家。

湖南懷化近二月至少58名法輪功學員遭綁架、騷擾

二零一七年五月份以來,湖南懷化出現數十起綁架、騷擾法輪功學員的迫害事件,這是中共江澤民餘黨操縱各級六一零(江澤民一夥為迫害法輪功而專門成立的非法組織)、政法委、公安部門、街道社區、居委會等不法人員實施所謂的「敲門行動」以延續迫害政策,騷擾、綁架、非法關押、強制洗腦迫害法輪功學員。

據明慧網報導統計,從今年五月一日至六月三十日,僅僅兩月,懷化市至少有五十八名法輪功學員遭綁架騷擾迫害。迫害事件主要發生在懷化市鶴城區(十八人)、新晃縣(十六人)、沅陵縣(九人)、辰溪縣(六人)、洪江市(三人)、中方縣(二人)、芷江縣(二人)、靖州縣(一人)、漵浦縣(一人)。尤以鶴城區、新晃縣、沅陵縣、辰溪縣(一區三縣)最為突出,迫害法輪功學員共達四十九人,佔迫害人數的84.5%。

在上述受迫害的法輪功學員中,至少有五十三名法輪功學員遭到「敲門行動」騷擾。不法人員多以偽善面孔出現,說甚麼上門看看、沒別的事,或者以登記、查驗戶口、身份證等幌子,進行上門騷擾。被騷擾的法輪功學員有的被非法訊問,比如有的被問還煉不煉功,說甚麼覺得好就在家裏煉,不要到外面去,有的被問及控告江澤民的事,並要求法輪功學員不要到外面去講真相,有的被問有沒有電腦、打印機、WIFI等;有的被非法拍照或攝像,有的被強迫簽名,甚至有的被威脅。有的還被索要、登記身份證和電話號碼以及家人的電話號碼等家人信息。有的一次兩次敲門沒找著,就一而再,再而三的找,或者直接到法輪功學員的親人家找人,其行徑非常惡劣。

受「敲門行動」騷擾的法輪功學員有:李萍、王玉英、劉桂芬、李三妹、羅勇、唐芳菊、李世榮、黃遠橋、李發秀、劉桂芳、劉雙奇、曾小英、邱前英、雷華梅、張聲英、吳芳名、何秀雲、張官鳳、楊秋萍、田學亞、李艈松、王啟香、陳姐、陳蘭芝、李典型、尹桂英、徐貴生、劉愛萍、羅菊鳳、楊鳳梅、楊冬蓮、田松梅、楊冬月、蔡偉麗、張實良、姚翠萍、田莉萍、唐德芬、甘橋英、彭廷吉、伍運娣、周忠明、鐘繼蘭(兩老)、歐建香、李青秀、李菊蘭、蔣詠梅、陳紅遭、譚鐵梅、潘存娥等。

江蘇省六一零、警察再騷擾法輪功學員

據了解,目前江蘇省各市法輪功學員普遍遭到不同程度的騷擾迫害,除了所謂「敲門行動」之外,專門迫害法輪功的六一零非法組織、公安、維穩、綜治、街道、社區等人員利用查戶口、核查身份證等藉口非法上門騷擾,進門就非法拍照、錄像,有的還非法訊問、錄音,四處查看,還利用電話、微信等通信工具不斷騷擾,或要求見面或約談或盤問糾纏,搜集其它信息,或無端威脅、恐嚇等非法手段攪擾合法公民的日常生活。610、警察等騷擾、迫害法輪功學員的行為,也引起了普通市民的普遍反感。

據悉,江蘇省六一零和警察又對所轄十三個市發出通知(電話),要對法輪功學員嚴密監控,尤其對他們所認為的重點人員。這是江氏政治流氓集團餘孽借中共邪黨十九大即將召開之際攪局,製造混亂。

三、敲門行動的幕後

據悉,此次敲門行動的部署和執行和各省六一零、公安廳直接有關,幕後黑手是江氏犯罪集團及公安部。此外中央政法委六一零也有參與,各省公安廳直接將迫害指令傳達到市、縣。具體參與的部門有:大陸各省、市、縣政法委、六一零、公安派出所、維穩辦、綜治辦、街道及社區等。

所謂的「六一零辦公室」是人權惡棍江澤民於一九九九年六月十日成立的非法組織,專門迫害法輪功,類似納粹蓋世太保。六一零非法組織遍布大陸各地,操縱公檢法迫害法輪功學員。

根據明慧網報導,據吉林省公安廳下達公安(公安部)內部消息透露,中共「十九大」召開前,指令各省市執法機關對法輪功學員執行所謂「敲門行動」。此行動針對所有一九九九年記錄的法輪功學員,不管是否還繼續修煉,都要人人過篩子。六月份,邪黨的這個迫害指令開始行動,各省市的派出所警察、居委會人員到法輪功學員家(包括已放棄修煉的人的家)「敲門」,對法輪功學員搜集個人信息、照相、強行錄像等。目前吉林省各地區部份法輪功學員受到不同程度騷擾、抄家及非法關押迫害。據文件稱說煉就可以抓人,如果看見家裏有電腦、打印機就帶走。

河北省唐山市曹妃甸區秋老浦派出所警察張廣成惡行

河北省唐山市曹妃甸區秋老浦派出所警察張廣成,男,四十來歲,對法輪功極端仇視,為了往上爬,不斷騷擾迫害當地法輪大法弟子。近期,在惡黨搞的「敲門行動」中,積極執行江氏迫害政策,對當地轄區的大法弟子多次進行上門騷擾,登記姓名,作筆錄,強行錄像,強迫簽名、按手印,強迫大法弟子寫放棄修煉的保證,不聽大法弟子勸善講真相,利用職務之便到大法弟子家隨意照相錄像,妄想找出所謂的證據,好向其主子邀功。當大法弟子責問其行為是執行哪裏的政策時,他謊稱是執行上級的命令,是全國在搞的(迫害)行動。

上海市洗腦班對外稱「法制教育學校」「校長」蔣綺瓊惡行

上海市洗腦班對外稱「法制教育學校」,所謂「校長」:蔣綺瓊(女),原在上海女勞教所「專管大隊」副大隊,洗腦班雖打著法制的幌子,實質上是非法的犯罪機構,是十幾年來不斷綁架、無期限非法關押、暴力洗腦法輪功學員的黑監獄。

據最新了解的消息,上海市洗腦班在蔣琦瓊的指揮下欲「大有作為」:原來洗腦班的工作人員,是由各黨政機關調集的黨員,屬於臨時工作,一般二個月為一個周期;現在的工作人員,開始專業化,工作人員有心理學專業背景,而蔣琦瓊本人就是心理學專業,一九九九年後通過分析法輪功學員的心理,歪曲法輪大法,對法輪功學員做所謂的「轉化」。

近來上海範圍發生的敲門行動,是在對全市法輪功學員情況進行排摸。蔣琦瓊希望通過此種方式了解上海範圍內法輪功學員的情況,以便蓄謀綁架法輪功學員到洗腦班。前兩年洗腦班已很少關押法輪功學員,而進入二零一七年以來,陸續有法輪功學員被綁架到洗腦班,就是這場蓄謀的開始。

四、法輪功學員及鄰里鄉親正念抵制

河北石家莊藁城區派出所騷擾數十名法輪功學員

八月中旬,藁城新華派出所、崗上鎮派出所、南營鎮派出所、丘頭鎮派出所、廉州鎮派出所、常安鎮派出所、興安鎮派出所等警察非法上門騷擾轄區內數十名法輪功學員。幾個警察手裏拿著攝像機,由村幹部帶路,不出示任何證件,進門就錄像,逐個房間查看,索要法輪功學員的電話號碼,甚至強行摘掉牆上張貼的法輪功圖畫等,均被法輪功學員嚴詞制止,義正詞嚴地指責他們私闖民宅,是知法犯法。有一個村的法輪功學員外出鎖著大門,幾個警察夥同村幹部竟叫囂著要翻牆入室,幸虧被一位有正義感的鄰居聽見,正氣十足的質問警察為甚麼騷擾的四鄰不安,這幫人才心虛地溜走了。

黑龍江省嫩江縣「敲門行動」 社區人員、少部份警察參與

二零一七年七月末,嫩江縣各社區開會,說是黑龍江省公安廳和黑河市公安部門下來人,要求社區人員執行」敲門行動」,騷擾各轄區法輪功學員。但是,大多數情況都遭到法輪功學員正念抵制。

上這次行動騷擾法輪功學員的主要是各社區街道的工作人員,派出所警察只有很個別的參與了,有的是新班的小協警。街道的工作人員她們也不敢明目張膽地騷擾,都是事先商量好,以各種各樣的藉口「敲門」,有的說查戶口,有的虛假的關懷,說看看低保的房補下來了嗎?有的以關心法輪功學員家屬為藉口,套問法輪功學員還煉不煉了,伺機偷著照像、錄像。也有的街道的工作人員在法輪功學員家院外就偷著給大法弟子家照像、錄像的,進屋後,有人正面應對法輪功學員,其他人偷拍照。有一法輪功學員問他們:「你們懂不懂法律?二零一六年七月份《人民日報》發表的三篇社論,現政府領導人『對宗教信仰的解讀』,你們看沒看?中共中央國務院辦公廳第39號文件你們學學,你們敢不敢都報上名字,手機號碼留下,把身份證都交上來。」瞬間十多個人就全部撤退了。

透過嫩江縣的這次「敲門行動」中,表現現今的很多警察都明白了中共迫害法輪功的真相,沒有參與此次行動。也有參與的警察對法輪功學員態度和藹,透露現政權不反對法輪功。

河北滄州地區的「敲門行動」

國保隊長說:「他們(法輪功學員)都是好人」

孟村縣王宅村的唐玉娥的家裏也多人來騷擾,當時只有八十六歲的老婆婆在家,來人就問:「你兒媳婦去哪了?」把老婆婆嚇得夠嗆。

鄉政府的人打電話給法輪功學員說:「上面非讓見個面,你回來該怎麼說就怎麼說,沒關係。」村支書說:「這家人挺善良的,鄰里之間關係搞的好,村裏有紅白事也愛幫忙。」國保隊長也說:「這幾年跟法輪功學員接觸,他們都是好人。」

「俺們知道真善忍好」

南皮縣鮑管屯鎮派出所的人拿著帶表格的名單,說是迫害之前煉法輪功的人員都在名單上,他們也發現因為這場迫害使很多人放棄修煉,而導致重病甚至死亡。

倪官屯村的法輪功學員丁慧萍面對來訪人員說:「今天你們別吱聲,我今天說正事,(一人插嘴說:『是我來教育你還是你來教育我?』)法律規定信仰自由,法輪功就是教人做好人,我告訴你煉不煉對你沒好處,周永康比你們官大不,都上小黑屋去了,共產黨可是秋後算賬。」

臨走的時候,他們抬頭看牆上貼的法輪大法好,丁慧萍又說:「你們可記住這幾個字啊。」他們說:「好,大姨。」

八月十五日,常壽軒家也來了敲門人,他對來人說:「你坐好了,我跟你說。」他們也不坐,一邊往外走,一邊說:「就是問你還煉不煉?」常壽軒說:「不光從前煉,現在也煉。」治保主任說:「走吧走吧,這家人就這樣了。」

八月二十日,劉連霞家也來了警車,問她還煉不煉。她說:「我修煉之前得了甲亢,眼球外流,找遍名醫治不好,現在煉法輪功煉好了,你說還煉不煉?!刑法40條和42條規定信仰自由。」來人連聲說:「俺們知道真善忍好。」還有一位法輪功學員跟敲門的派出所人員要電話號碼,拿筆抄他們的警號,所長說:「別抄,我這警號是假的。」

上門騷擾的人「三退」了

鹽山縣的劉姓法輪功學員面對來人說:「你們穿警服到我家,我不歡迎,留下你們的電話和地址,你們非法問詢屬於盜竊公民信息罪,照相屬於侵犯公民肖像權。」他們只好和上級聯繫,他們的上級讓法輪功學員接電話,法輪功學員接過電話,講了「天安門自焚」等真相,旁邊的人也聽明白了,並且還有一人做了三退。

法輪功學員李玉霞面對來人想:修煉法輪功沒有錯,為甚麼總讓你們問詢?我們應該問你們。她說:「誰讓你們來的?」他們說:「上頭。」李玉霞說:「上頭是誰?你們說出來,我去找他,這些年你們迫害法輪功學員,就我本人不但日子不得安寧差點失去生命……」

沒等李玉霞說完,他們匆忙地往外走。李玉霞又說:「告訴上頭,把這幾年迫害我拿走的幾萬塊錢拿回來,不送錢,就別登我家門。」

青縣國保大隊的人說:「你們自己抓的自己解決」

青縣青州鎮派出所的兩個警察在九月一日騷擾了法輪功學員趙煥雲、代潤正的店鋪,一個穿便裝的要錄像,另一個穿警服的問「轉化不轉化」,讓我們登記嗎?趙煥雲、代潤正一聽,就知道他們不了解真相,不能對他們惡,應該善待他們,就對他們講起了法輪功真相。聽完後,他們都樂了。

一個月前,新興鎮派出所還抓了一個講真相的法輪功學員,送青縣國保大隊,青縣國保大隊的人說:「送這來幹嘛?你們自己抓的自己解決。」派出所只好把人拉回來,放了。

滄縣大官廳白馬村大隊書記,領著縣的和鄉的人提著一桶油和一袋米,送到法輪功學員家,說是來看看,正好學員跟老伴在家,學員拒絕收他們帶來的東西,並給他們講真相,他們也沒說甚麼。走時讓學員跟著到大隊去,學員拒絕不去。他們竟然撒謊說不是法輪功的事,到那卻說:當著老太太說不了,讓學員寫個東西。大叔拒絕道:你們竟偷偷摸摸幹見不得人的事,我才不寫。轉身回家了。

結語:

敲門行動違法違憲。依據《憲法》規定,中國公民的住宅不受侵犯。禁止非法搜查或者非法侵入公民的住宅。依據現行《刑事訴訟法》規定,公安機關或者偵查人員執行檢查、搜查時,必須持有人民檢察院或者公安機關的證明文件。敲門行動是對人權的侵犯,是對法輪功學員及家屬正常生活和工作環境的嚴重干擾,儘管政法委六一零人員可以通過這種方式明白真相,但從根本上講,敲門行動本身的制定就是無視法輪功學員的基本生存權利,是騷擾、是侵權,是在犯罪。目前上門騷擾在中國大陸部份地區還有發生,但是從上面的實例不難看出,迫害是非法的、不得民心的,在此也奉勸那些還在執行迫害命令的六一零人員,敲門行動是非法的,是少數惡人受江氏犯罪集團的操控在做垂死掙扎,審時度勢,在清算中共和江氏犯罪集團之前給自己留一條後路。

綜上,「敲門行動」是在中共公安部的統一部署下,由各省、直轄市、自治區六一零、公安廳傳達,由各省市縣六一零及派出所、街道、社區聯合執行的共同犯罪。參與迫害的主要責任人是公安部、各省、直轄市、自治區公安廳及各市縣公安局、派出所、國保,而真兇則是江氏犯罪集團和中共及六一零迫害體系。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