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瀘州警察「敲門」騷擾 法輪功學員慈悲勸善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六月四日】(明慧網通訊員四川報導)二零一七年三至五月,全國各地出現法輪功學員被騷擾的情況,據悉,警察內部稱之為「敲門行動」,藉口是為中共邪黨召開十九大「維穩」。四川瀘州市江陽區、龍馬潭區、納溪區、瀘縣、敘永等地發生的「敲門」騷擾事件中,有的警察、社區幹部公開違法,強闖民宅搶走法輪功學員的大法書籍等東西;撕對聯,公開毀壞私人財物;威脅恐嚇搞株連,脅迫法輪功學員簽字表態不煉法輪功;瀘縣玄灘鎮甚至發生脅迫常人簽名表態不煉法輪功的咄咄怪事。

不過此次「敲門」騷擾行動,也顯露出迫害日益式微,大多數執行「敲門」騷擾的警察、社區幹部則走走過場,或打個電話了事,走個形式應付;被騷擾的法輪功學員大都堂堂正正證實大法好,抵制迫害,並善勸參與迫害的人停止作惡。

一、闖民宅搶東西、撕對聯

二零一七年的「敲門」騷擾中,一些執法人員為繼續執行江澤民的迫害旨意而公開違法,強闖民宅、搶劫、故意毀壞私人財物,公開觸犯與違反中國刑法第245條;第397條;刑法第263條;第267條;第270條;第275 條。

二零一七年四月的一天,瀘州市江陽區藍田重灣一名法輪功學員家中只有兒媳婦一人在家,一夥人闖進屋中,自稱是公安局的,沒有出示證件,沒有告知執行甚麼公務,直奔法輪功學員臥室,搶走法輪功師父的像,搶走了幾本大法書籍,沒留下清單,揚長而去。

二零一七年四月八日,江陽區礦場鎮一名七十四歲的老年法輪功學員家中闖進幾名警察,有鎮派出所的,有區裏面的便衣。當時只有法輪功學員的兒媳婦在家。來人沒出示工作證,也沒說明來意,進門就抄家。這位法輪功學員回家一看,師父的像、大法書籍、真相資料,被搜出來堆放在桌子上。該法輪功學員立即制止說:不准動我的東西!他們一人來應付老太太,其餘人繼續抄家翻東西。

老太太不准他們把東西拿走,他們不聽,叫他們留下《轉法輪》,他們不肯。還哄騙說,我們拿去看看,沒有問題就給你送回來。他們把播放器還給老太太,還假惺惺的說,你拿去煉吧,照著上面的煉。第二天老太太煉功才發現播放器裏面的卡被盜走,老太太氣得大哭。

江陽區藍田鎮重灣有多名法輪功學員被騷擾。有的社區人員與警察闖進法輪功學員家門就命令其家人打開法輪功學員的臥室,因法輪功學員不在家,家人沒有鑰匙,非法搜查未遂。

社區人員與警察十一人以「來看看你」,「來耍一會兒」為藉口欲闖另一位法輪功學員的家門,該法輪功學員堅決拒絕他們進屋,不給他們開門,還奉勸他們:請你們記住「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這夥人走時撕掉了法輪功學員門上的對聯,故意毀壞私人財物。

二零一七年五月九日,藍田牛市坎社區兩名社區幹部,帶領四個沒有佩戴執法標誌的警察欲闖一法輪功學員家中騷擾,該法輪功學員買菜回來在樓下碰著了他們。他們提出要到該法輪功學員家中「坐坐」,法輪功學員問找她甚麼事,他們回答「搞創衛」。法輪功學員見他們把她家門上的對聯撕下來揉成一團捏在手裏,違法毀壞私人財物,就問:我家貼的對聯與你們搞創衛有甚麼關係嗎?社區幹部湊上來故作神秘的問:你還在煉法輪功沒有?法輪功學員堂堂正正的告訴他:「在煉。全世界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都在煉,我要永遠煉下去。」有人又問:那麼你拿共產黨的錢沒有?法輪功學員回答說:「我得到的錢是我辛勤工作勞動所得;我的退休金也是我工作幾十年的勞動所得。」然後這名法輪功學員嚴辭告訴他們:「你們撕我的對聯,你知道你作了多大的孽嗎?」

這副對聯的橫批是「真善忍」,上聯是「明真言送吉祥」;下聯是「真善忍進萬家」。該法輪功學員定下心來準備與他們好好談談,想問他們為何那麼懼怕「真善忍」?「真善忍」哪裏不好?誰知他們違法心虛,急急忙忙就溜了。

二、株連迫害 脅迫常人

二零一七年的「敲門」騷擾中,一些社區、派出所為逼迫法輪功學員簽名表態不煉法輪功,大搞株連迫害。

四月十五日,瀘縣雲錦鎮派出所所長由馮石塔村正、副主任帶領,去騷擾該村一位七十歲左右的女性法輪功學員,問她還在煉法輪功沒有?說,簽個字表態不煉了,下一代、再下一代當兵、當公務員都沒問題了,不受影響了。這位老太太在威脅利誘下不動心,不僅表態要煉法輪功,還說:不能當兵、當官,就種地。

三月二十九日下午,瀘縣雲錦鎮灣頭村原村長,帶領派出所和其它單位的共五人依次「敲門」騷擾當地法輪功學員。他們對一姓周的法輪功學員說,簽個字表態不煉了,「帽子」就給你揭了,以後對孩子、孫子都沒有影響了。該法輪功學員不為所動,沒有理睬他們。

這個恐嚇、利誘的株連迫害手段對法輪功學員不管用,可是強加到常人身上,強加到法輪功學員的家庭、家人身上,那可是具有強大殺傷力的,會對常人造成重大的傷害。

四月二十六上午,敘永縣南城社區片警、書記等三人執行「敲門行動」,到七十歲的法輪功學員商金騰家騷擾,進門就問:你還在煉法輪功嗎?回答:煉!他們就說:你會影響你兒子在學校的晉級,這是教委說的。如果你今天簽字不煉了,消除了你煉法輪功的名,就可以恢復你兒子的晉級。商金騰的兒子是教師,長期受株連迫害,多次遭教委恐嚇。因親人修煉法輪功,十八年來他一直在恐懼與高壓中煎熬,度日如年。這時,他從屋裏出來,說:我來簽。這樣,商金騰的兒子在株連迫害的威逼下,被迫配合,助惡為虐,違心的做了不該做的事。

在瀘縣玄灘鎮還發生了一起常人被脅迫簽名表態的事。

二零一七年三月中旬的一天,瀘縣玄灘鎮東街社區唐燕、鎮綜治辦的楊建,找到一位姓王的女士,要她簽字不煉法輪功。王女士說:我又沒煉法輪功,簽甚麼字呀?來人說:我們都知道你沒煉法輪功,不知道上面怎麼把你的名字整上去了?既然你說你沒煉法輪功,那你就簽個字說你沒煉。這樣,國安就把名字給你除了,以後就不來找你了。你要是不簽字,要牽涉你的兒子、子孫。王女士的兒子在國家單位上班,剛晉升晉級。沒有背景的小小老百姓要躋身國家單位求生存是很不容易的。王女士一聽要影響兒子兒孫,被迫簽了這個字。

緊接著唐燕、楊建又脅迫王女士的丈夫簽字,意思是要他保證、並監督王女士不再煉法輪功。王女士的丈夫可不是那麼好欺騙的,他說,她煉都沒煉法輪功,她本人簽字表明沒煉就行了嘛,怎麼還要我簽字?我為甚麼要簽字呢?你這不是在整人嗎?王女士的丈夫拒絕簽字,社區、綜治辦的連環迫害沒有得逞。

王女士雖然在恐懼中簽了字,心裏好懊惱,而且她想到,如果那些人再搞出甚麼名堂來糾纏不休,威脅到兒子的前途怎麼辦呢?王女士憂心至極,越想越氣,越想越害怕,吃不下,睡不著,夫妻倆精神緊張,心煩意亂,非常痛苦。對瀘縣玄灘鎮政府綜治辦與東街社區為達到簽字湊數的目的,恐嚇株連,其行為性質惡劣,手段卑鄙。王女士說,哪怕花錢打官司我也要告他們。

中共迫害法輪功的株連政策非常邪惡,給法輪功學員的家庭、家人所造成的精神壓力和痛苦,難以想像。

如,二零一六年七月前後,瀘州茜草地區的法輪功學員因依法訴江遭到騷擾,茜草金沙社區七、八個人騷擾一名法輪功學員,追問其家庭成員的情況,連一歲的小孫子的名字都要追問,並威脅說,「要查三代!」常人哪裏禁得起這般恐嚇?該學員的兒媳嚇得喪失理智,撲上去掐住婆母的脖子,幸而被人制止,差點鬧出人命。

又如,迫害之初,茜草一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拘禁在洗腦班,「610」(專門為江澤民實施迫害法輪功的非法組織)就停了她兒子的工作,以此要挾她本人簽字、寫保證不煉法輪功,否則就一直不恢復她兒子的工作。老太太的兒子在政府機關工作,為了兒子她違心的簽了字,表了態。二零一五年老太太依法訴江,她的兒子因母親訴江被單位罰款一千五百元錢,錢從工資中扣除沒有收據,沒有對本人說明理由。兒子遭遇迫害不敢吱聲,只得默默忍著。

三、法輪功學員正念抵制迫害

二零一七年所謂「敲門行動」,在我們瀘州地區波及到了市區、縣區、各鄉鎮。被騷擾的法輪功學員被問到還在煉法輪功沒有,大都直接回答,煉!怎麼不煉?這麼好的功法,怎麼會不煉?

龍馬潭區羅漢場社區一名法輪功學員被社區叫去,社區楊主任說:你沒煉法輪功了,你是已經轉化了的,你在表上簽個字。該法輪功學員說:「我甚麼時候說過我不煉法輪功了?我一直在煉,從來就沒有放棄過。我原來腿腫起走路都走不得,每天輸液吃藥,中藥西藥長期不斷。我煉法輪功身體完全好了,我怎麼不煉呢?我不簽字。」社區主任叫人給她拍照,登記手機號,她一律不配合。

在納溪區,多名法輪功學員受到騷擾。有的電話騷擾;有的進屋就照相。法輪功學員對進屋就照相的人說,你們這樣做是錯誤的,照相的人轉身就溜。一位法輪功學員是退休幹部,見來人進門就照相,於是就對丈夫說:快拿相機來,我們也給他們照相,不然我們以後找不到他們,不知是誰來過。來人立刻停止了作惡,走了。

三月二十九日下午六點左右,瀘縣雲錦鎮灣頭村的一農家院壩裏,一位女法輪功學員正在餵雞,原村長、派出所和其他單位的共五個人來對她說:上邊來了文件,叫我們走訪一下,看你們還在煉法輪功沒有?該法輪功學員說:你們是誰?把證件拿給我看一下,我才回答你。現在騙子多得很,哪個敢相信你?他們無人出示證件。

他們要她進屋談談。她說:我的活兒多得很,沒時間。說著就挑著東西往石壩上走。他們幾個就轉到她屋門外,看到門上貼的對聯,就用相機拍照。該法輪功學員嚴厲的制止他們拍照。他們又問對聯上說的是啥意思?她回答:是教人做好人的。他們又過來在石壩上把她攔住,追問對聯的來歷,並威脅道:你不說實話,看我把你抓來關起。關起來你就曉得說實話了。法輪功學員義正詞嚴的說:你憑甚麼抓我?我又沒做壞事!說著一邊往前走。他們沒法攔她,對聯至今完好的貼著。

灣頭村還有一位姓姓馬的法輪功學員,來的人追問門上的對聯「佛光普照」是啥意思?她回答說:現在信佛的人多得很,你們不也信佛嘛?哪個不想求神佛的保祐?他們本想揪住點甚麼辮子搞出點甚麼名堂來,但是法輪功學員念正、理正,智慧的回答使他們無話可說,誰也沒動那對聯,就走了。

在灣頭村還有一戶人家是煉法輪功的,當鎮上的人去找他的時候,他正在田裏幹活。他說:你們不來找我,我還正想來找你們呢。那年你們把我弄去關了近一個月,沒有任何手續,這不是知法犯法嗎?你們這次來找我,有證件沒有?沒有的話甚麼都免談,我可以不回答你們任何問題。來人沒人出示任何證件,只好不了了之。

四、法輪功學員的家人反迫害

四月十日左右,龍馬潭區紅星社區的王主任與徐姓警察到一名法輪功學員家中,徐警察拿出一份表,說明表上的內容:法輪功是甚麼組織,簽了名表態悔過,社區就除名。

這名法輪功學員知道了他們的來意,就說,既然你們來到我家裏,就請聽我說幾句:「二零一二年十月三十一日,社區人員、警察四個人合夥把我綁架到社區去,又關進納溪看守所。當時家裏鑰匙在我身上,綁架、關押了我,還不准我與家人聯繫。

修煉法輪功前我的健康、心性情況是甚麼樣,你問我的丈夫就曉得;修煉後我身心受益,我又變成了甚麼樣的人,你問我丈夫,他最清楚。

我們修煉真、善、忍是在做好人,你社區要除我的名?除甚麼名?只有我們師父才能給我們從地獄裏除名。我不需要你們除名,你們也除不了我的名。你們要善待大法弟子。你看現在周永康、徐才厚,薄熙來、王立軍,以貪腐形式落馬,實際是迫害了法輪功遭惡報了。這個名我不得給你簽。你要認為法輪功是某教,就拿出法律依據來。」

社區幹部與警察沒話可說,就脅迫該法輪功學員的丈夫簽名。他們或許以為法輪功學員的家人還像以往那樣,由於恐懼會站在他們一邊,乖乖的配合迫害。可他們萬沒想到,該法輪功學員的丈夫在權勢的高壓下拒絕簽名。

法輪功學員的家人很多都越來越明白真相,逐步在擺脫恐懼,從被迫害的陰影中走出來。有的因有了反迫害的正念,還得到了福報。

四月十五日,瀘縣雲錦鎮派出所所長與馮石塔村正、副主任去騷擾該村一位七十歲左右的女性法輪功學員,一進門就問她還在煉沒有?並誘勸她說,簽個字表個態不煉了,以免影響下一代、再下一代當兵、當公務員等等。這位老太太在威脅利誘下不動心,還給他們講真相,談天安門自焚是栽贓陷害,勞教所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非常殘酷等。一提勞教所的迫害,村幹部、派出所所長就急忙打斷,不讓說。

用強權去欺凌一個常人百姓,在中共邪黨的暴政下,那是常有的事,是輕而易舉的事。村幹部、派出所所長滿有把握的認為,法輪功學員他們對付不了,法輪功學員的家人沒有掌控不了的。於是他們就說,勞教所的事不要再提了。你還很頑固,把你丈夫喊回來做你的工作。法輪功學員的丈夫回來了,其丈夫卻說:她煉她的,又沒幹壞事,有啥子了不起的嘛?她以前很多病都是煉功煉好了的。村幹部與派出所所長如挨了當頭一棒。想隨意操控、綁架法輪功學員的家人參與迫害這一招失效了,這是他們沒想到的。於是他們沒趣的走了。

正當這位法輪功學員被騷擾時,她兒子骨質增生發作,不能工作,正好回家躺在屋裏休息。這個兒子以前對母親在嚴酷的高壓下不放棄修煉不理解,後來明白了真相。這時他聽見外面的動靜,本想翻身起來衝出去與來人論理一番。無奈腰疼得不能動,只好在床上默默的罵著。等來的人一走,他母親就聽到他接連不斷的驚呼:怪了,怪了!原來他疼得那麼厲害的腰,突然間莫名其妙的就不疼了。他母親知道了他剛才的思想情況,就對他說,你心裏有了維護大法的正念,師父幫你了,你得到福報了。於是這兒子高高興興工作去了。

五、法輪功學員慈悲勸善

各社區幹部、派出所警察,多以「關心老人」、「入戶登記」、「來看看你」等幌子「敲門」騷擾。有些人還在迷中不明真相,還被操控著死心塌地的執行江澤民的迫害政策;有的只是無可奈何的,被動的在參與。法輪功學員深知他們的處境與未來面臨的危險,所以在抵制他們的違法行為的同時,也給他們講真相,慈悲勸善。

五月二十五日上午,一位法輪功學員得知江陽區南城派出所的人要到她家裏來「關心」,便燒好茶水等待。十點左右,南城派出所的、社區的兩人一進屋就每間屋看。很可能在暗中攝像、拍照。法輪功學員客氣的對他們說,你們這樣做是錯誤的。舉個例子,你一開門,有人進屋就每間屋竄、拍照,你可能會報警吧?你來到我家我就當你是一家人。你們要工作要吃飯,我不恨你,不怨你,不為難你,這也是上頭逼的。

他們最「關心」的還是房主人煉不煉法輪功。於是這位法輪功學員就說,請你們坐下聽我慢慢談。她說:「我年近八十了。我五十歲退休,啥子病都有,省裏、市裏各大醫院都醫不好,一隻眼睛幾乎失明。丈夫、兒女終日為我擔憂。兒女們要上班,家裏還有有很小的孩子,我拖累了一大家人,心裏很難受。身體的痛苦,疾病無法治癒的壓力,真是生不如死,我自殺被丈夫發現。」說著眼淚就流下來了。

他們說,你煉其它功嘛,你信佛教嘛,信基督教嘛。法輪功學員說:「太極拳我練過,甚麼氣功都學過,但是甚麼作用也沒有。法輪功好的很,一煉功全身的疾病都好了。我們修煉法輪功信仰『真善忍』,重德向善哪裏不好?我在電業部門工作,電業部門哪個不偷電?單位的甚麼東西看得起就往家裏拿。在世風日下的社會裏,我不知道人應該如何重德,為何要重德?修煉了法輪功,我知道了該如何重德做好人。我自覺的把電表校正過來,貪、佔單位的東西也退回去了。我們修煉就是修這顆心。你看,你們當警察的,到處去抓小偷,抓違法亂紀的,關進去放出來還犯錯,還幹壞事。因為他心沒有改變,沒有道德的約束,不知道自己為甚麼錯?錯在哪兒?我們修煉人有大法,能自覺的改變自己不好的人心。」她還說:「我們是明明白白的受迫害。你們最苦,你們是暗地受迫害。九九年江澤民一個命令下來,你們這些公檢法司、社區人員就被指使來迫害法輪功。迫害修煉「真善忍」的好人天理不容啊!你們是不是在被指使著犯錯、犯罪呢?罪在江澤民。你們千萬不要對法輪功怎麼樣,能夠避免迫害就避免,實在無法避免,你們一定在心中記住「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最後他們客氣的告辭。

四月中旬,南城派出所、三星街社區一行三人以入戶登記為藉口騷擾一名法輪功學員,他們要了解其家庭情況,要登記電話號碼,該法輪功學員說,這些是我個人的生活,我可以不告訴你。於是向他們講天安門自焚造假;迫害法輪功沒有法律依據,迫害運動是江澤民個人洩私憤搞出來的。還向他們揭露中共利用勞教所對信仰的殘酷迫害。一個警察告辭時解釋道:這是我們的工作。法輪功學員雙手合十胸前,真誠的告誡他們,即便是工作,也要多了解真相,分清是非善惡。

江陽區大山坪派出所一名警察電話通知羅漢場的一位法輪功學員去簽名,說她是被「掛」起來的,須寫個材料,簽個字才能取下來。法輪功學員說,啥子叫「掛」起?甚麼「掛」起或不「掛」起的,與我無關。你們知道嗎?周永康,薄熙來,徐才厚,李東生,王立軍這些江澤民培養的大貪官落馬,實際上他們是迫害法輪功遭了報應了。天安門自焚完全是假的……她還說:你呢最好不要來找我。我以前一身的病,是個老病號,醫學院幾進幾出。我的工資幾十塊錢還不夠我的藥費。36塊錢一瓶的氨基酸,一個月的工資就輸一瓶氨基酸就沒了。甚麼都吃不下,一天二兩米我都吞不了,走路彎腰駝背,氣喘吁吁的。修煉法輪功我師父教我們做好人。我們既做好人,又擁有一個健康的身體,我沒得錯的。電話裏談了好一陣子,警察說:「我沒有說你有錯。」

五月二十二日下午,一位老年法輪功學員下樓剛出街就碰到江陽區石馬溝社區書記、大山平派出所的警察好幾個人欲上門找她。姓羅的警察說:「你如果外出要給我們說一聲。」限制公民人身自由是違法的,警察知法犯法,這不是還在執行江澤民的迫害政策嗎?於是,該法輪功學員就善勸他們:「江魔頭狗急跳牆了,又叫你們跟著跳。你們不要跟著他跳,不要圍著他轉,到頭來不會有好結果。」

他們又問及她兒子的情況,還說要到她家裏來找她的丈夫談(想綁架家屬參與迫害)。這位法輪功學員為了挽救他們,能有機會、有時間面對面給他們講真相,就說,歡迎你們來。

結語

從今年的「敲門」騷擾來看,瀘州地區的法輪功學員證實大法,維護大法都做得堂堂正正,對「敲門」騷擾的人講真相、勸善,體現了大法弟子修出來的慈悲;更多的法輪功學員的家人在覺醒,在站出來反迫害;社區幹部、警察還敢頂風違法強闖民宅、搶東西的,威脅、恐嚇強迫簽字的已經不是普遍的了;有的態度和緩,能靜心聽法輪功學員講真相;有的打個電話隨便問問在家沒有就完事;有的村幹部打個照面,看人在家,說句話轉身就走;有的說,不要怕,不是來干擾,只是過問一下;有的說,好就在家煉吧……由此可見,人們在明白真相,在分清善惡。中共邪黨江澤民要想再像九九年七二零那樣掀起迫害的狂潮已經不可能了。繼續維持這場迫害對邪惡來說,已經力不從心了,這場迫害即將結束。所謂的「敲門行動」,只不過是江澤民餘孽的迴光返照,苟延殘喘而已。現在還在迷中繼續迫害的人,應該清醒了。正如法輪功學員所說,江澤民狗急跳牆,你們不要跟著跳。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